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巴别塔04(psychopass AU)

-前篇

-公开情报01:闪的副业是心理医生

04


平心而论,就算此刻这间空荡荡的屋子里充满了人,金发男子也是那种无论谁在踏进房间时第一眼就会注意到的人物,他身上有种无形的磁力,而这种磁力能够直通人的心灵。而一旦他进入了某人的视野范围中,起码短时间内那人便无法再移开视线。更遑论,现在他正心无旁骛地回视着言峰绮礼,

 

“你是谁?”监视官脱口而出,随后意识问题本身的错误。“你是「全知全能之星」的什么人?”

金发男人笑了笑,没有答话。他一把掀开了手边的窗帘,更多的月光洒了进来,照亮了他身旁的东西。他用指甲敲了敲那个玻璃罐,发出清脆的响声。这动作的含义不言而喻。

玻璃罐中是一块浸泡在液体里的大脑。

 

“巴泽…特?”言峰凭本能说出了她的名字。他的口舌有些干燥。因为最令他毛骨悚然的不是那个形状诡异的大脑,而是男人脸上的表情。他仔细注视着言峰,就好像科学家看着针管下的小白鼠,猎人望着射程范围内的猎物。那是一种好奇的表情,他在观察言峰的反应,就连他的一呼一吸,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引起他不小的兴趣。

 

言峰抬高dominator的枪头。“不许动,”他沉声道,或许是为了掩饰慌乱,“我现在要将你作为杀害公安职员巴泽特·马克雷米斯的头号嫌疑人逮捕。任何反抗会导致——”

“在那之前,要不要看看这个?”金发男人终于又开口了,这次他没有再朗诵小说里怪诞的对白。他将一只手伸进风衣口袋里,言峰警觉地戒备着他的动作,但男人只是掏出了一个袋子。那是一个密封口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些圆形的白色药片。

言峰知道这是什么。虽然他在此前从未见过它。事实上,没有任何一个警员亲眼见过这个物品,但他们都对它的存在忌惮万分,它的名字如雷贯耳。

“阿瓦隆。”

 

“是的。”男人摇晃着小小的塑料袋子,“这是上次集会留下来的最后一部分了。从今往后,它将会成为绝版商品吧。”

言峰皱起眉头。“你们不打算再生产它了?”

“只要我愿意的话,总是可以的。但目前来讲——已经不需要了。因为我很快就会达到我的目的。”

“那又是什么?”

“将现代人们从先知系统的束缚下解放出来。”

言峰罕见地冷笑了一声。“怎么可能有人做得到那种事?”

“注意你的言辞。”金发男子有那么几秒钟露出了愠怒的神色,但它转瞬即逝。“听起来也许很不可思议。但不巧的是,我刚好是这个时代唯一能做到这件事的人。你手里那把形状丑陋的枪就是证据。”

 

言峰沉默了。在这互相周旋的对话期间,他也一直用dominator瞄准着金发男子。机械女声间接性的报告使他得知,该男子的犯罪指数只会在0-15之间起伏,属于良民中的良民。这几乎是跟幼儿一般纯净的犯罪指数——可是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先知系统是不会出错的,不可能把这样一个… 


“那么监视官言锋绮礼,让我问你一个问题,”男子显然读出了他的动摇,不紧不慢地开口了。“在唯一用来制裁的武器制裁不了我的情况下,你如何能在不提高自己犯罪指数的前提下逮捕我呢?”

言峰挪开了视线。他不得不这样做。他有种预感,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他心里所想的东西就——

“要向你那个头脑简单的执行官呼救吗?”吉尔伽美什顺着他的视线往甲板上看去,又微笑着回过头来,“还是在那之前,我会先发起攻击呢?你要怎么办,监视官?”

 

在这句话的尾音落下之前,言峰的拳头已经挥了上来。他几乎是一瞬间从十米开外的地方无声转移过来的。然而这一拳却被金发男子轻巧地弯腰躲过。他的白色大衣由于过快的动作还留在原地,下一秒言峰的拳头击中它,又透过它击碎了后面浸泡着巴泽特大脑的绿色玻璃缸。

言峰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就发起了下一轮攻击,而金发男子也好像料到了他的反应,迅速后仰躲避言峰来势汹汹的扫腿,并双臂以格挡他的肘击。他似乎具有一定的格斗术能力——言峰这样判断。当然,他还远远比不上专业打手。言峰同时注意到,金发男子一直未曾主动做出任何攻击,而是一昧地回避言锋的进攻。他在等待时机吗?还是他有别的打算?

“言锋绮礼,”男子一边侧头闪过言峰的又一记左勾拳,一边调整着呼吸说道,“生于先知系统元年,二十岁进入警校,二十四岁时结婚,妻子的名字是克劳迪亚·奥尔黛西亚,一年后难产去世。女儿名叫卡莲,出生时犯罪指数270,现收容于Sanctuary(*圣殿)精神治疗监护所。你抛弃了她,对不对?”

言峰的攻势放慢了。他的后牙槽发出危险的咯吱声。“你怎么——”

“为了公平起见,我也告诉你一点我的事情吧。先从名字开始。”仿佛看见了期待中的东西,男人笑了起来。这一次他没有再躲避,而是迎着言锋的额头撞了上来。鲜血迸洒,两人由于惯性同时向后倒去。然而言峰及时用手肘撑住地面,并在男人能够爬起来之前先一个翻身用胯部压制住他的双腿,一手控制住他的两只手腕,一手则虚扼住脖颈。

尽管头破血流,金发男子的笑意没有减少半分。他用谈论天气的方式继续着自己刚才的发言:“我是吉尔伽美什。去Sanctuary的工作名单里翻翻吧,我曾有一段时间在那里担任心理治疗师,所以我才会认识你的女儿。她今年快四岁了,很想见一见她从未谋面的父亲。”

言峰威胁性地施力,他的握力惊人,手中的腕骨发出岌岌可危的声音。“给我一个现在不立刻杀死你的理由。”

金发男人,或者说吉尔伽美什,几乎是在用欣赏戏剧一般的表情望着言峰越发黑暗的脸,后者不禁开始猜想他是否什么时候都这么游刃有余。

“你不会杀了我的。”他说,“恰恰相反,你不仅不会杀我,甚至也不会把我带回公安局,你知道为什么吗?”

言峰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形式的回应。他开始理解这个男人的谈话模式了,如果继续跟他对话,他们的谈话方向只有可能被吉尔伽美什领着走,而言峰则得不到半点有利的信息。他的心理治疗师身份很有可能真有其事。

 

“因为这个。”

吉尔伽美什忽然舔了舔嘴唇,言峰还没来得及意识到这一动作背后的含义时,吉尔伽美什的头部忽然挣脱了他右手的桎梏,直冲着言锋的面部而来。但这不是一个头槌,整个过程一滴血也没有流。

他吻住了言峰的嘴唇。

 

这当然不是一个单纯的吻。但是感触是一样的,吉尔伽美什的舌头像蛇一样在他口腔内游弋着,期间扫过言峰的后牙槽,牙齿和舌苔。后者在这完全意料外的攻击下毫无招架之力,然后他感觉到什么东西滚了进来,是几粒体型微小的药片。

——阿瓦隆。

 

言峰顾不得再去禁锢吉尔加美什的身体了,此刻他们四肢紧贴,唇齿相连,宛如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下一秒言峰猛地推开吉尔伽美什,捂住嘴大声咳嗽起来。他想把手指伸进咽喉部引发呕吐反射,然而吉尔伽美什迅速反扑上来,两边膝盖各压住言峰的一只手臂。现在轮到他高高在上地俯视言峰了。

“这可是我亲手赐予你的福音,你以为我会让你轻易把它吐出来?”吉尔伽美什压低身子,呼吸喷在言峰的鼻梁上,“好好品尝吧。因为接下来——”

言峰粗重地喘着气。他的视线在抖。他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他自己在发抖,还是这个世界本身在扭曲,毁灭,然后重建。但是他仍能听见吉尔伽美什沙哑却略带磁性的声音,一清二楚。 
  
“接下来,我将带你体验「极乐」。” 


TBC


*Sanctuary这个地方不是我原创的 它在pp明年一月的剧场版预告里面出现过

-不要觉得我卡肉!后面没有车 

-其实我想写心理医生闪很久了 不知道大噶有没有get我的点


评论(6)

热度(51)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