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翻译】中田让治x关智一Fate HF访谈节选

原采访by 五所光太郎/Aniplex编辑部

翻译by Lovarious

 

——关于Fate HF第一章,二位是怎么想的呢。

 

中田:我第一次跟ufotable打交道是因为剧场版《空之境界》。当时第一次在首映会上观赏的时候遭受了用言语无法表达的冲击,结束后我在首映会场上鼓掌了。在那之后,Fate系列不断有新的动画出现,游戏也令作品篇幅增长了不少。Heavens feel的剧场版也作为三部曲发表了。剧场版fate的消息令我们十分期待,第一章也没有让我们的期待落空。“这个会成功的”就是我最初对FH的想法。

 

关:我从周围听到了不少良好的(关于fate的)反响呢。观众们对于吉尔伽美什的呼声也增多了,让我觉得这真是个被大家所爱的角色。

 

中田:吉尔是个在各种各样的fate作品里被人所爱的角色呢。

 

——第一章里吉尔伽美什跟言锋绮礼一起登场的戏份有点少,录音现场的事情还记得吗?

 

关:第一章的收录大家其实都是分开的,‘好像老是自己一个人呢’,我当时是这么想的。可能是因为吉尔伽美什王是个孤高的存在,所以我也要一个人孤独地收录吧(笑)。

收录的时候我在想,Heavens feel的吉尔伽美什在教会里或者附近的街道上出现的场景好像变多了。但他一直都是喜欢站在柱子上俯视其他角色的不是吗。

 

——确实是呢。

 

关:吉尔伽美什可能在高的地方会感到比较心情舒畅吧。所以我觉得他在第一章的表现可以说是相当老实了。

 

中田:吉尔的真面貌嘛,果然比起在zero和ubw里面,hf里确实老实得多了。

 

关:以前也听说过樱线的剧情要动画化的消息,那个时候就被告知了吉尔伽美什的戏份非常少。所以,比我想象中的出场要多一些呢。

 

——正如中田先生所说,对于至今看着吉尔伽美什的活跃的我们而言,就算他的戏份很少也仍旧能带来很大的压迫感。至今为止的系列中,关先生有在演技方面格外注意这一点吗?

 

关:我基本上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呢(译者:我就知道)。在游戏里,(吉尔伽美什)变成别的人格的情况也有过,在接受了人格说明的情况下我会努力地去塑造性格。但是在什么指示都没有的情况下,我会跟随着藏在我自己之中的吉尔伽美什的引导来表演。最开始的TV系列的音响监督,辻谷耕史先生曾经对我说,他希望我像‘在希腊神殿之中与星空对话’那样表演。在那之后,我一直保持着那种感觉。

 

——与星空对话,是吗。

 

关:是的。戏剧感十分浓重,我也稍微加了点夸张的成分。

 

中田:吉尔有‘杂种’这样一句很有趣的台词,粉丝的大家也很喜欢被杂种杂种地叫来叫去,也会管他叫‘慢心王’。明明(吉尔)是个傲慢的家伙,却很意外地有些不一样的特点,这一点让人觉得很可爱。

 

关:确实(笑)。Fate/zero的时候也是这样,他偶尔会显露出一些优点呢。比如给浪川(大辅)君饰演的韦伯留了一条生路等等,可能会令大家感到惊奇。

 

中田:毕竟是个王嘛,肯定会有些对人的魅力。

 

关:虽然没怎么出场,但他也是有亲友这种东西的。当他过去的故事展现出来的时候,他对待人的优点和好处想必也会显现出来。

 

——杉山纪彰先生也指出过,第一章中的绮礼在中华料理店吃麻婆豆腐的场景特别令人印象深刻。演绎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

 

中田:在Heavens feel这样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故事里面,要演那样的一个场景还挺难的。绮礼和吉尔伽美什都是坏人,也总是被大家叫做‘邪道’(笑)。所以,他的日常私生活不管在原作中还是在游戏中都是不大现于人前的。从这方面来讲也挺难演的。

 

——原来如此。绮礼和吉尔伽美什作为搭档登场的戏份十分之多,他们之间结下了不可思议的信赖关系,但这层关系又似若有若无。二位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想的呢。

 

中田:果然吉尔是(对于绮礼来说)无法下手的人呢(原文:吃不了的,又可理解为无法被消化)。对付起来可以说是相当困难,一旁的master的意见不理不睬,说的话也完全不听。我们比起master和servant的关系来,其实更像是同一战线的战友,毕竟互相之间的利害关系是一致的。对于吉尔来说,‘比起时臣来讲(绮礼)好像是个更有趣的家伙’。不过,对于绮礼来说,从第四次圣杯战争到第五次圣杯战争之间,(绮礼的)精神和肉体都是因为吉尔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认为使如今的绮礼诞生的元凶正是吉尔。

 

关:我也觉得对于吉尔伽美什来说绮礼同样是无法下手(原文:吃不了)的存在。中田先生演出了一种‘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呢’的神秘气氛,我是这么感觉的。只是,吉尔伽美什总是把周围的人当成傻瓜一样对待,这样的他却格外地听绮礼的话,而且两人也有好好地交谈过。所以,我认为绮礼(对他而言)是十分特别的存在。

 

中田:在fate/zero中,绮礼毕竟跟裸体的吉尔伽美什交谈过了嘛(笑)。

 

关:确实是有那样的场景呢(笑)。吉尔伽美什跟绮礼来往的时间也不短了,而且是唯一一个有好好说过话的对象。不过在fate/zero中,与大冢(明夫)先生饰演的rider的对戏也令我十分印象深刻。

 

中田:展现出了互相的人情温度,那几个场景也非常棒呢。

 

关:其它大部分场景都感觉他在肆意玩弄别人……(笑)。还对川澄(绫子)小姐饰演的saber稍微有点执着。其它时候我基本不记得他有认真地跟别人说过话。

 

——关先生和中田先生对于角色的探索方式似乎并不一样。中田先生对自己以外的角色乃至于作品本身的理解都十分深刻,关先生则更依靠直觉来演绎角色。

 

关:我这么敷衍真是对不起(笑)。

 

中田:不不,我才是劣等生……(笑)。

 

——没有没有,两位都很厉害。将两个角色的演绎方式对照来探讨的方法十分有趣。关先生的话,对待其他的角色也是像这样依靠直觉来饰演的吗?

 

关:‘因为这个角色是这种感觉,所以就这样演好了’—我基本上没有类似这样的计划。根据对作品的把握,作为作品主轴的角色出场时我经常会自发地带动整个现场的气氛,如果不是那样的场合,我就很少会这么做。事实上,把握一起演绎的对手的气氛,还有演之前不要想得太深也是很重要的事。只要把握大概流程,再根据现场的气氛随机应变,我认为这样做就足够了。

 

中田:不管什么时候听到,吉尔筋(这里指关的演绎)真是了不得呢。

 

——正是因为没有刻意去把握一些细节上的东西,才能演绎出与往常一样的吉尔伽美什呢。

 

关:说不定真是这样。吉尔伽美什总是认为自己站在人类的顶点不是吗,他不会去在意一些细微的事情也是这个道理。所以那种他没有反应过来就很惊讶地被打倒了的情节也常常出现。他是不会去考虑‘这种事情也可能发生’的男人。所以,‘只要认为我最强就可以了’基本就是我(演绎他)的路线。

 

——确实。吉尔伽美什的话语是不存在背面的呢(指不存在别的含义)。

 

关:中田先生饰演的绮礼似乎更加擅长制定策略,从这方面来讲的话这两个人是很好的搭档。尽管(吉尔伽美什的)性格十分我行我素,但是如果能好好利用他这一点的话,反而能够比对手棋高一着。

 

——中田先生的话,有没有在Heavens Feel中通过对自身的发掘来创造角色呢?

 

中田:那样做反而会让我感到累赘,因为将我自己的部分演绎进去的话,就不能演出完全的绮礼了(苦笑)。话是这样说,绮礼在fate/zero中被吉尔触发了‘愉悦’的开关,自此觉醒,并与在那之前迷茫的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在饰演他的时候一直有意识到这之间的不同。至于在Heavens feel里面,演绎要求比起之前有了不少余裕,因此我也使用了与至今为止不太一样的更愉快的方法去塑造他的形象。

 

——演绎了这么长时间的角色,能否谈谈各自认为的Fate系列的魅力所在?

 

关:(fate的粉丝)对角色的应援从来没有让我感觉到惰性呢。大概是因为(fate系列的)热度一直没有下去吧。我猜应该也有受手游Fate/Grand Order的影响,即使有些似乎没看过原作动画的人,也会过来跟我说“我在用吉尔伽美什”,“请对我说‘杂种’”之类的,让我觉得作为表演者十分荣幸。只要在面前说上一句话,被这么说的人就会十分高兴。每次当我被要求用吉尔伽美什的口气说些什么的时候,我就觉得‘杂种’这句台词真是太方便了(笑)。

 

——原来如此(笑)。因为这是个很短的词语嘛。

 

关:我认为这还是得归功于游戏设计方刻意筛选了一些有趣的台词的结果。被说‘杂种’就会很开心也是件好事。

 

——最后,请二位对各自在第二章中出彩的部分做一些总结。

 

中田:Heavens feel作为一个冗长的故事的第二章来说,肯定会让大家不失所望的。台本的分量相当厚重噢。作为读过台本的人,我认为后半的故事几乎是在一气呵成的氛围下进行的,而且有许多出乎意料的发展。请大家一定要好好享受这次的剧场版。

 

关:虽然不能透露太多第二章有关吉尔伽美什的内容,但是我认为大家肯定能见到他身上令人意外的一面。我自己在收录的时候也十分惊讶于这次的展开。

 

END

 

-最后的营销我会信就是狗…已经被ufo魔改弄怕了(。

-值得注意的细节:中田叔一直管闪叫‘吉尔’!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连小关都是叫全名呢

-‘与星空对话’,我的耳朵都听出了茧,可是没办法我们关先生就是一个老梗能用四十年的常年性失忆男子

-我第一次搞日文翻译肯定有错误,不用指正我也大概知道哪里错了…这篇只是节选,有些没翻的地方是因为我懒不是因为看漏了,仅供大家参考




评论(11)

热度(252)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