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巴别塔05(PP AU)

本章爆字数…另外拒绝来自汪酱保护协会的谴责(

 05


“正义?”

“当行之路。”

“未来?”

“无趣。”

“邪恶?”

“其罪可诛。”

“弱者?”

“多如海沙。”

“死亡?”

“必然。”

——“爱情?”

“……。”

 

“我明白了。”吉尔伽美什收回按在言峰头顶的手,从他身上站了起来。“想知晓爱的真身吗?那就跟我来。”

 

***

 

“猎犬1号,呼叫技术总部。”

“成功接通~欢迎来到达芬奇的技术咨询部门~”

“我可是有正事的,李奥纳多。”库丘林握着对讲器压低声音,对总部传来的欢快女声无可奈何,“帮我扫描一下我所在地的生物热源反应。从刚才开始牧羊人1号那边就没消息了,我想知道是不是还有别人在这艘船上。”

“没问题~话说回来库丘林亲,你为什么会和言峰跑到东京湾?刑事科一班现在应该在本部待机吧。”

“这你就要问聪明的监视官大人了,我只是服从他的命令。”库丘林不无讽意地说,“不过,现在杳无音讯的人也是他。”

“啊,扫描完成了。”达芬奇雀跃地喊道。有关两名同事的私自行动,她似乎没有要追究下去的意思。“我现在把3D视图传送给你,不过你也看不懂,所以我会负责解释啦。”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你所在的位置是五楼的观景甲板没错吧?如果按照你所说,牧羊人1号位于七层的主控制室的话……很遗憾我并没有看到那里传来任何热源信号。”

“这不可能,我刚才明明听见那里有动静——”

“先听我说完。主控制室里检测到了类似于电梯的设备,他可能是从那里移动到别的地方去了。要说热源聚集处的话——你可能需要往下找找。”

“你说什么,聚集?”

“怎么了吗?”

库丘林咽了口口水,“我们上船的时候,这里可是一个人的迹象都没有啊。现在你却告诉我,有一群人在这下面开party?”

“可是扫描仪上是这样显示的啊。在负二层,有相当大量的热源集中在那里…”达芬奇的声音严肃起来,“喂喂?库丘林?需不需要我让总部派支援过——”

执行官切断了通信。

 

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这可能是相当危险的困境。但是对于库丘林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言峰已经失联,大概是被热源的其中一人在上面埋伏了,而后被带去负二层的大本营,现在生死不明。如果他作为执行官在此刻大展身手的话,任务完成后他的评级也会更新,说不定能够就此摆脱言峰这个让人不愉快的监视官。之后最好是能安排他跟刑事科二班的远坂凛合作。除了能带带新人以外,有个漂亮的大小姐作为搭档想必也会令人神清气爽许多——

 

这么想着,库丘林已经乘上了电梯。电梯本身的设计十分老式,是那种他只在电影里看到过的闸门式电梯,楼层则用指针显示。不过尽管样式古老,速度丝毫没有受其影响。指针很快走到了最左边的负二层。电梯一阵晃动之后停稳了,外面漆黑一片。库丘林深吸一口气,一手举着Dominator,一手拉开闸门。

 

寂静。一如既往的寂静。闸门的声音在偌大的空间中尤其明显。库丘林把手电筒打开,将它叠在dominator上方,一边扫视着周围一边前进着。

 

作为这艘船最底层的地下室,这里的空间安排似乎有些不太合理。一般这种靠近海面的楼层应该用于存放一些快艇或者摩托汽艇,再不济也应该有救生艇,毕竟这是艘船对于中型游轮来讲客容量偏大,很难想象它上面没有装载任何生存措施。

 

滴答。

有声音;液体的声音。但是库丘林无法分辨那究竟是液体滴在了地面,还是液体融入了其它液体的声音。唯一的办法是追踪它的来源。他握紧dominator,更加慎重地朝声音的方向前进。在他体内,猎犬的细胞蠢蠢欲动,露出獠牙。每到这时库丘林就能感觉到,他生来就该干这个——他就是为此而生的:追捕。为了体验此时此刻的这份危险,这份刺激,这份快感。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从幼时起的犯罪指数就高于200,是先知系统所认定的板上钉钉的潜在犯。他离声源越来越近了。

 

他嗅到了。猎犬在这方面总是很敏感。不会错。那是血的味道。

大量的血。

 

库丘林并未迟疑,同时抬高了手电筒和dominator的枪头。作为执行官,他见过的血腥场面比待在安全区的监视官要多一些,起码不至于当场呕吐。但是这个量…这么浓重的鲜血,这不是什么单纯的谋杀现场,这更像是个——大屠杀。

 

十个人…不,二十个人…三十个。根据留在地上的血液和内脏痕迹判断,整整三十个人。库丘林顺着他们的尸体前进,声音是从前面传过来的。凶手就在这前面。不过他已经隐约知道凶手是谁了。这些人的死法,那个武器……

“牧羊人1号,监视官言峰绮礼。”执行官开口了,“请解释你的行为。”

 

“解释什么?在我看来,这里的证据已经足够明显了吧。”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了。库丘林猛地转头,并瞄准了忽然出现的男人。

“你是谁?”

“他们都是罪人,”男人对库丘林的问题置若罔闻。“言峰执行官杀掉的都是罪大恶极的人,他的裁决是正确的。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库丘林自然注意到了。在那些无法辨认形状的尸体旁边,散落着不少针管。被炸飞的手臂上遍布针眼,且瘦骨嶙峋。这些人都是瘾君子。至于是什么药品的瘾,他不得而知。这个场景实在太过诡异了,他需要更多的证据。而目前唯一对这个状况有说明权的人只有——

 

“言峰?”库丘林提高声音,“你再不给出一个解释的话,我就要联系本部了。我会确保你受到处分的。你听见没有?”

“他听不见的。”刚才的那名男子发笑了,他慢慢踱步到了言峰面前,库丘林的枪口紧随着他移动。不知道为什么,该男子身上显示出的犯罪指数极低,这与库丘林的直感不符。金发男子将手放在言锋的面颊两侧,几乎只隔着一个吻的距离,“他现在只听得见我说的话。”

 

仿佛为了证明他所言为实,男人维持着捧住言峰头部的姿势,倾过身轻声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不到半秒,言峰转过身来,动作僵硬有如机器人。他手中果然握着dominator。

然后他举起它,枪口对准库丘林。

 

可恶。库丘林在心里啐了一口,果然变成这样了。他几乎是在同时将枪口从金发男人身上移开,对准了言峰。机械女声在两人的脑内同时响起。

“瞄准对象:刑事科在职监视官,言峰绮礼。犯罪指数低于50。非执行对象。扳机锁闭。”

“瞄准对象:刑事科在职执行官,库丘林。犯罪指数265,属任意执行对象,保险解除。执行模式:非致命麻醉模式。”

“可恶!”库丘林吼了出来,徒劳地扣动扳机,后者如石块一般纹丝不动。

 

“怎么了绮礼?好好瞄准啊。”金发男子再次行动了,在库丘林惊怒的注视下,他搭上了言峰握住枪身的手,头则搁在言峰的肩膀上。后者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波澜,然后又恢复平静。

枪身的形状改变了。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使用者,库丘林不用猜也知道dominator的评级判定更新了。他甚至知道它说了些什么。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因为那个男人吗?还是因为自己的压力变化?

 

“目标威胁等级判定已更新。执行模式:致命清除模式。请慎重瞄准目标进行清除。”

 

“早知道一开始…就该去申请调职吗。”

库丘林无奈地笑了笑,松开了dominator。他从未如此清晰地意识到,他曾经那么依赖的武器,到头来不过是手里的一块破铜烂铁。身子好重,他该去休息了。

要是能喝上一杯远坂凛泡的咖啡就好了。

 

***

 

“干得不错,绮礼。”吉尔伽美什打了个响指,“醒来吧。奖励的时间到了。”

“吉尔伽美什…”言峰的眼神逐渐恢复清明。他似乎没能理解现状。“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印象中最后的事,就是吉尔伽美什将他领到了一个似乎是集体注射室的地方,里面躺着三十个半昏迷状态的瘾君子。对此吉尔伽美什的解释是,阿瓦隆有许多副作用,而长期使用的后果将是产生瘾性。

言峰皱起眉头,“这就是你所说的爱?”

“看看他们的表情吧。那难道不是沉浸在极乐与幸福中的表情?”吉尔伽美什微笑着,走近了其中一个背靠墙柱的男人。“晚上好阿历克斯,见到你心爱的姑娘了吗?”他转向旁边的老人,“你呢,伊凡?你的女儿怎么样了?“

“我不明白。”言峰说,“阿瓦隆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它与普通的毒品到底有什么区别?”

“事实上,没有任何区别。”吉尔伽美什站起身来,好整以暇地拍拍衣服,“所谓的阿瓦隆其实是海/洛/因与多巴胺*的合成品。除了能让人在保持思考力的同时陷入幻觉状态以外,它基本就是毒品。”

“什么?“言峰忽然感到头痛,他往后退了一步,感到自己步伐虚软,几乎要坐倒在地上。“你是说…它本身没有能够降低犯罪指数的作用?” 

“没错。因为使他们的犯罪指数降低的媒介,其实是我。”吉尔伽美什随意地说,就好像这不是个足以颠覆先知系统的秘密。“阿瓦隆只不过是起辅助作用。它还有一个功能是让服用者的可说服力提高。用心理学家的话讲,就是变得极易于‘催眠’。”

“这简直是异想天开,”言峰质疑道,他按住隐隐作痛的太阳穴,那里面的血管仿佛要跳出他的皮肤,“催眠术——难道人们靠那种东西就能逃过先知的法眼……不,不可能……”

“让我证明一下吧。“吉尔伽美什不以为意,“在我们还在主控制室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你实行了催眠。我向你提出了六个问题,根据你的六个回答,我已经掌控了你脑内的所有活动。你现在之所以还保有部份自我意识,是因为我想让你看清这里发生的一切。之后我会让你暂时离开一段时间,等你再度醒来的时候,我保证你将能找到自己的愿望所在。”

 

言峰环顾四周。

他应该感到作呕,但他没有。其实他在醒来的一瞬间就意识到自己处于一种什么环境之中了,他只是拒绝去理解。他向吉尔伽美什的方向迈出一步,靴子在血池里溅出一圈涟漪。

“你到底为什么让我杀了他们?”他艰难地发问。除掉这么多自己的忠实拥护者,这个男人肯定别有所图。

尽管催眠术已经解除,吉尔伽美什仍然读出了他的想法。“他们本来就是社会的渣滓,来我这里是为了寻找脱离苦海的蜘蛛丝*。调查了全知全能之星这么久,你也应该知道我和制药人从中获取了高利。这些使用者先前固然是道貌岸然的高收入群体,但在长期使用之下难免也会暴露出贪婪懒惰的本性。没有了利用价值的如今,他们的性命于我就如灰尘一样。不,比灰尘还不如。”

“这么说来,我也是被你利用的一环?把我变成共犯就是你的目的?”言峰一只手抓住胸口,他的心脏跳动得太厉害了,让他有些头晕眼花。“发生了这样的大屠杀,我是无法朝刑事公安部包庇这一切的。”

“你已经在用共犯的思维方式思考了不是吗?”吉尔伽美什笑道,他用脚尖点了点旁边一具尸体的头颅,“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屠杀’有一种特殊的气味。”

言峰深深地呼吸。他已经发现了。他的心跳加快不是因为恐惧而心悸,而是因为兴奋而雀跃地跳动。

“可不单单只是血腥味,”吉尔伽美什也走近了他,言峰没有摆出防备的架势;他知道那是无用的。“那是绝望,痛苦,迷茫和无助的味道。你的话一定能闻出来。你在杀死克劳迪娅的时候不就体会过了吗?”

 

言峰猛地伸手,掐住了吉尔伽美什的脖颈。跟在主控制室时不一样,这一次他带有切实的杀意。他要把这个恶魔的颈骨捏碎,喉结扯出来,使他颈动脉里喷洒出来的血变成一个景观喷泉。但是他忘了,吉尔伽美什是一条蛇,而蛇是没有颈骨的;蛇没有弱点。

“你观察了我多久?”言峰咬牙切齿地问。

“久到足够我了解你整个人。”吉尔伽美什嘶嘶地回答他,“不会有人像我这么理解你了。再也不会。你会后悔的。”

言峰松开了手。他是一个指节一个指节松开的,握住过的地方留下了明显的淤青。

“如果你以为这……就是我的愿望,只能说你了解得还不够详细。”言峰说,他似乎已经恢复了冷静,“人只有在出于自我意志而行动的时候才能说是有意义,而你在我无意识的情况下控制了我。我没有任何实感,因为杀了他们的人其实是你。这就好像我并未在试卷上作答,却获得了满分。”

吉尔伽美什有些惊讶地望着他。不过与其说是惊讶,更像是惊喜。他抚平自己还有些红肿的喉咙。“我承认我在这一点上有所失误。因此我改变主意了,这份罪责就由我来代你承担吧。”

 

他替言峰拿起手中的dominator。

“来吧,瞄准我。”

“那是无用的。你是免罪体质者。”

“看来你还不清楚免罪体质的定义。”吉尔伽美什迎着枪口眯缝起眼睛,“先知系统现在是怎么说的?”

 

言峰先是对准吉尔伽美什的左胸部,片刻犹疑之后,他将准头移到了右胸。

“瞄准对象:犯罪指数165,属执行对象。保险解除。执行模式:非致死麻醉模式。请慎重使用。”

言峰惊讶地睁大眼睛。通过他的反应,吉尔伽美什知道自己成功了。

所谓免罪体质,并不单纯是指无法成为潜在犯,而是指能够自由自在操控自身的犯罪指数的人。

 

“为什么不扣动扳机?”吉尔伽美什催促他,“你会为我做这件事的。当我坐着轿子经过偶像商桥时,我会戴着面纱看着你,纳拉波斯,我会看着你的,我还可能对你微笑。看着我,纳拉波斯,看着我。你最清楚不过了,我命令你的事情你都会去做的。”

“我不是叙利亚人,不需要巴比伦公主的垂怜。”

“当然不是,你是施洗者,她深爱的约翰。”吉尔伽美什接着诵道,他的声音穿过空气,穿过甲板,穿过这片血海,最后再到达言峰耳边,振聋发聩。“在我之后更伟大者必将到来。当他来时,孤苦之地必成欢愉。他们必如玫瑰般盛放。盲人之眼必重见天日,聋人之耳必重闻世音。乳儿必敢置手于撒旦的巢穴之上,必将骑领雄狮。”

 

言峰扣下了扳机。

 

 

TBC

 

-多巴胺:一种神经传导物质,用于传递情欲,兴奋,喜悦的脑内分泌物,与上瘾行为有关

-蜘蛛丝:芥川龙之介的短篇《蜘蛛丝》中,一个坠入地狱的恶人生前曾救过一只蜘蛛,于是佛祖垂下一根蜘蛛丝,救他脱离苦海。

-最后两段出自《莎乐美》

-不得不说我看了《屠杀器官》之后深受启发 所以闪现在已经有点像约翰保罗和槙岛圣护和汉尼拔的结合体了…

评论(2)

热度(38)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