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此世安宁06(完结)

前篇


Chapter.6


……唯有那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吃了必死。

吉尔伽美什的指尖滑过这行短句。他的指甲尖细,划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些书痕。不过这本圣经的书页已经十分破旧,尤其是《创世纪》这一章,书纸已经开始泛黄,显然曾被主人反复地阅读。

吉尔伽美什合上书,并没有在那里留下书签作为标记的打算。他将手背覆上眼睛,稍作休息,片刻之后又挪走。外面是黑夜,而代替星月照耀他的是一双漆黑的眼睛。

他正枕在言峰的大腿上,姿势如同一只倦懒的波斯猫。


“这完全不合理,”吉尔伽美什慢条斯理地开口,“如果上帝一开始就知道善恶树上的果子会导致厄运,为什么还要把它种在伊甸园里?”

“这是一个试炼。他用这棵树来测试人类最初的本性。”言峰答道。作为经过千锤百炼的代行者,他对试炼这个词总有种微妙的归属感。“就像圣杯战争,它是对于魔术师的试炼。尽管人人都不清楚圣杯究竟能实现什么样的愿望,我们还是期盼它降临于世。如果没有圣杯战争,没人会知道谁才是真正有资格得到圣杯的人。就像如果没有善恶树,上帝就不会知道人类是否足够善良到能获得他的恩赐。”

“所以答案是他们失败了?亚当与夏娃没有通过上帝的试炼,所以潘多拉之盒被打开,一波又一波的厄运降临人间。”

言峰皱了皱眉,“我不确定潘多拉魔盒用在这里是否妥当。”吉尔伽美什很明显把其它文化的传说与基督教的教条混淆在一起了。不过他说得也没有错,在潘多拉魔盒打开之前,没人知道里面装的是祝福还是灾祸。

“除了潘多拉自己,她早就猜到这会带来灭顶之灾。既然已经被警告过不该打开这个魔盒,她起码对此有一点基本的认识。”吉尔伽美什轻声道。他不知何时已经直起身子,伏在言峰的脸颊边细细耳语。他的嘴唇微张,仿佛伊甸园里撒旦化身成的毒蛇,朝夏娃吐着信子,又如一副捕兽夹,等着猎物自投罗网。

而言峰此时却在仔细回想吉尔伽美什的话。如果他就是潘多拉之盒,吉尔伽美什呢?他就是潘多拉吗?


“所以在我昏迷之后,你把那个魔术师怎么样了?”

一个吻的时间以后,吉尔伽美什餍足地舔舔嘴唇,悄声询问道。

“不得不承认,我从冬木的那个杀手身上学到了两手。”言峰坦然道,“在‘用最不像魔术师的方法杀死魔术师’这一点上,暂且还没有人能超越他。”

“哦?”

“简而言之,我在追踪他的时候动用了捷径。”言峰一手仍然揽着吉尔伽美什白皙的肩膀,另一手则打开了床对面电视的遥控器。断断续续的新闻报道透过电波传来:“……位于拉丁老城区,塞纳河畔中心的圣母院附近发生巨大爆炸事件。起火原因是一部本地二手车辆,租主是一位伦敦旅客……”


言峰关上电视。“那是三天之前的事了。”

“我昏迷了这么久?”

“是我们做的时间比较久。不过,你确实是虚弱到了从未有过的境界啊,吉尔伽美什。”

言峰回想着仍在冬木的时候,夜不能寐,仅能靠药物入睡的英雄王,就算那时的吉尔伽美什也没有那么柔弱。而这次竟然因为一个只能称上是三流的魔术师而陷入如此的境地……言峰感到自己的面部抽动起来,但他并没有意识到这背后的原因。


吉尔伽美什本来躺在言峰怀里,这时忽然抬起头看着他。过了半晌,他伸手摸着言峰的脸颊,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笑法不同于平常的那种哈哈大笑,一瞬间言峰像看变异体一样看着他。

等吉尔伽美什的笑声终于平息下来后,言峰只好中规中矩地发问:“你笑什么?”

“笑你啊,”吉尔伽美什喘着气答道,他抬手抹了抹笑出的眼泪,“你自以为在为本王补给魔力时占了上风,自以为见证了本王虚弱,被动,跟蝼蚁一样不堪的一面,以为我沦为了时臣雁夜之流,变成了供你取乐的道具……如果我告诉你这都是本王计划中的一部分呢?”


在数秒的时间内,空气的流动静止了下来。

“你在说什么啊,吉尔伽美什,”言峰露出不解的样子,“让自己陷入那种困境,除非你是真的一心求死。”

吉尔伽美什则哼了一声。

“别装了,”他意有所指道,“我知道你有多享受那时的情景。英雄王躺在你的案板上任人鱼肉,这几乎比得上冬木那晚的美景了吧。”他并没有注意到代行者的神情越来越暗,“本王也很欣慰,毕竟花费那么一番功夫,如果不能从你身上得到点有趣的反应的话,一切就都白费了。然而你可真是从未让本王失望啊,殊不知——”

吉尔伽美什停下来,细细的红瞳围绕着言峰转了一圈,后者则有一种脖颈被蛇身紧紧缠绕的感觉。此时金发英灵话锋一转,“却殊不知,你才是本王座下最佳的弄臣啊,绮礼。”


言峰环绕在吉尔伽美什肩膀的手臂忽然变得僵硬,隔着一层衣袖后者也能感受到他的肌肉隆起,血管突突跳动。他将吉尔伽美什的下巴掰转过来,直到后者正视着那副漆黑瞳孔。

“你到底在说什么?”言峰一字一顿地问。


吉尔伽美什收起了笑容,不再言语。如果“洋洋自得”有形态,那就是吉尔伽美什此刻在人间的投影。

言峰将环在他肩膀上的手缓缓下移,握住了吉尔伽美什的腰肢。他从来没有注意到金发英灵的腰身如此纤细,仿佛用力一握便会灰飞烟灭。言峰这么想着,竟然真的合拢手掌,却在此时摸到了一块硬物。


他将那东西从吉尔伽美什的衣袖间抽出来,掌心中赫然是一块破损的怀表。


瞬秒之间,那块怀表被吉尔伽美什夺了回来,在言峰发力将它握成碎片之前。

“你干什么啊?”吉尔伽美什匆促地打开宝库门,顺着金圈将怀表扔了进去。言峰伸手去抓,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在金色的门扉背后。

“你不该那样对它,那可是本世纪最珍贵的魔术道具,自然当由本王保管。”

“我?我不该?”言峰气极反笑,“现在的重点是你做了什么吧,吉尔伽美什?瓦西阿诺偷来的时钟塔藏物为什么会在你这里?”他质问着,忽然想到其中一种可能性,寒意顺着脊椎蔓延开来。他嘴唇翕动着,说:“不。”

卢多•瓦西阿诺怎么会知道克劳迪娅的事?他在圣母院时,遇见卢多之前的幻听……如果不是幻听呢?

言峰张开口,他听见自己的牙齿咯咯作响:“你…”


吉尔伽美什盯着震怒的言峰,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在那一刻,言峰知道了答案。

他想到出发来巴黎的前一个晚上。不止那一晚,在那之前的好多个日夜,吉尔伽美什曾被”噩梦”打扰得不能入眠,甚至任何药物都毫无进展。现在想来,那绝不可能是噩梦在作祟,而是此世之恶带来的副作用。它们给了吉尔伽美什一个残次品,这副肉身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水杯,而乌鲁克之王本身的魔力却相当于洪水。吉尔伽美什就拖着这么一副残破的躯体坚持了几乎一年。嗜睡,药物无效,综合起来只能是魔力透支造成的效果。言峰之所以对此视而不见,是因为他对黑泥的过分崇拜。从那个晚上开始,他成为了他此生最为鄙弃的生物:一个盲目的信徒。


“世界上不会出现第二个像我这么理解你的人了。”吉尔伽美什摸着言峰紧绷的脸颊悄声说道,宠溺得像是在哄他从前饲养的雄狮,“你明白吗?在这之前不曾有,此后也不会有。不管是你父亲,克劳迪娅,还是时臣……他们只管单方面地给予你感情,却不在乎你到底有没有理解它们。但是这些都过去了。从今往后,本王将是世间里唯一能够包容你那丑恶灵魂的存在。”

言峰默不作声地听着。吉尔伽美什却在这时将手收了回去。“尽管你可能会为了追求一时的娱乐而放任本王的躯体走向灭亡……但你却不知道这样做后,未来将有怎样的灾难在等着你。尽管将来的路途都是出于你自己的选择,但是没有本王的指引,你想必会十分迷茫吧。”

“况且……”吉尔伽美什忽然加重语气,言峰听出了藏在那背后的熊熊怒火,“本王已经承诺过要见证你直到终末,你怎么敢让本王背弃誓言?”


大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言峰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与自己和解还是与心情不佳的同伴和解。然后他听见自己回应道:“殊荣不敢当。原谅我吧,我的王。”

这回轮到吉尔伽美什凝视着他了。


***


冬木已经是三月份。在这之前的每个冬天,教会门口从不会沾上一滴落雪,周围的每个邻居都知道。而今年雪仍在簌簌地往地上落,教会门口却再没有人打理。住在邻舍的女人时不时出门清扫,如果不是那一天她终于看到教会窗口亮着昏黄的光,她会以为原来的神父早已搬走。

这时一个男人推开大门,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在风雪中看得有些不真切,但想必是璃正神父的继承人,他的独子言峰绮礼,日本人中很少他那样的高个子与身材。去年言峰璃正还在的时候,女人曾数次偶遇过这个较为年轻的神父。

风雪交加中,那个身影走近了,面容也越发清晰,女人反而变得不确定起来。那真的是言峰绮礼吗?如果是的话,面容也太过暗沉可怕了一些……又或者只是她看错了。不过是短短一年不见,年纪尚轻的神父却难以忽视地衰老了许多。

神父走近了,而且注意到了女人。他缓缓地朝她露出了一个微笑——说是微笑却又不太准确,毕竟,一个微笑是不会让人浑身发冷,毛骨悚然的。女人僵在原地,一时竟不敢作任何反应,也忘记了原本准备好的寒暄。

这时一辆车停在了离教会门口不远的路边。

一个男人——有着令人难以忽视的英俊面貌的金发男人——慢慢地从风雪中走了过来。他的身材也颇高,然而走到言峰绮礼身边时,他甚至要稍稍仰头才能直视神父的面庞。女人以为他想要说些什么,又或者在等待言峰说什么,因为他的嘴唇微启——

言峰绮礼吻了上去。


女人往后退了一步,步伐不稳以至于差点跌坐在地上。她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时,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怖感顺着她的脊背向上蜿蜒开来。她想要离开,可是她的身体却不听使唤地僵在原地。


“好久不见,吉尔伽美什。”神父离开金发男人的嘴唇后低声说。“为了欢迎你的归来,我再次编排了一出戏剧……希望这次,你能够喜欢。”


-完-


这最后一章是个反转,解释得不是很清楚,简单讲就是闪的受肉已经在走下坡路,但言峰并不会主动救他(为了愉悦),所以闪跟反派魔术师串通一气来诓神父,好骗他给闪补魔,顺便让神父更深一步踏进愉悦的深渊【】神父本来很气自己被当成小丑利用 但想想没有必要跟闪计较反正闪也为了把他变更坏(麻婆角度来讲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他好) 所以最后欣然接受了。麻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还不是只能选择原谅.jpg

ps.结尾的大妈要遭殃了 算是彩蛋吧


这篇文从2017年6月份开始写,总共2w字,到现在也快一整年了,各种地方写得乱七八糟的。请各位海涵。

此篇已与《神谕》联合出本。

评论(4)

热度(106)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