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锤基】Treasure Hunt/完璧归赵(偷情梗)

-有Grandmaster/Loki

-算是有双向失忆吧

-有大量私设以及部分原创角色

-后期生子预警

 

01. “薇德姆斯”

 

举世皆知约顿海姆盛产冰葡萄。这种葡萄的产生与生长环境的关系极其紧密,在冰天雪地的照料之下,它的果肉能在果皮被剥开的情况下仍然凝为一体,肤质紧致却又同时吹弹可破。此时如果配合烈酒饮下肚,能在食用者的胃里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即使在夏天也能使人置身雪山之上。假若采取其汁水酿成果酒,冰冷香甜的绝味更能使食客如入仙境。

 

尽管冰葡萄已经在银河内享有盛誉,但是众所周知约顿海姆也盛产美人。同样拜这看似无情无义的冰天雪地所赐,在约顿海姆定居的住民无论男女都有着高瘦的鼻梁,和永远抿成一条直线的冷硬嘴唇。但他们的眼瞳晶莹剔透,反映着雪花与冰湖的颜色,且比最晴朗的天空还要蓝。然而在这些美艳的高岭之花中,洛基•劳菲森也是最特别的那一个。如果约顿海姆的美人们是米德加德的一座座山峰,洛基便是珠穆朗玛峰。如果他们是一条条海峡,洛基就是马里亚纳海沟。正如寸尺无法测量赤道线的长度,水杯无法衡量洪水的体积,劳菲森里最年轻王子的美貌也无法用任何一种语言去描述,任何企图形容他的词汇都会因为语言本身的限制性而束手束脚,另一方面,洛基的美却是没有限制的。

 

以上,是高天尊派去撰写萨卡王妃简介的官吏所写下的颂词。

 

天地可鉴,高天尊最开始启程去约顿海姆为的只是采购冰葡萄酒。按照粗略算法,高天尊今年高龄五千三百零一年六个月,然而每隔二十年,他都要犯一次约顿葡萄酒的瘾。这种情况大概是从两百年前开始的,那时候冰葡萄刚刚开始在银河范围内成名,资本贫寒的约顿人自然不能放过如此良机,张开各种港口以迎接从宇宙各地前来的采购商们。就如洛基是约顿美人们中的珠穆朗玛峰,高天尊碰巧也是采购商中的珠穆朗玛峰。当然,采购商只是他无数身份中的其中一个。其实不管在军火商届,建筑商届,还是独裁者届,高天尊都是立于顶点的那一个。他声名远扬,却又臭名昭著,这一点倒是也和洛基相似。

 

言归正传。两年前的冬天,高天尊乘着他最喜爱的飞船薇德姆斯来到阔别二十年的约顿海姆。其实是否在冬天来访并不紧要,因为约顿海姆四季如冬,就如同他们的宿敌阿斯加德四季如春一样。但是冰葡萄酒的味道需要保鲜,而在冬天时,约顿海姆这个巨大的冰箱则处于它的最佳保鲜状态。事实上,约顿海姆在那天之前对于高天尊的作用也只是一个冰箱,和他的其它家具没什么两样。

 

“真是引人入胜的美景啊,不是吗,托帕兹?”

那天高天尊站在约顿首都旁的深山中,被冰雕和葡萄藤包围着,忽然发出了这么一句感叹。托帕兹——他那每天把想谋杀上司的心情写在脸上的女副手——头也不回地指挥着手下将结冰的葡萄藤砍断,一边回答,“或许吧陛下,不过我认为它们若是养在萨卡的温室里将更加好看。”

“什么?我不喜欢那个词。它们?我是说他。”

“您在说什么傻——”托帕兹转过头来,顿时明白了上司的意有所指。她顺着高天尊那似乎是眺望远山的视觉望过去,看见了一个高瘦的穿着斗篷身影,正倾身试图从山谷的边缘够到另一头的葡萄藤。托帕兹还注意到一件事,那座山跟他们身处的这一座一样,是皇室禁地。

然而高天尊的注意力当然不在这里,因为他的重心全部放在那个影子一样的小偷所露出的一节雪白的胳膊肘,和一个苍白却勾人心魄的侧颜。以高天尊的视力,甚至可以看见那人的浓密的眼睫毛。他的眼睛是绿色的。

高天尊从未见过绿瞳的约顿人。

 

“托帕兹,你刚才在说什么来着,关于那些冰葡萄藤?”

“我认为将它们养在萨卡的温室里更好看。”

“你猜怎么着,”高天尊把头转了回来,露出一抹让托帕兹一阵恶寒的兴奋微笑,“我觉得你说的对。”

 

事实证明,洛基并不是一个小偷,而是堂堂正正的约顿皇族,虽然是最为大权旁落的那一个。不过这反而帮了高天尊一个大忙,毕竟如果洛基是掌权约顿海姆的王,这将与他嫁给萨卡的国王形成冲突。但这其实也不会成为什么问题,萨卡的科技领先约顿海姆近三百年,在全息投影技术与太阳能飞船横行萨卡时,约顿海姆甚至连用来种葡萄的温房都造不出来。加之萨卡还是约顿在冰葡萄产业的大股东,所以当股东向被投资方要求一小点的产品回报,于情于理。更何况洛基的存在于双方来讲都差不多等同冰葡萄本身,可用于赏心悦目的观赏,可当作国家/公司的漂亮门面,可吸引投资者/求婚者,同时也是可供拆吃入腹的上等佳肴。这最后一条只限于高天尊。

 

赫尔拜迪自然不能放过如此良机。作为洛基的皇兄兼约顿的当权者,以及一个利己主义商人,他在这方面向来精打细算,因此面对在投资者兼求婚者里面鹤立鸡群的高天尊时,他笃信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其后,这两个分别觉得自己才是获益更多的商人达成协议:洛基将从此定居萨卡,而萨卡与约顿海姆之间的商业来往周期缩短为十年一次。

 

但实际上,两国联姻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我不是传统的约顿人。”离开约顿的前一天洛基这样坦白道,“我从小在阿斯加德长大,前几年才被皇家接回来。虽然我流着纯种约顿人的血,但这不代表皇室彻底认同我的存在,所以我们之间的婚姻不足以代表你与约顿皇室的外交关系。”

“谁说我的目的是要跟皇室联姻了?我喜欢的是你呀,我的小葡萄。”

洛基的中间名是薇德姆斯,正好与约顿语中“葡萄”的发音一致。如果还有人记得的话,高天尊最喜爱的飞船也是根据这个原因命名的。

“不过这倒是解释了为什么我上一次来访的时候错过了你,原来你当时根本不在这里。“高天尊继续道,话锋一转,“阿斯加德是什么样的?我还从来没有拜访过呢。”

 

洛基沉默了一阵子。高天尊则发现他的小葡萄陷入悲伤时的表情也很赏心悦目。

“很遗憾,我并不记得了,陛下。显然在我离开的时候,我的脑部遭遇了重创,甚至连一星半点的回忆都没能留下来。”

 

***

 

阿斯加德盛产红酒,白酒,啤酒,马奶酒…….这个列表可以列个三天三夜都列不完,因为阿斯加德根本没有“盛产”的东西。它是个富裕的国家,与约顿海姆不同。它盛产所有东西,当然也就没有最为之得意的特产了。在阿斯加德人的眼里,约顿人天天吹捧他们的冰葡萄就好像乞丐在向富商吹捧他们破碗里新收的硬币。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么阿斯加德最富的富商自然是奥丁,而作为奥丁的长子——也是目前唯一的王储,索尔所享的权力可以说是在全阿斯加德,甚至全宇宙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作为这种与生相伴的特权的代价,自然而然地,不管索尔如何英俊潇洒,慷慨大方,见义必为,以携老扶弱为己任……可是在他的最深处,仍然有那么一点目中无人的成分,深深地扎根在他的性格里面。但他是王子,所以这一切都是可以被接受的,甚至是理所应当的。阿斯加德的人民们并不喜爱暴雨,却发了疯一般地热爱雷霆,他们用膜拜英灵雕塑的方式膜拜电闪雷鸣的天空:先是双手合十,两膝并拢,接着便是四肢着地,虔诚下跪。换言之,他们尊重索尔就像他们尊重众神之父。瞧瞧这些虔诚的子民,如果一个王储能在上位之前就早早获得这样的支持率,要是换成米德加德的某国总统,怕是做梦都要笑出腹肌的。所以这一切都无法解释为什么堂堂下一代众神之父,现如今的雷神,想要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离家出走。

 

“我要去找一样东西。这样东西等同于我灵魂的重量,虽然我也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但是在不把它找回来之前我是不会回来的。”堂堂奥丁之子,身负万千期待的雷霆之神在扔下这句根本不能算是解释的解释就消失在了彩虹桥的对面,留下目瞪口呆的神夫妇。没过多久,索尔骑着他的爱马莫尔尼尔折返回来:“如果到该继位的时候我还没有回来,我会派人帮你们联系姐姐,我一直知道她在哪里,失踪只是我帮她设计的骗局——父亲,母亲,我为此诚挚地道歉。”

于是,在留下一个如阳光一般灿烂和煦的微笑之后,索尔这才两脚一蹬马屁股,带着他的座驾飞也似的跑了。

 

说到前失踪的死亡女神海拉,可能会让众人产生一点困惑:不是说索尔是奥丁的长子吗,为什么又出来了个姐姐?不过,“长子”这个词可以很多衍生含义,而索尔也确实是奥丁的第一个儿子——当然这绝无重男轻女的意思,鉴于海拉不管是成神前后都能把她那肌肉净重三百磅的弟弟掼在地上打。只是海拉刚成年就已经对阿斯加德的王位失去兴趣,唯有成为宇宙之主才能塞满她一半的野心,所以早早成为了阿斯加德第一位出走的王储,然而因为走得太急甚至没有知会一声奥丁和弗里嘉,所以才造成除索尔以外的众人都以为她失踪了的局面。

 

尽管海拉的离开毫无预兆,神夫妇——至少弗里嘉对于索尔的出走原因算是心知肚明的。三年前,在海拉离开不久后,阿斯加德发生了一场惊世大乱。具体是什么惊世大乱呢?重点就在这里——没有人知道。不管在那场大乱里发生了什么,它的后遗症令所有阿斯加德居民集体丧失记忆,这里面也包括众神之父,众神之母,以及王储。没有人记得为什么坚不可摧的彩虹桥一夜断裂,为什么远古东棺会从王家宝库中失窃,以及为什么唯一的王储自那起就一直觉得自己丢失了一块灵魂拼图,其重量等同于他的生命。

 

索尔走归走,作为一个比起海拉来讲更有责任心的王储,他至少给出了第一个目的地——埃尔多拉多(El Dorado),众所周知的矮人国。不过,埃尔多拉多还有另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

 

雷神是这么想的,如果他丢失的是一件宝物,为什么不从打造这世上所有宝物的黄金国找起呢?

 

TBC.

 

-下章02.黄金国的婚礼

-副标题虽然叫完璧归赵,但跟正文没有太大联系。当然各位想的话也可以把高天尊代入秦王,基妹代入和氏璧,锤哥代入蔺相如,仅供参考(

-如果有人往前翻翻的话就会发现我以前说要写一篇夜班经理au的间谍锤x军火商情妇基的梗 其实这就是那篇的衍生 但加了很多私设 已经完全不是夜班经理au了 也不是现代设定…..但甜爹/偷情剧情还是有的!

 

下章预告

 

“殿下!——殿下,请留步!”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喊道。

如果您正漫步在埃尔多拉多金闪闪的护城河边,便有幸见证这怪诞离奇的一幕。一个身长近七尺的男人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但不知怎么地显得有些犹疑。在他身后是一个身高不及前者一半的矮人,可以看出是埃尔多拉多本国的居民,甚至是一个有官吏地位的使臣,正磕磕绊绊地试图追赶上前面这位身份尊贵的来客。这可不是一件容易差事,鉴于索尔的一个跨步就能抵得上矮人的三四步,要不是索尔终于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停下来稍作等待,他可能得花上一个月才能追上这位异国王储。

矮人使臣的原话是:“好久不见,殿下。您对我们的礼物还感到满意吗?”

索尔,在听到这句意料之外的招呼之后,在矮人追上来的一瞬间提着他的领子将他整个人揪了起来——这绝不是无礼,而是为了进行更清晰的谈话——“礼物?你们送了什么礼物给我?”


评论(3)

热度(66)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