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此世安宁02

-有原创角色(boss)出没

-前篇


Chapter. 2

Mes chaînes sont partis, j'ai été libéré.
(我身上的枷锁已落,我终得自由)
Mon dieu, mon sauveur, m'a rançonné
(我的神,我的主,已予我救赎)
Et comme une inondation, sa miséricorde règne
(他的仁慈如同河流,途径我身)
Amour sans fin, amèrement la grâce
(无尽之爱,无穷恩惠)

言峰端坐在长木椅上,默不做声地听着这首名叫amèrement la grâce的圣歌。在他周围几乎都是年事已高的天主教信徒们,苍老的脸上无一不传达出坚定的信念,用不再洪亮的声带尽力地歌颂圣母与救世主的荣光。有一瞬间言峰感到深深的嫉妒,为什么这些人能够如此拥护那些虚无缥缈的信仰,即使到了生命尽头?

“也许是因为他们不这样做便会下地狱吧。”一个戏谑的声音说。
言峰猛地抬起头,而他以为声音传来的地方空无一物。旁边的信徒们似乎也并未注意到任何异常,依然专心致志地歌颂着amèrement la grâce。莫不是出现幻听了,言峰思索着。这已经是他在巴黎圣母院等候卢多·瓦西阿诺的第三个晚上,言峰知道这里是卢多迟早会现身的地方,但并不是因为他的直觉。
1990年6月,距今八个月前,位于意大利南部的庞贝教堂发生了大屠杀,两百名正在做礼拜的信徒当场死亡,然而现场并无任何血迹或者曾经发生搏斗的痕迹。那两百多个死者如同睡着了一般坐在长木椅上,死去的脸上神情安宁。同样的事情在英国伦敦的威斯敏斯特教堂也上演过,受害者人数甚至更为庞大。这毫无疑是某个高明的魔术师所为,不久圣堂教会断定了嫌疑犯是个名为卢多·瓦西阿诺的男人,此人曾在时钟塔担当催眠术一系的教授,但之后由于不明原因离职。按理圣堂教会本当立即派遣代行者前去抹消,然而在1990年秋天发生了整个魔术界都熟知的第四场圣杯战争,追捕不得不延后,而让从大战中幸存下来的代行者去执行任务,对于教堂来说也是一次试探机会。
自然,在前往戴高乐机场的路上,言峰早已拟出卢多会故伎重演的教堂名单。假如他是一个刚来到巴黎,正在寻找某个盛大场地的信徒杀手,这座圣母院无疑会成为最佳的场所。言峰的思绪回到现状,方才嘲笑那些信徒的无疑是吉尔伽美什,他却遍寻不到后者的身影。吉尔伽美什目前已经不可能再灵体化,而言峰也相信他不会这么早就与他汇合。事情走向似乎与他预想中的有所偏差,言峰忽然绷紧手臂,冰凉的触感随之贴紧了法衣长袖,黑键蓄势待发。

不知何时开始,一直萦绕在耳边的amèrement la grâce忽然变了调。某种怪异的,回音重重的钢琴声覆盖了整个教堂,每个长音节的回音是那么响,几乎分辨不清原本的曲调。言峰已不在原来的座位上。方才满怀激情歌唱的老人们此时却个个安坐在长木椅上,背靠着坚硬的木板,眉目之间神情安详,悠长地呼吸着,仿佛陷入了安逸的睡眠。

一个银发的中年人,准确来说是一个五官深邃的欧洲男子,正端坐在一架古铜色的钢琴前忘情地弹奏着。他弹得如此入迷,以至于身后的黑影挡住了他放在一旁的乐谱都浑然不觉,又或者他根本没有在看乐谱。
瓦格纳《莱茵的黄金》,第二幕《众神进入英灵殿》。白纸黑字的琴谱如此显示着。男人仍然闭着眼睛,陶醉在音符的交响中。这首曲子他已经在不同的地方弹奏过上百遍,他当然不需要看谱子。
“是否该称赞你技艺精湛?”来人礼貌地询问。
男人浑然未闻。但是他流动的指尖渐渐慢下来,几个小节过后,他敲下最后一个音符,同时长踩着脚下的延长踏板,直到最后一丝回音也彻底消失为止。他结束了这场通常一个乐队才能完成的歌剧交响。

卢多·瓦西阿诺转过身来,他前一秒看起来像个落魄音乐家,这一刻却有什么改变了他给人的整体印象。
“言峰绮礼,”他一字一句地说,暗蓝色的眼睛望进代行者漆黑一片的瞳孔里,“你相信上帝么?”
言峰还没来得及回答,卢多就再次开口了:“不……还是这么说吧,你相信神的存在吗?”
“相信。”言峰毫不犹豫地说。他思考答案的速度似乎有些惊到了提问者。
“有信仰是好事,”卢多用赞赏的表情望着他,“世间不存在没有信仰的人,无论那信仰是什么也好,多邪恶的东西也好,只要相信着,他们的这份期望就一定会被回应。”
言峰皱了皱眉,没能隐藏住他对这个自大的魔术师的不快。
“这就是你在教堂里杀害那些信徒的原因?为了能让他们在最相信的时刻快乐地死去,还是说你能用某种方式使他们见到他们的神?”
卢多低着头,半晌没有说话,但是他再次抬起头来时,原本灰蓝色的眼睛仿佛被疯狂点亮了,某种言峰无法理解的色彩渐渐填满了他的眼瞳。“正是如此。而你…言峰绮礼,我查出圣堂教会抓捕我的计划时首先注意到了这个名字。你去年参加了那场魔术师的盛会是吗?怎么样,作为幸存者,你的愿望有被那叫做圣杯的许愿机实现吗?”
“那并不是什么值得被誉为盛会的仪式,只是无聊的战争罢了。其次,我也并无愿望可言。”言峰冷冷地说。
“有信仰的人不可能没有愿望。”卢多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你寄予圣杯的愿望正是想找出你的愿望所在吧?那就好办了。你那没有完成的目标,我可以帮你实现。”
是狂热,言峰看清了,狂热正在填满这个男人的思想,他的表情,他的行动,这些无不体现出这个人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范畴。卢多·瓦西阿诺是一个疯子,还是一个自以为能够替天行道的疯子。虽然还不知道他的目的,但言峰已经不想再跟这个人多费口舌了,其它情报等杀死这个男人后再慢慢调查就好。
几乎是一瞬间,卢多凭直觉感受到了代行者发出的隐秘杀气。他侧身躲过言峰毫无预兆掷出的三枚黑键,片刻之后他身后的琴键被刺穿,发出尖锐难听的几声琴音后戛然而止。卢多翻滚落地,随后并不算敏捷地爬起身,余光张望着言峰原来站立的位置,那里已无人影。下一秒,他耳后风声呼啸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足以击碎木石的一拳。这一次他没能躲开。
卢多被猛地击中,身子后滑撞到了祭祀台最前排无人就坐的长椅上,几乎撞断了椅架。他双手撑在身后,剧烈地咳嗽着,浅色外套很快染上了血斑。言峰刚刚那一拳击中了他的左肺的位置,若不是卢多胸前佩戴了什么饰物,这一击应该足够损坏他的心脏。出乎意料地,这次经历让言峰想起了与卫宫切嗣的那场恶战,也许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卢多一边咳嗽着,一边将颤抖的手伸进左胸口袋里,掏出了一只带着金色挂链的怀表。由于言峰刚才的那一击,怀表上层覆盖的玻璃已经碎裂,里面的时针和表盘却还完好无损。言峰眯起眼睛仔细观察,指针并没有在走动,而直觉也告诉他这并不是用来看时间的怀表。他忽然感到一丝不妙,正要架起黑键防御时,刚才还在呼吸不畅的魔术师却已经开始咏唱起了咒语。
言峰晚了一步,第四根黑键掷出的时候一阵白光笼罩了他。他最后的余光瞥见卢多正将怀表收起,微笑着对他说:“Je viens à votre souhait.”

言峰在黑暗中躺了一会儿,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他并不清楚,但据他所知他没有受伤。等他感到眼皮上方终于有些光亮存在时便睁开了眼睛。而当某个人开始朝他说话时,言峰迅速坐起了身。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洁白的病床上,而克劳迪娅·奥尔黛西亚正朝他露出一个微笑。


TBC.

 注一:Je viens à votre souhait. “我来实现你的愿望吧” 

-尽管在苏麻婆但我是真闪厨......接下来会好好把这文写的有点cp味儿的 起码可以保证闪下章出场【

-03直通车

评论(2)

热度(77)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