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此世安宁04

其实四个月前就写了这章一直没发不好意思【ntm

前篇

Chapter. 4


“守护莱茵的美之女神,弗里雅这样对侏儒阿里贝尔希说:若想获得指环,你必先舍弃爱情。”


言峰半蹲下来,一手拾起那只滚落在地的金色怀表,他握着链子使表盘呈倒挂状,使上面的纹章显露出来。毫无疑问,这是时钟塔的藏物之一。卢多逃走的那晚不知用何种途径盗走了这只怀表,结合他擅长的魔术以及他在时钟塔任讲师时担任的科目,可以判断这只怀表与催眠术脱不了关系。在佛罗里撒以及伦敦的那两起大规模信徒死亡案极大可能是拜这个道具所赐。它的效用渐渐明确起来,如果言峰没有推测错的话,恐怕卢多是第一个以这种方式使用它的人。


“阿里贝尔希由于先前遭到过莱茵河仙女们的背叛,毅然决定舍弃爱情,去换取能够掌控这世界的魔戒。与此同时,众神答应巨人法夫那与索尔特,假若他们建成英灵殿瓦尔哈拉,便赠送弗里雅女神为报酬。瓦尔哈拉建成之时,神王沃旦却毁约,要将魔戒代替弗里雅作为酬谢。于是巨人们来到侏儒阿里贝尔西处索要魔戒。阿里贝尔西恼羞成怒,诅咒得到魔戒之人必遭灾祸,果然巨人之间相互厮杀起来,法夫内终将索尔特手刃……”

言峰细细回忆着《莱茵的黄金》,他曾在意大利修行时观赏过这幕歌剧,这是卢多一开始在圣母院演奏的曲目,而他方才打算继续演奏的《众神进入英灵殿》正是这幕歌剧的终焉。倒在地上的魔术师听着言峰方才所述,露出了讶异的笑容。

“你记得很清楚……分毫不差。”卢多捂住了正汩汩流血的伤口,他此时已经能够冷静地看待局势忽然被颠覆这一事实了,而这一切当然是拜忽然现身的英灵所赐。


“瓦西阿诺先生,你正有幸与我在上一届圣杯战争中的搭档会面,他原本并非是我所召唤的使魔,但是如你所见……人各有命,而天命难违。”言峰手握怀表站起身,朝卢多这边走过来,这也让后者注意到本来插在言峰胸膛的匕首不住何时已经消失,而之前正在心脏上方的创口似乎也并未流出鲜血,只是有些黑色的滞留物干涸在他的法衣上。

“搭档……你是说……servant?”

卢多还要挣扎着说些什么的时候,新出现的男人却忽然开口了。


“好久不见,绮礼。何必做这些赘述呢,早点切入正题吧。”金发男人的目光移到那只怀表上,眼瞳折射出猩红色的光芒,“这似乎是个很有趣的道具呢。”

“我本意如此,吉尔伽美什。”在不到一秒种的时间内,言峰露出了一个他本人都不曾觉察的笑容。“我刚才为你讲述《莱茵的黄金》并非是无用之举,这只表的奥义就藏在其中。”

吉尔伽美什将目光收了回来,“哦?”

“是魔戒。就算不是真品,这只怀表也与魔戒的作用十分类似——它能激起人类的占有欲,并为之厮杀。在歌剧中,法夫那与索尔特为了抢夺魔戒战斗至死。这只怀表有着同样的魔力,它能使一整个教堂的人为之疯狂。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梦中,当魔术师将他们都催眠了以后,怀表被变成了他们所信奉的神的具象化,于是为了争抢神的恩宠,这两百个信徒至死不休地残杀彼此,在梦中死亡的人现实中的肉体也会死去,这一点我也亲身体验过了。”言峰伸手按在自己的心脏部位,里面的黑泥仍在欣然股动着,“然而我却没有落得那样的下场,真是不得不感谢上天开恩了,吉尔伽美什。”

“哼……你只需跪地拜谢我便是,王会宽宏大量地接受这份感激。”


魔术师呆呆地望着这两个人,不,也许这两人已不再被包含在“人”的范畴之内了。一个是心脏里流淌着不明物体而非血液的走尸,而另一个是得到了受肉的亡灵……吉尔伽美什,卢多回想着那本史诗。在巴比伦王朝末期曾有一位三分之二为神的暴君出生在两河流域,将无尽的财富宝藏纳入手中。而这样不同的两个人之间居然存在着合作关系,这件事恐怕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既然谜题已经解开……剩下的便是目的了吧。”

“正是如此,绮礼。”吉尔伽美什走近他的master,他们的距离终于缩短到迟尺之间,“若是以前的你,恐怕只会将任务目标干净利落地抹杀完草草了事,虽然这正是那个教会所希望你去做的事。但如今的你已经学会去追问,去寻找藏在这其中的意义了……这份进步值得王的褒扬,像那个时候一样。”吉尔伽美什露出暧昧不明的微笑,“看来我在来途时与你讲的话,你已经充分地理解了。”

言峰没有再回话。他们二人都知道这已无必要,曾经对自己的内心深处一无所知的男人此刻已经接受了对他新生灵魂的祝福。这个刚出世的,包含了世间之恶的灵魂,此刻虽然还只会蹒跚学步,终有一天却会成为足以毁灭万物的存在。

而现在,它必须先从周遭的恶意中汲取用于成长的养分。


“你们想知道……我的目的?”卢多尽量捂住上腹部的胸口翻坐起来,使自己的脊背能够靠在背后的钢琴架上,他的一只手撑地,另一只手则摊在身后。“相比之下,言峰绮礼,我更想知道你们二人从圣杯战争中生还的内情……圣堂教会还不知道你竟然隐藏了一个获得受肉的英灵吧?不过作为交换,我可以先告诉你们我所得知的秘密。”

卢多本来因为肺部的伤口,讲这样篇幅的话已经让他气喘吁吁,可是下一秒他的气息却出奇稳定下来,开口时平静地仿佛是传教士在向平民布道。


“再过十年,这世间必有大灾祸降临。”

“我得知这件事是在1990年的二月份,差不多是一整年以前。当时在时钟塔学院担任占卜的一位讲师跳楼自杀,他是我的好友,自杀前却并未向我透露任何内情,这种不自然引起了我的注意,并驱使我去查找他生前最后的项目,是运用一个叫示巴探测仪的机械去预测未来人类文明的实验。你们是否听说过,当有老人自杀的时候,这个国家必定会马上迎来灭亡?我的故友年事已高,而他所发现的事实,正是不出十年,世间定会迎来末日的这个结果。”

“他为这个理由自杀,未免为时尚早吧。”言峰评论道。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但是这个预言并不能与当时盛传的千禧年末日(*1)相提并论,因为这并非是发生在一个确定时间点的事件,而是随时可以提前,唯一肯定的便是它定会发生在十年内这一事实。这就是示巴探测仪的功能,它以十年为周期探测未来,而它得出的结果正是十年后人类的安全无法得到保证。”

“也就是说,末日随时可能在这十年间降临?如此形容的话……这场灭世灾难,简直像是人为的东西一样呢。”

“你这么想也无妨,言峰绮礼,”卢多注视着圣职者,语调真挚,“而我的目的,便是在这十年间,为全人类执行“安乐死”。发生在庞贝与威斯敏斯特教堂的事件只不过是实验,终有一天,我会在全人类面临灾厄之时施行催眠术,让他们毫无痛苦地迎来死亡。”


一时间,圣母院内寂静无比,连一丝气息的声音也不存在。随后,一直未曾发声的英灵爆发出了一阵大笑,像是听见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站在一旁的言峰头也不偏,听着吉尔伽美什兀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仿佛已经习以为常。当后者的笑声终于平静下来时,他开口道:“那么,作为使数以百计的信徒丧命的罪魁祸首,你却不认为自己在行恶事?”

“我并没有说过我所行皆为正义,但是退一步讲,我是敬爱世人的,既然灾祸迟早要到来……还不如在那之前,让每个人都迎来幸福。”

“也就是用某个投机取巧的魔术道具,让他们为了得到所谓神的恩宠而自相残杀?”吉尔伽美什讽刺道,“这可真是让人大失所望。不用杀了他也无妨,绮礼。就算放着这个疯子不管,不出几日他就会自取灭亡了。”

“别这么着急,吉尔伽美什,我还是对那个预言很感兴趣。”言峰若有所思道,他仍未意识到自己露出了与信念相悖的微笑。“他刚才说……预言里的这个末日,是某个人类凭一己之力所造成的结果。”

“绮礼?”吉尔伽美什偏过头看着与自己并肩站立的代行者,有一瞬间他竟然无法读懂言峰脸上的表情。

“十年。”言峰低低开口,“'十年',你这么跟我说过。'不出十年,圣杯必定再临于世'。这是你在获得受肉的那一天讲述的秘密,这是否是一个天大的巧合呢,还是我该称之为……命运?”

卢多·瓦西阿诺沉默不语地望着代行者,感到在此之前对这个男人大言不说要实现他愿望的自己愚蠢得如同侏儒扮演小丑。因为当言峰绮礼抬起头时,他眼里已经溢满了不下于说要用安乐死救济全世界的卢多的疯狂,甚至青胜于蓝。

“喜悦吧魔术师,你的预言将要实现了。”吉尔伽美什赞许地说,目光仍注视着言峰。他当初随兴而起的无心插柳,没想到却在这个男人身上生出了足以毁灭全世界的恶之花来,所谓命运确实也不过如此了。他太过于醉心观察自己的这份杰作,以至于忘记了在场的另一个始作俑者。


“不止是预言…我的承诺也终有一天会实现。“卢多忽然伸出了原本藏在身后的左手,这也是他仅能使用的手臂了。言峰暗觉不妙,本能地抽出残余的黑键,而这时魔术师已吼出咒文:“Adrippire ut Devore!”咒语迸发出红色光芒,直奔吉尔伽美什而去。

尽管熟知物理方面的抵挡是无用的,言峰还是下意识想要用黑键挡住诅咒射出的弧线,然而符文效果穿透了钢铁的防御,直击吉尔伽美什受肉了的躯体。片刻之后耀眼的黄金光芒在他身后展开,宝库门一览无遗,然而光圈只是在虚空中晃动着,其中却并无武器出现。

——宝库的打开并非吉尔伽美什的意志。


“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卢多嘶嘶吸着气,捂住伤口站起来,这都归于他右胸的伤势奇迹般地恢复了一些。“刚刚击中我的,应该是苏美尔王朝的普阿比王后之剑?假如我之前有所怀疑的话,言峰绮礼,我现在已经能确信你的使魔是属于哪个时代的君王了……他是结束了神代统治的乌鲁克最后的国王,没有错吧?”

言峰此刻没空去关心吉尔伽美什的真名是否暴露,毕竟圣杯战争早已结束。不过引起他注意的是卢多报出的巴比伦宝藏之名,他肯定是在趁吉尔伽美什还没来得及回收宝剑之时吸收了上面的魔力,随即又利用一点力量继而吸收英灵整个宝具的魔力。

“区区杂种……”言峰再次暗觉不妙,而且比上次的感觉还要强烈,“不仅称呼本王为使魔,加之竟有觊觎本王宝库的胆子,这份罪责连万死都不足以谢罪——”金发的英灵忽然失去了声音,往后退了一步。言峰刚要张口询问,只见吉尔伽美什又蹒跚地倒退几步,仍带着愤怒而不可置信的神情,身体已然软倒在地上。


TBC.

*注1:千禧年末日预言:1999年末的时候盛传2000年新年时世界将毁灭

*咒语是我用拉丁语乱编的 欢迎大家来跟我学拉丁 简单实用又装逼x

*不管有没有人信 下章补魔

05直通车

评论(3)

热度(75)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