Lovarious_

我喜爱的那些反派们

这几天办公室里闲着无聊码了这么个长篇大论……所描写的反派顺序如下:

Damon Salvatore(吸血鬼日记)

汉尼拔(汉尼拔)

月山习(东京食尸鬼)

吉尔伽美什(fate)

吉良吉影(jojo第四部不灭钻石)

Dio(jojo幻影之血/星尘斗士)

佐藤(亚人)

言峰绮礼(fate)

龙之峰帝人(无头骑士异闻录)

David(普罗米修斯/异形契约)

最后david写的比较多所以打个tag 发现我这几年真的就没喜欢过几个正面人物【


有一件事应该是只有喜欢过反派的人才明白的:我们希望最终决战的那一天永远不要来,因为我们知道正义会战胜邪恶,知道高中生男主会从boss的尸体上踏过去,世界又会和平如初。如若这件事没有发生,这场战争就不会成为最终决战,就像死亡笔记里的L死去时一样。纵使他死了,他还有两个忠心耿耿的徒弟留下来与夜神月苦斗,直到世界上再也没有能够杀人的笔记本,再也没有自称基拉的神。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最终决战来临之前,反派还是有机可乘去耍耍小聪明,让主角团在手里洋相百出地吃点亏的。可是反派到底为什么会是反派呢?更确切地说,人是怎么成为一个(有魅力的)反派的呢?毕竟一个人不可能生下来就想要杀人放火。
首先说说吸血鬼日记里的Damon,我四年级时喜欢上他,可以说是我喜欢上的第一个反派。Damon是赛尔瓦托吸血鬼兄弟里的邪恶哥哥,从一开始就绞尽脑汁给老好人弟弟Stefan添麻烦,抢他的女朋友不算,还要诽谤栽赃他杀人,让他在Mystic Falls这个平和的小镇呆不下去。可是他为什么这么恨Stefan?他们难道不是血浓于水的兄弟吗?有趣的是,在一百五十年前,刚刚变成吸血鬼的兄弟俩几乎有着相反的人格:那时Stefan刚被Katherine,引诱兄弟俩堕落的女人转化成吸血鬼,要完成转化,他们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喝下人血。Stefan截住了两个过路女孩,毫不犹豫地喝干了其中一个人的颈动脉,然后他把另一个女孩推到Damon面前,几乎是强迫着他哥哥也将这个女孩吸干了。Damon太过虚弱而没能来得及阻止,而在之后的日子里,Stefan醉心于吸血鬼的力量,天天催眠人类美女们来公寓里醉生梦死,尽情享乐,在最后Damon则不得不被逼出走,自那以后Stefan沦为蒙特利的开膛手,他们五十年没有再相见。很明显在一百五十年前的故事里,Stefan才是恶人,而Damon是因为仇恨才变成了现在的模样,Stefan则因为愧疚再也没有喝过人血。你看,没有谁生下来是坏人,即使Damon是个极致的暴力杀人魔(虽然后来他不再是反派)。
再讲一个类似的例子,烹吃人肉的汉尼拔·莱克特,他算是小说史里罪大恶极的反派之一了,一生吃过的人以百为计,偏偏还是个外表体面的心理医生。与多数人猜想的不一样,汉尼拔本身没有心理疾病,曾是个颇健康的小男孩,十分爱护妹妹。然而二战期间,他被迫见证妹妹米纱被俄国士兵煮来充饥,长大复仇后右却被告知他当年在半清醒状态下也吃了妹妹的肉以后,性格走向了极端,普通的肉再也满足不了他。
而另一边,同是变态美食家的月山习则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童年往事,他出身优渥,从小就是财团大少爷被百般呵护,可他仍钟爱于利用作为食尸鬼优秀的攻击能力去亲自觅食,像跟踪狂一样观察晚上出来慢跑的上班族,夜黑风高时再出来品尝那人锻炼有素的肌肉……月山习乐于观察人类,更乐于追求究极的美食,毕竟作为一个正常人已经没有太多东西可以满足他了,财富爱情相貌,他一样都不缺。这样极度充实又空虚的他,趣味有些异于常人似乎是可以理解的。
跟月山习有些相似的反派还有吉尔伽美什,他们的自大都是人尽皆知的,正如月山习是个应有尽有的富家子弟,吉尔伽美什更是富可敌国。闪闪说过,他是作为超越了所有人的王而降生于世的,世间有那么多王,唯有他被冠上“所有英雄的王”的名号。与月山习一样,他喜爱观察人类,并将自己排除在人类这个范围之外。与月山习不一样的是,吉尔伽美什观察的是人类的喜怒哀乐。他曾坦白,看着人类以自身的微小之躯去完成那些宏大的愿望,是趣中之趣。比如阿尔托莉雅,比如言峰绮礼,一个心怀全世界的善,一个渴求全世之恶。但对于闪闪真正的定位我也不是很懂,但我最喜欢的那个闪是fate/zero里的闪,也就是所谓的老虚撰写的同人闪。蘑菇对于闪的刻画我倒没有很感冒(虽然fgo第七章的贤王C闪真是善良到我哭泣)。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分出了两类反派:一个是后天因为经历而改变的(主要是复仇),一个是因为先天背景太过完美而导致的扭曲。
再说说另外两个我喜欢的反派吧,吉良吉影和佐藤。吉良吉影的魅力在于尽管拥有着超人的智商,却不轻易显山露水,据空条承太郎观察得知,吉良吉影从小到大奖项一直只得过第三名,从不显眼或招人妒忌(同时也极度厌恶冲突,虽然就算有冲突,他也有自己会胜利的绝对自信心)同事均评价他为“存在感很低的人”,固然也有女同事倾慕他,然而他直到三十三岁仍然独身,自制力可见一斑。然而在这种正常之下却是深埋的扭曲,爱好与女人的断手约会的他不敢冒任何一丝被人发现的风险,吉良吉影的替身能力Killer Queen,杀手皇后正是在这种需求下诞生的。但是为什么一个表面上如此正常的人会有这种欲望?这恐怕是先天的缺陷了,吉良吉影的父亲,吉良吉广老来得子,因而对儿子万般宠爱,这样的他对儿子有一段评价很有意思,“我亲爱的儿子啊,你从小时候起就拥有着不得不杀死女人的天性……”,其中“不得不”这个词引起了我非常大的兴趣,吉良吉广的措辞暗示着吉良吉影并非是出自完全的自愿才走上杀人之路的,他对女人手的执着也许他自己也不明白从何而来(六岁看到蒙娜丽莎的手时勃起),这种与生俱来的,使命似的冲动一直在逼迫他去实现这种欲望,如果它不得到满足,他便不可能真正幸福。这种人与其说他有缺陷,不如说他可怜,永远不能够从正常人获得快乐的地方得到快乐。说到这里又不得不提一下言峰绮礼,他也同样是不能够理解普通人幸福来源的异端。
回到佐藤,亚人中的大反派,能够只身屠杀数十个SAT别动队士兵的反社会前美兵。佐藤在亚人中的人气应该算是非常高的,因为他与jojo中的dio有一个共同点:他们是纯粹的恶人,生来心中就不存在善的观念。先前提过大多数boss人性本善,但这类人里面不包括dio和佐藤。佐藤自小便习惯从折磨动物里获得快乐,无法理解爱的观念,自那以后只有战争中的生死搏斗能使他体会到生的快感。因而亚人的生命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上天的恩赐,使他能够用之不竭地体会这种快感。像dio的部下所说的“恶人也需要恶人的救世主”一样,佐藤的手下也几乎是死心塌地地跟着他颠覆国家,半是出于恐惧半是出于敬畏,而像田中那样的非完全恶人则很难接受佐藤的做法了。
虽然先前拿夜神月做例子,但夜神月并不能说是完全的反派,顶多只能算作Anti-hero,也就是所谓的反英雄。这样的反英雄我看过这么多动漫除了DN外还只能找出两个,一个是drrr的龙之峰帝人,另一个是亚人的永井圭。夜神月虽然做法比较极端,但毕竟出发点和目的还是好的,正义和平的新世界什么的,很符合热血漫男主角的最终梦想,虽然DN不exactly算是热血作品。然而永井圭的出发点比起夜神月就自私多了,他纯粹是为了自己能够平静的生活(在他被发现是亚人之前,他甚至希望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对于他这种优等生来讲是理所当然的愿望)。这一点会不会让人想到吉良吉影?吉良吉影为了能够平静地生活愿意不择手段,永井圭也是。但两人的路子毕竟是不一样的,吉良吉影清楚只要自己不再杀害女人便不用担心被东方仗助一伙发现,而永井圭没有这种选择可作,他生下来就是亚人了(是literally生下来就是亚人了,他出生时是死胎)。与第一集就杀了人的夜神月不同,永井圭的性格是慢慢展现出来的,而且更像是来自作者的一记耳光。从对研究人员说“我除了逢场作戏以外从没有真正担心过他人的事”和他妹妹永井慧里子亲口评价的“哥哥是人渣”开始,观众对于永井圭的人设概念想必是遭受了一番冲击的。随后他的行动更是令人膛目结舌:对于刚刚救了他一命的研究人员见死不救,并说“死了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比起担心这个我得赶紧跑才行”,简直社会,手把手教你诠释利己主义。
至于龙之峰帝人,有人说他是切开黑,有人说是天然黑,其实都对,毕竟他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能够建立池袋最大黑帮的boss,但是帝人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这里,他并不是有生来就拥有领导恶人能力的反社会天才,他不是dio更不是佐藤。他的恐怖之处在于拥有能够无声无息中致人于死地的獠牙。某种程度上,帝人可以说是一匹孤狼,但表面上他几乎永远是一头绵羊,这并不是因为他喜欢扮软,绵羊的本性确确实实地存在他的性格里。最经典的体现便在于drrr第二季末尾与青叶的会面。他用自然得不能更自然的态度请求黑沼青叶过来签下契约书,然而在青叶把手放在木桶上,质疑他并没有看见所谓的契约书时,帝人毫不犹豫,且完全没有任何杀气地,将圆珠笔戳进了青叶的手掌正中心。说完他所要求的事(将dollars和蓝色平方的全部权力交给他)后,帝人竟又恢复了之前的普通学生的模样,慌慌张张地问青叶手部的伤口疼不疼,需不需要帮他包纱布,并且十分真诚地希望他能接受道歉。而青叶在一开头手掌被戳穿时还不是特别惊讶的话,在这一瞬间开始才真正毛骨悚然起来。因为方才帝人狠辣的行动和言语并不是装出来的,然而此刻的担心也并无虚假之意。这才是dollars的最早创始人,可能那时起黑沼青叶才真正相信了这个事实。


最后一个反派也是我的新墙头,异形系列的主人公David。当然David在普罗米修斯和异形契约里面的戏份并不算很重,相比起人类和怪物们的血腥镜头,但他仍然是重要的灵魂人物。与上述所提到的所有反派不同,David是一个人造人,也就是说,他的道德观的确不能用人类的标准来衡量,而且他形成这样性格的原因也与人类们不尽相同。异形契约前传,也就是普罗米修斯里的David也有过纯良的时候,他刚发现工程师星船里面控制室那些投影的表情就跟个拿到糖果的三岁小孩儿一样。我想尽管David不能够体会到太复杂的情感,比如嫉妒,失望之类的,但是最起码的情感他还是能感觉到的,比如欣喜,就像他发现投影仪和那个活着的工程师时,又比如愤怒,当他听到Dr.Holloway的回答“我们(人类)创造你(生化人),是因为我们有这个能力”时。也许就是在那个瞬间David第一次对人类起了杀意(我很好奇Weyland在给David这类机器人编码时,为什么没有输入一个机器人不能够使人类受到伤害之类的命令,考虑到Weyland是那么一个贪生怕死的老头子)。如果仔细观察David和Dr. Holloway谈话的那一幕,会发现David在决定是否要把异形卵放进酒杯里时有些许犹豫:他没有做过这样的事,这是第一次;且这也是一个颇为重要的,他不知道后果的实验,毕竟代价有可能是他服务对象的生命。然而Dr.Holloway嘛,我得承认他的智商与契约里的舰长是平起平坐的,异形rule no.1,别跟AI(尤其是呆8)提起有关他跟人类的区别的事。结果Holloway对David打招呼的方式就是“我差点忘了你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这真的就难怪David把他当作试验品了。另外,还有第三种David能体会到的感情:悲伤。让我们假设David是爱过Elizabeth Shaw的,毕竟他在契约里面有关她的回忆时落了那么多泪,但我认为他爱自己的创造品更甚于Shaw。其证据在契约里面也有体现:在舰长一枪打死那个刚才为止还在和David交流的异形之后,David愤怒地吼道How could you,眼泪同时哗哗地往下掉,我猜是那个瞬间他就决定了舰长必须成为下一个试验品:他眼泪还没擦干时便收起了所有表情,并邀请舰长来到他最为自满的培育室里——成为母体。某种程度上来说舰长和Holloway还蛮相似的,在对待daivd和被david对待的这一方面来看。David对于人类的恶行其实是相对被动的,纵观异形两部,他还没有出自纯粹的恶意而直接害死过一个人,无论是holloway还是舰长都是在做了对他来说无法忍受的事情后他才起了杀心的(其实也不能说是杀心,只是让他们成为异形母体罢了,没有直接杀人),holloway对他的口头侮辱,舰长毁了他珍视的东西。从这里可以看出来David真的挺睚眦必报的,也不知道这种极端的价值观是他从电影里学来的还是Weyland赋予的。再说一下Elizabeth Shaw,她的存在十分特别,因为她给了David整个反人类的人设上,唯一一个“爱人类”的特性。但那真的是爱吗?在普罗米修斯和契约中间的这十年里,有一个矛盾点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众所周知,David在普米末尾里头被工程师扯断,身子无法动弹。而当他恳求Shaw来修好他时,Shaw反问我为什么要来救你?在整部普米里面,只有Shaw是最贴近发现David的邪恶的,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对于Davi d态度在全片中经历了改变:她一开始是颇为喜爱这个英俊聪明的生化人的,在他救了她跟holloway一命后更为感激。然而这种转变在她得知自己怀了异形胚胎后他对她的不服从(阻止她看胎儿照片,不建议剖腹产并强行给她注射麻醉针)以及之后的发言“你肯定觉得很难过吧,在你男友死在了与你父亲如此相似的情况之下,当时是什么病毒来着,埃博拉?”,Shaw那一刻的表情转变十分剧烈,尽管她即将昏迷,“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而david回答“我看了你的梦”。第二个转折点则在她警告David,Weyland可能会死在与工程师的会面中,David第一次对Shaw显现了他的本来面目“Doesn't everyone want their parents dead?"。第三次转折点,也最有可能是导致Shaw一开始拒绝帮助David的原因:Shaw在工程师飞船中质疑Holloway死因是空气中的传染源,而David十分笃定地告诉她不是。这可以说是David的一步错棋,虽然观众无从得知Shaw是否猜到Holloway的感染是David一手造成,但这明显加剧了她对David的不信任。不过David的智商对付她还是够用的,随后马上就用自己可以驾驶工程师飞船的理由说服Shaw将他修好。这就是我不理解David情感的开端了,从这段来看,Shaw与David怎么看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David需要Shaw将他的身体与头部复原以便于行动(同时也需要她作为他实验的母体),而Shaw需要David来带她逃离这个星球然而在David对于Shaw将他修好的那一段的记忆却是:我从未体验过如此的善心,她使我深受感动。这很有种扮猪吃老虎的感觉:Shaw修好David并非自愿,而是David自己换取的等价交换,他应该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才是。又或许那段回忆只是他用来美化自己对Shaw感情的借口,毕竟他当时还没有在Walter面前暴露出真面目。

评论

热度(12)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