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太阳之下04(吸血鬼au)

-前篇

-本章剧透:背刺要从娃娃抓起

 

004 审判

 

言峰绮礼被‘收养’的第五年,弗拉德三世与梵蒂冈教皇十字军的拉锯战终于落下帷幕。这场战争很难宣布谁为胜者。穿刺公虽然带着余党逃回了罗马尼亚,但梵蒂冈也并没有留下追杀他的余力。这场耗时六年有余,死伤数万的战争就这么结束了,除了鲜血与痛苦,什么都没有留下。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在战后的统计数据中,弗拉德手下的吸血鬼似乎被剿灭得更多一些,据说是因为战争后期,从爱尔兰前来的一只猎人军团‘光之子’大大加速了十字军的效率,这才使战争提前结束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绮礼的生活现状与这些有任何关联。

 

在战争结束的前一晚,十字军的第三个教皇被暗杀,高层为选出继承人而乱作一团。绮礼则跪在床前背诵第二天会抽背的圣经诗条。我想去都灵的神学院,他对吉尔伽美什说。我在选拔试验上考了满分,沃特福德司祭请我去面试,他说有十年没见过满分的学生了。如果录用我的话,学院离这里有些距离,我可能需要住在那里。

过了半晌,就在绮礼以为他已经不会回答的时候,吉尔伽美什抬起了头。

 

“你喜欢宗教?”他懒洋洋地发问了,“你喜欢读那些封面比你的头还大的,字典一样的书?还是你喜欢日复一日地劝那些无可救药的罪人去从良?这就是你的愉悦所在?”

“我不清楚什么是愉悦,但我认为这值得一试。”绮礼回答道,实事求是地。

“绮礼呀——”吉尔伽美什拉长声音,“你是个聪明孩子,何必要如此浪费时间?”

“为了追寻答案。”

“什么答案?

“我不相信我被你捡到是命运,巧合,或者偶然。上帝这么安排了,一定有其理由——我从数百人的屠杀之中幸存下来的理由。”

“如果我告诉你根本就没有上帝,是不是帮你省了不少忙?”吉尔伽美什不耐烦道,“还有,我不想再听到神学院的事情。”

“我身上没有你的血缘,”绮礼生硬地指出,“你没有任何理由限制我的自由。”

吉尔伽美什发出吃惊的笑声,“这种话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自由’?你应该知道你之所以现在还活着,全都是拜我所赐吧。”

“我们算什么?”过了许久,绮礼忽然冒出一句,他像五年前那样仰起头,“你是我的父亲吗?”

父亲会放任儿子自生自灭吗?父亲会亲吻儿子的嘴唇吗?父亲会当着儿子的面杀人吗?父亲会告诉儿子——“因为有一天,你会杀了我”吗?

 

而吉尔伽美什只是看着远方。他抬起头,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

“战争快要结束了,”他最后说,“你想去的话就去吧。”

 

***

 

在战争宣布胜利的当天,他们的宅邸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也就是那天,绮礼知道了所谓的‘光之子’猎人军团,其实只有一个人。

 

“都灵学院的格言,想必你已经背熟了吧?”

“神说,凡是那些不守道的,必将有天罚降于其身。”

“很好。我还剩下一个问题,”沃特福德司祭慈祥地注视着男孩的眼睛,“你现在是和谁住在一起呢?我听说璃正神父已经去世多年了,而你们一家在意大利并无亲戚。”

“是一位年迈的富豪,我们住在克姆利森山下的宅邸里,”绮礼盯着桌面,语调沉稳,“他名下有很多祖辈留下来的房产,膝下无子,所以希望我能够继承它们。我父母的….事故发生的时候,他正巧路过。”

“原来如此。我能否见他一面?”

“我恐怕他日程繁忙。”绮礼眼前浮现出吉尔伽美什躺在浴缸里品尝名酒的情景,他喝完一瓶摔一瓶,碎片割伤了他的手臂,于是浴缸里的泡沫被染成红色,破开的时候像一颗颗番石榴。绮礼,再帮我去地下室拿几瓶过来,要标签上写着三十年的——

“无碍,那么我改日再访便是。”沃特福德司祭站起身来,将圣经还给他。“我在都灵工作二十余年,见过许多出类拔萃的人才,你这样的孩子却是第一个。最近战争终于平息,梵蒂冈的部门向我们的学院提出了一个招募邀请,但只开放给最出色的学生们。”

绮礼接过书籍,却不知它为何显得比之前沉重,以及一股铁器的味道。他正要将书本翻开,司祭却按住了他的手。

“绮礼,你听说过——‘代行者’吗?”

 

天色已晚,绮礼回到宅邸的时候反常地没有见到蝙蝠,就连通常环绕在宅邸周围的迷雾也散去了,像是一座孤岛终于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绮礼走近了,从本应一片死寂的厅堂中,他听见了人声。

 

“……..我接到了来自驻扎在克里姆森十字军分部的报告,”有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说,“果不其然,你已经在这里藏匿一段时间了吧。”

“藏匿?”另一个人嗤笑了一声,绮礼辨出那是吉尔伽美什,“你最好修正一下用词,库丘林,本王堂堂正正地住在这里,何来藏匿一说?”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男人仿佛已经习惯了吉尔伽美什的诡辩,“虽然我这次前来是为了帮助十字军绞杀弗拉德,但你应该知道我的真正目标是谁。”

“听说过老狗学不会新把戏吗?”吉尔伽美什不耐烦道,“就算你再试一次,结果只会和八年前一样重蹈覆辙。”

 

 “那么你呢,你有什么改变?”叫作库丘林的男人似乎被激怒了,绮礼预感他接下来会说出十分不得了的话,“从那个男孩说起吧,你要把他变成跟你一样的东西吗?像你一样的——吸血鬼中的吸血鬼?”

 

忽然间,吉尔伽美什的脸色变了,绮礼从未见过这么愤怒的吉尔伽美什,他瞳里的红色活了过来,眼角冒出熊熊火焰。

 

“你这只狗杂种,”吉尔伽美什破口大骂,高贵的面具在他脸上碎成齑粉,“你连在这里呼吸的资格都没有,趁我还没改变主意——”

“你杀不了我,”库丘林咧嘴笑了。他凭空一抓,手中现出一把猩红色的长枪,“我已受过教皇的祝福,任何将猎人杀死的吸血鬼,都会遭到诅咒的反噬。”

“那么就把你的双眼戳瞎,四肢打断,”金光开始在吉尔伽美什背后闪现,那是一扇扇圆形的门。“让你余生像蝼蚁一样匍匐在地上——不,我忘了,你本来就是蝼蚁。”

 

绮礼站在原处没有移动。厅内的两个人可能都不知道他正站在门口。这真是有趣的展开,他发现自己在这么想,于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内疚——但他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他见识过吉尔伽美什的能力。毫无疑问,那是属于神的的力量。

 

“你不是什么神,”与此同时,库丘林一边挥舞着那柄长枪,一边暴喝道。“你也不是什么王,那都已经属于过去了。你只是一个几百年来苟延残喘的亡灵,仅此而已。”

“变得挺能说了嘛,野狗。”吉尔伽美什不怒反笑,金色的光圈瞬间从十几个增加到几十个,像羽翼一般在他身后伸展开来。正是那日绮礼曾在废墟里见到的,如同日照一般的光芒。那个蓝发男人固然敏捷,他也不可能逃过这样的天罗地网。绮礼遗憾地想,也许下一秒这个猎人真的会变成无手无脚的蝼蚁吧。他想象着那个画面,想得入迷,以至于圣经从他的手中跌落,摔在了地上。

厅内静了下来。

 

“绮礼?”吉尔伽美什问道。

就在他分心的一瞬间,库丘林腾空跃起,长枪高举在手,枪尖径直朝吉尔伽美什的胸口而去。他八年前就知道吉尔伽美什并非普通的吸血鬼,但是Gae Bolg已经跟上次不一样了,正如他被授予了教皇的祝福,他的爱枪也被施下了诅咒。凡是被此枪贯穿心脏的人,将堕入地狱,百年不得轮回。

吉尔伽美什回过神的一瞬间,金色的锁链同时从库丘林的四方窜出,试图阻拦他的动作,它们成功了一半;锁链确实将库丘林的身体困住了,然而Gae Bolg已经投了出去,就像奥丁的昆古尼尔之矛,在掷出去的一瞬间已经命中了目标。那是逆转因果的一枪。

除非——

 

这一瞬间,一切在库丘林的眼中仿佛一部卡壳的电影,动作一帧帧地放慢。吉尔伽美什仍然站在原地,那些刀剑张牙舞爪地悬浮在他周围,却没有去阻止那柄猩红色的长枪——枪尖还差三英寸就能没入他的胸口。然而他的表情却是平静的,前所未有的平静,甚至稍带微笑。可是Gae Bolg就要成功了,他就要成功了,这一举带给他的荣誉将会比杀死弗拉德更甚,他是光之子,库兰的猛犬——巨大的喜悦淹没了库丘林,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从心脏传来的一阵痛感。

 

库丘林回过头,看到一个黑衣黑发黑瞳的男孩,他的年龄不超过十三岁,手里握着一柄小巧的匕首,那是他身上唯一可以被看清的部分。库丘林顺着它往下看去,匕首尖消失在了自己的左胸。

“你是那个….”他诧异地张开口,嘴里却只是涌出鲜血。

 

死荆之枪停在半空中,像个表演杂耍失败的小丑。

 

“吉尔伽美什…….”猎人艰难地扭头,用尽最后的力气怒视金发的吸血鬼:“你对他——你对这个孩子……做了什么?”

吉尔伽美什阴晴不定地看着这个场面,仿佛并没有听见库丘林的质问。吉露柯的预言在他耳边回响起来。让他杀一个人,随便什么人——绮礼仍站在那里,将匕首拔了出来,血液喷洒在他的脸上。

“本王什么也没有做。”他冷淡地说。

 

不过猎人已经听不见了。锁链将库丘林姿势怪异地吊在空中,然而那颗从来桀骜不驯昂着的头颅此时已经低了下去,鲜血顺着他的盔甲淌到地上,聚成一个小湖。

 

“绮礼。”吉尔伽美什绕过尸体,走到男孩身边。后者丝毫没有反应,于是他又唤了一声。“绮礼?”

 

男孩退后一步,匕首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他端详自己的双手,仿佛不认得上面的红色。

 

“绮礼。”吉尔伽美什重复他的名字,好像那是道什么咒语。他捧住男孩的脸庞,以便直视他无法聚焦的眼睛。“看着我——看着我。你现在难受吗?”

绮礼迷茫地望着他。难受?不,这不是他此刻感受到的词汇。

 

“害怕吗?”吉尔伽美什接着问他。

如果这个小鬼就这点能耐的话——吉尔伽美什心想,那么当初不如将他扔在教堂做那群杂种的口粮。

然而男孩并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不如说他根本毫无反应。吉尔伽美什于是蹲下身来,仔细端详男孩的表情。有什么不对劲。

狼撕破了羊皮,狐狸露出了尾巴,一角冰山浮出水面,有什么东西即将破空而出,吉尔伽美什能感觉到。

月亮此时升得很高了,光线挪移,照亮了男孩的脸。

 

一副如同能剧面具般的微笑在言峰绮礼的脸上生根发芽。那不是一个十三岁孩子会露出的笑容,更不是一个神学院学生应当露出的笑容。没有一个正常男孩会那样笑。

 

那是——那是什么——他就要知道了——应当如何命名它——

“欢喜吧绮礼,”吉尔伽美什忽然抱紧了他,好像圣母拥抱刚刚死而复生的耶稣。“你终于找到‘愉悦’了。”

 

在吉尔伽美什的怀抱里,男孩忽然收起了笑容。

“……..天罚。”他喃喃地说,仿佛刚刚从一个美梦中醒来。

 “你说什么?”吉尔伽美什摸着男孩的头发,轻声询问。


男孩再次开口了。

“...…神说,凡是那些不守道的,必有天罚降于其身。”


TBC


-我真的不擅长写养成 所以下章估计绮礼酱就要变成熟青(猛)年(男)了

-为我的花式吹小关论文打个广告 我永远喜欢关智一 他那么好你们都来看看!


评论(7)

热度(52)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