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锤基】迦南(妇联3后/一发完/HE)

-有一些私设

-bgm:Dynasty (miia)


迦南/锤基



他在长长的,金碧辉煌的走廊中大步走着。似乎世上再没有比他的步伐更坚决的人,也没有比他更茫然的人。


自那场战争之后,他已经习惯了如此。在别人看来,他的一举一动都无比坚定自然,仿佛他生来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浑身的骨骼,肌肉,细胞,全都紧绷着,时时为了他下一刻的行动而做着准备。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自信潇洒,比水星还要湛蓝的眼睛里迸发着决心——


但是你要更加仔细地看他。


他的皮肤虽然平坦完整,但是下面奔流的血液却毫无章法,它们争先恐后地循环使他几乎喘不过气。他的骨头坚如钢铁,但在韧带处,骨与骨连接的地方却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他的一举一动像是被牵着线的木偶,眨眼,抬手,迈开脚步——这些普通人做起来毫无困难的动作在他身上却僵硬无比,几乎像是被编程好的机械。在这一点上,雷神甚至比钢铁侠的外衣更像一件机器。


可他仍然是强壮的。

虽然他无法做到交握自己颤抖的双手,但他可以举起重达千斤的战斧砍进泰坦的胸膛。他无法弯曲膝盖以便下跪,但他的腿力可以在零重力的宇宙中一跨百里。他无法使自己干涩的义眼流出泪水,但他的双目都可以在瞬秒间迸射出高达千万伏的雷电。


所以,这些身体上的不协调都只是小问题。即使他无法完成一套任何普通人都能完成的悼念仪式,可他能只手举起一颗刚死去不久的恒星,因此他的这些烦恼,在憧憬他力量的无数凡人看来,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们都不知道的是,那场战争留给他最严重的诟病不在别处,而是在他的脑袋里。


自那之后,雷神与他的复仇者伙伴们时常受邀参与一些聚会,通常与感恩有关,内容千篇一律。政要们排着队用几十种语言将感谢这个词换着花样奉献给地球最勇敢的英雄们,仿佛他们早将捷克维亚公约抛到十万八千里外。雷神穿着托尼多年前送给他的那套红西装,坐在沙发上发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发笑。这件事情似乎更像是某个讽刺家会做的事情,而非一位即将归国的国王。

但是他笑着笑着,手中的酒杯里传来轻轻的滴答声。与此同时他听见一个声音,准确来讲是一阵悲伤难抑的恸哭,像极了一个流浪汉终于失去了最后一枚硬币,流离失所时发出的声音。


雷神茫然地回头四顾,并没有看见任何流浪汉。



在返回新阿斯加德之前,雷神去找了斯特兰奇,好让这个前神经外科医生检查检查自己的颅内结构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的种种症状包括但不限于:表达障碍,情绪失控,极端情感起伏。具体表现则为,当他想表达喜怒哀乐任何一种时,他的肢体语言却会表现相反的行为。虽然神的神经系统与人类的并不完全一致,但是对于雷神现在的精神病症,斯特兰奇至少要负百分之八十的责任。这是因为他们在战后回到的世界线是斯特兰奇一手造成的,在这个世界线上,阿斯加德仍然繁茂兴盛,诸神黄昏从未发生。虽然地球上也比起无限战争后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但这些的的确确比不上一整个星球的失而复得。因此斯特兰奇断定雷神的精神状态是世界线移动造成的恍惚,短期之内——相对而言的短期,大概百年之内,反正他是神嘛——应该会恢复成正常的状态。


“你现在的感觉有点像是灵魂与身体错位。”斯特兰奇说,“打比方来说,你的身体在这里,而你的灵魂——”他向Thor身旁三十英寸的地方指了指,“在这里。假以时日,它们会慢慢地合到一块儿去,就跟你身上被砍出的那些创口一样,它们终究会慢慢愈合的。所以你不用担心,它们在某种程度上…藕断丝连。”

“要是百年之后我没有恢复原状呢?”Thor问道,他知道他该显得关心一点,这毕竟有关他往后的生活。

“这个嘛,我也没有办法。因为百年之后我已经不在这里了,除非我决定成为像她那样的法师……”斯特兰奇没有再说下去。雷神有些疑惑地望着他,有那么一瞬间,他在斯特兰奇脸上望见了与自己同样的神情,那是雷神有时会无意识中显露出来的神情,像是狐狸的露出一节尾巴,裙裾底下藏匿的水晶鞋。雷神仔细观察着那个表情,搜寻着那个词语。


那是怀念。那是一种怀念某人时的神情。



回到故乡后,Thor第一次听到“Loki”这个名字是在半年后。有一天,他在闪电宫附近晃荡,寻找一本母后曾经送给他的书。事实上他从不读书,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母后会送一本书给他当生日礼物。那天他望着悬挂在房间墙上空荡荡的一块木板,突发奇想地意识到——这是一个书架。他应该在这上面摆点书。


于是他在皇宫内四处游走,去遍每一个他有可能掉过东西的角落,厨房,习武厅……最后他发现在闪电宫的旁边有一个空旷的偏殿。说是偏殿其实不太准确,因为它的占地决不算小,甚至可以与闪电宫媲美。但是它的门框已经腐烂生锈,门上的花雕也已经褪色,如同一个杂物间的入口,丝毫不起眼。如果再假以时日,这个没有门把的宫殿门迟早会与墙壁融为一体。


雷神推门而入。他略微震惊地打量着这个地方,才发现这里不只是占地与闪电宫相似,甚至整个格局就是闪电宫的双生子,它的半身。不管是安放门柱的位置,床板摆放的方向,桌椅,帷帐……全部一模一样。而在床的右边,与闪电宫内一模一样的位置上,Thor找到了那块布满灰尘的书架。书架上摆着一本书。

只有那一本。


Thor将它拿起来。这本书显然颇有厚度,Frigga送给他的礼物一向如此,不管是书还是她亲自缝纫的衣服。Thor此刻仔细地瞧着书名上的五个字母,越来越肯定他曾经在中庭见过这本书,并且不止一次。这是某个宗教的教义,由多名据说是先知的古人撰写,但主角描述的都是同一人。他就快想起来这个书名怎么念了。

“圣…”他大声念道:“圣——”


“《圣经》。殿下。”

Thor回过头来,身后站着一个他从小就认识的侍女,此刻已经垂垂老矣。她在仙宫经历过许多,学习过中庭的文化也不足为奇。Thor觉得她可能还知道更多的事情。


“这个地方,”他好奇地询问道,“到底是谁的住所?”

“它属于Loki,您幼年夭折的弟弟。”侍女汇报道,“他死于您年纪尚轻的时候,所以您若是不记得有过他这么一个……”

“他是怎么死的?”Thor打断道。

“事故。跌落彩虹桥。”

“噢,我有印象。”Thor说,“Loki…”他重复咀嚼着这个词语。好奇怪的名字。也许并不是这个名字奇怪,而是这个名字带给他的感觉。当你想到一个名字的时候,你不应该只是回想起这个名字的拼法。像是你提到“树”会想到翠绿的枝桠。他想起Frigga的时候首先会想起她的湖水蓝眼睛与温煦和蔼的微笑,Odin则是使他不怒自威的银色胡须,Hela是冷硬的眉眼与她手中尖锐的漆黑长枪。就连他听到’圣经‘这个词时,第一个想到的是十字架的图像。

而关于这个就住在他宫殿旁边的弟弟,他却什么也想不起来。‘Loki’仿佛就只是四个字母,毫无其它。但是Thor分明认识他,他们还曾经一起学习,一起玩耍,一起战斗……他甚至记得那场事故,是他没能拉住Loki,以至于他不慎跌落彩虹桥。可是他的脸到底是什么样的呢?眼睛的颜色?是跟父母一样都是蓝色的吗?发色是金的吗?声音呢?


“那么,他已经跻身瓦尔哈拉?”回过神时,Thor发现自己已经提出问题。

“您的兄弟…”侍女谨慎地组织着措辞,“他是被抱养的。”

“噢,对了。好像是这样。”Thor仓促地应道,这是因为他的记忆也就位得也十分仓促。就好像他乘坐着一辆中庭列车,而每次等他已经到达了站点好一会儿后,广播才若无其事地宣布站点的名字。


“但您要知道,死亡并不是一切的终点,不只是神族,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侍女说道,她回答的时候,眼睛一直望着Thor手中的书籍。“死是生的对立面,而生却与死平行。”

她离开了。



Thor并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花来阅读,事实上,他就算有空闲的时候,读书也绝不是他的第一选项。然而拿到这本失而复得的礼物之后,Thor曾试着翻阅其中的一小部分。引起他好奇的是,在这整本书中,只有《Exodus》*这一章被绿色的墨笔做了记号。Thor将那一整章读完了。


Exodus的主角是一个叫摩西的先知。他被上帝选中,要带领决心逃离埃及的以色列人们迁往迦南,也就是所谓的应许之地(Promised Land)。那是上帝为他们挑选的旅途终点,在那里,亚伯拉罕的子孙们将幸福健康地繁衍下去,直到耶稣的诞生。


那晚,雷神做了一个梦。


他在一片瀑布下方行走着。他哗哗地趟着水花,踩过水面上浮出的石头,在沟渠之间跳跃着……答案如此明显,他在追逐着一个人。

有人在喊他。至此,那个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哥哥!”

是Loki。Thor福至心灵地想道,是他那面目模糊的弟弟,脸上蒙了纱的神明。他是一个幽灵。

“Loki!”他于是也喊了起来,“Loki!你别跑——等等我,让我看看你!”

“我就在这里,”那个潺潺溪水般悦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哥哥,我在这儿,我哪儿也不去。”

雷神终于追上了他。他穿过水帘,抓住那个浑身湿透的幽灵,雷神的嘴张开了。他的瞳孔扩大,脉搏加速,心脏跳出胸膛。


是他。是他,在这千百年间,雷神怎么能唯独忘了他的身影?他是“日”后面跟着的“月”,他是“南”后面跟着的“北”,也是“无尽”后面跟着的“无穷”,是“死”后面跟着的“亡”,“爱”后面的“情”,“情”后面的“欲”。


他怎么可能是雷神的弟弟?他没有金发也不是蓝眼。但他又怎么可能不是阿斯加德的王子?他姣好眉眼中露出的高傲和不可一世,这使得他只有可能生于皇室。他生来不懂得服从。如今看来,就连死神也不能使他服从。


“怎么可能……”雷神颤抖着嘴唇,仿佛一瞬间变成了一个牙牙学语的两岁小孩。“我竟然把你……?怎么可能……?”


怪不得他丧失了那么多七情六欲。他的情感早就奉献给Loki了,哪里还有多出来的量留给他做正常人?他终于能回想起那些情感了。想到复仇者们,他们带给他的是‘快乐’,想到Frigga,她带给他‘温暖’,想到Odin,他带给他‘勇气’,想到Hela,她带给他‘恐惧’……

而到了Loki,他只能联想到爱。爱。爱。无尽无穷的爱。他身上的一切尽代表着爱,他的明眸皓齿是爱,举手投足是爱,口口声声说的也都是爱。然而他们在一起的千年中,Thor甚至没有一次跟他说过‘我爱你’。


“哥哥,给我一个吻吧。”

水帘下,泪眼朦胧的Loki捧着他的脸说道。


雷神醒了过来。



“我试过在转移世界线之前,把他的相关记忆全部从你脑中删除,以免你的大脑接受不了新的现实,因为新世界里没有他,所有他存在过的证据只是幻影。”斯特兰奇说道,“但是你不肯,你不肯放他走。最后我只好把你对他的部分记忆和感情删除,没想到这直接导致了你对其他事物的情感表达也一致受损。”

雷神此刻则纳闷地打量着他的老朋友,“你怎么衰老得这样快?我才走了多久?”

“少说也有四五年吧。神界与这里的时间流动不一样?”

“…似乎是不一样。”Thor摸着自己的胡子想。他的胡子仍然是短短的深棕色的一层,可是斯特兰奇的胡子已经掺了点白。可是在之前的世界里,神界与人间的时间似乎并无差别。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吾友…”Thor斟酌着开口方式,“你有没有一种方法,能将阿斯加德的世界线扭转,但不影响别的地方的世界线?”

“你要回到他存在的那个世界?可是他已经死了。”

“死对于他来说不是终点。”Thor坚决地说,他发现他在重复侍女对他讲过的话,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了。“他在冥界。只要我去到Helheim,我就一定有办法将他带出来——”

“等一等,你先等等。”斯特兰奇不得不阻断他兀自的滔滔不绝,“我们漏过了最根本的一件事没有讨论。你到底为什么会忽然想起他来?我以为我对你做的记忆改造万无一失。”

雷神沉默不语。

“我梦到他了。”他最后说。

“仅仅如此?”


仅仅如此?什么叫仅仅如此?雷神想道。哪怕只看见他的一片影子,我都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追逐他,得到他,将他至于我的所有宝藏之上。更何况,他在梦里触摸到了Loki真实的灵魂。


“仅仅如此。”他回答道。

“而他让你去找他了?在我看来,凭他的本事就算在冥界里也能过得不错——”

“他让我吻他。”

“……噢。”


“你不明白。”雷神说道,他的情绪毛病好像又上来了,愤怒,悲伤,困惑,还有别的什么一齐撞击着他的神经感知,几乎将他击成碎片。他承受着巨大的撞击,痛苦地组织着语言:“诸神黄昏后,我就是所有阿斯加德人的归处,我去到哪里,哪里就是他们的迦南。而如今,他们不再需要我了,因为他们已经回到阿斯加德。而我,我的迦南仍在别处——Loki,他是我一个人的迦南。”


他喘了口气。他说不下去了。


“我会带你去找他。”斯特兰奇终于开口,“但是我是没办法救他的,凡人无法承担住起死回生的代价。救他的人必须是你,也只有你才可以救他。


哪怕他只留下一片破碎的影子,雷神想。我也要将他拼回完整的样子。



“一个梦。”他说,“我只需要一个梦。”

“亲爱的小王子,”五大主神之一的Oblivion的声音如烟飘散开来,“你付出了你的一切,而你只求我带给他一个梦?”

“是的。一个梦足够。”

“哪怕他看不清你的样子?”

“我说过,哪怕他只看到我的半片影子,他也会赴汤蹈火,成为你的访客。”

“好吧,”名为湮灭的神叹息着飘远了,“只因你的这般自信,我会在梦中奖赏他一个彩色的影子。”



“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雷神越过漆黑的峡谷,跨过灼热的火焰山,趟过浑浊的冥界死水。纵使他是神,也不能阻止他的皮肤在冥界锋利的空气下绽裂,毛细血管都炸开,他被Loki凭空赐给他的磨难压得骨断筋折。但他能怪罪谁?从始至终,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Loki……”他低吟。

“Loki!”他大声呼唤。

“Loki,Loki……Loki!”他嘶吼着。他已经行至了Helheim的最深处,可是哪里都没有回应。他制造出的声响撞在山谷上粉身碎骨,连回音都没能传回来。Thor这时忽然想起了那个在史塔克大厦里听见的流浪汉,那是他自己在哭泣。


“不……”他终于走不动了,他再次像那个想象中的流浪汉一样,蜷曲起身子,躺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仿佛他失去了最后一枚硬币,流离失所,“为什么…?”他质问命运,质问死神,质问Loki。


他合上眼睛,再次做了一个梦。


Loki仍然在瀑布底下。

雷神想要穿过水帘,但一阵烟雾缓缓飘来,在瀑布与他之间形成一道灰色的屏障。它遮住了帘幕后他弟弟的身影。


“你想要什么?”Thor大吼着问Oblivion,试图盖过巨大的水声,“我没有东西可以给你。我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了。”

“不,你仍坐拥许多自由,”Oblivion开口了,他的声音沧茫地覆盖着整个山涧。“比如,你的退路。”

“我来到冥界之时,就没想着能够回去。”雷神疲惫地回答,“我只是想见他一面。”

“但你想要带他回到阿斯加德,不是吗?”

“如果可以的话。”雷神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仿佛他将要大难临头。


“你们无法做到双双还家,”Oblivion的声音忽然清晰起来,“他从来不属于阿斯加德,就像他不属于英灵殿。”

“那他属于哪里?”雷神质问,“难不成是约顿海姆?他生长在阿斯加德!他在那里被哺育,被传授知识,被牵入战争……”他还被爱过。

“他不属于哪个地方。他属于你。”Oblivion说。

Thor困惑了。


“既然他属于我,为何他不能听从我的安排?”


“我亲爱的哥哥,我何时听从过你的安排?”一个声音响起。

在Thor惊讶的注视中,他弟弟的亡灵从瀑布后现身了。即使是一个苍白的鬼魂,他的美仍旧立体得惊心动魄,而他的面貌还是那样矛盾重重,就如他的性格一样。他的乌发中藏着苍白如纸的面颊,泛红的眼眶里装点着翠绿的瞳孔。雷神在梦中见到的也是这样的绿色,只消那一眼,他被封禁的记忆便破窗而出,支撑着他穿过万千世界,跨过死亡的幽谷。


“我属于你。”Loki宣称道,重复Oblivion说过的话。但是不等到Thor露出欣喜,他又接着说了下去,“但是只有你也完全属于我的时候,我才完全属于你。”

“我怎样才算完全属于你?”Thor热泪盈眶,焦急万分地问道,“我拥有的一切,都属于你。”

“我要你丢掉它们。”Loki抛出他的答案,像是抛出唯一的橄榄枝,“哥哥,我要你抛弃所有属于你的一切。家乡,归路,生命,名誉,力量。”他每说一个词,便走近一点。“因为我太卑微,不值得那一切,也因为我太珍贵,你必须要拿你所有的财富来交换。”


Thor迷茫地听着这番话,不敢相信他的弟弟的要价如此昂贵。但是已经太晚了,他已经见到了Loki,他怎么可能空手而归?他怎么可能不用他的全世界去交换?


“好,我接受。”Thor抬手拭去眼角的泪水,“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全部财富。”




Thor从梦中醒来,他的身旁躺着一个人。

雷神并没有坐起来。他轻轻地翻了个身,动作幅度很小。他静静地望着那张失而复得的脸庞,仿佛他可以这样看着Loki一辈子。这时Thor才发现——他自己身上那些穿越刀山火海所带来的伤口统统消失不见。空中漂浮的雾气不再闻起来像硫磺与火,他所置身的地面不再那么崎岖不平,周围也不再是漆黑一片。

他这才发现,他们根本就不在死之国度。

他们在Vomir*。


“Loki,弟弟,”雷神慢慢地将头转回来,而此时Loki的眼睛也已经睁开。“你要不要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我确确实实地死去了,哥哥。”Loki伸出手,摸着Thor的脸颊,“但我死后没有去Helheim,而是被流放到了这里。据说灵魂宝石也曾经在这里,只要等价交换,一切愿望都能在这里成真。”

“那么Oblivion…?”

“他算是这里的主人吧,他很爱将这里披上冥界的幻象,好迷惑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客人。”


Thor闭上眼睛。他的手摸索上来,紧紧抓住了Loki贴他脸上的手腕,像是一只捕兽夹终于捉住了猎物。接着他拉住Loki的身子坐起来。两人胸膛贴着胸膛,肩膀对着肩膀,紧密地贴合在一起。

Thor拉着Loki的手,穿过他们两人之间一点点的缝隙,贴在他的左胸之上。

砰砰。砰砰。

神的心脏仍有力地跳动着。


“你让我付出一切,”雷神贴着弟弟的面颊耳语道,“而我的确付出了。我以为那包括我的生命。”

Loki面带微笑地盯着他。Thor认得这个笑容,在加冕典礼的前一晚,Loki也曾露出过这种笑容。


“哥哥,你这么快就不记得我说的话了吗?”Loki轻声说,“等价交换。这是Vomir的规则。你用你的一切来换我……我则用一切来报答你。”


雷神终于大彻大悟。


“我们的确无法返回你来时的那个阿斯加德了,”Loki继续说,“因为那个地方不曾认可过我,而我也没有认可它。但这并不代表我们要被流放。我们要去一个新的阿斯加德,它建立于诸神黄昏之后,在一个崭新的星球…我们将用你的名字命名它。”

这就是为什么Oblivion说Loki属于他,Thor忽然想到,原来他自己成了一个星球。


“弟弟,”Thor开口了,“所以那个梦……那是你吗?”

“我多么相信你啊,哥哥。一本书,和一个梦,”Loki的微笑中带着泪光,“就让你想起了我。”



他在长长的,金碧辉煌的走廊中大步走着。世上再没有比他的步伐更迷茫的人,也没有比他更坚定的人。


这条走廊让他感到十分熟悉。因为工匠尽量使它还原了仙宫原来的结构设计。周围两旁是高高的金色雕像——不是纯金,当然,他们现在不再有那种执着——而顺着台阶下去后,每隔十几米就是一层白色的帷帐。雷神穿行过层层帷帐,向走廊的尽头走去。


在火焰前,在帷帐后。在台阶上,在水帘下。摩西抵达了迦南,太阳照耀了月亮。无尽遇见了无穷,死遇见亡,爱遇见情,情遇见欲。两瓣灵魂合二为一。


他们拥抱,接吻。他们的其中一个刚从世界尽头归来,而另一个在经历过地狱之后,终又从天堂归来。



-完-


*Exodus: 即《出埃及记》圣经旧约部分中最著名的章节。"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出自圣经,Psalms 23:4

*Vomir:妇联3里面灭霸和Gamora去交换灵魂宝石的地方 加了点私设

*Oblivion(湮灭)在文中很简陋地介绍了一下 他是死亡女神的四个兄弟姐妹之一

*剧情是一边写一边想的所以一堆bug就不要吐槽了吧。我真的爱神兄弟,希望他们能有一个HE


评论(4)

热度(92)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