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拉二闪】神谕(美国政坛au)

-东家拉二x政客闪 私设如山

-本章有自行车



吉尔伽美什在一场海滨派对认识奥兹曼迪亚斯。其实他该去白宫晚宴,那晚是他父亲卢加尔班达的正式退休典礼,他作为长子不该缺席。可是他前脚刚迈进车门,梅林只一通电话把他叫走:“拉布什海滩,晚上8点,快来!迦勒底的东家们要在那里齐聚一堂,白宫今晚水泄不通,让基加美修代你去,你父亲会谅解的。”

基加美修是吉尔伽美什的幼弟,两人长得有七分相似,基加美修稍矮,穿衣品味却更张狂。可惜兄弟俩性格不合,基加美修不愿随卢加尔班达在政坛摸爬滚打,跑CIA要了份职位自己另辟别径去了,誓要在国//防与军//火界打出一片天地。


吉尔伽美什对他父亲的职业倒是没什么显著不满,但他并没有子承父业的打算——他早些年虽然对总统之位兴趣颇深,但是自从挚友死于他的一个女政敌一手造成的阴谋后(女政敌名叫伊什塔尔),他便发觉那王座是个高高悬挂的囚笼,远看它仿佛俯视众生,不可一世,实则那上面坐如针毡,且走错一步便粉身碎骨。吉尔伽美什已经出身优渥,不是非得爬到那个位置才能证明他不比父亲差——他在投资界也颇有门路,曾一度身家上亿,如果他当时有选择做下去,进入福布斯富豪榜前十不成问题。只是后来卢加尔班达政策失败,时值内华达州洪水泛滥,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闹得不可开交,没能及时救治。于是卢加尔班达在他第二个任期的最后一年里,为国库亏损了六千万美元和几十条人命。吉尔伽美什动用了大半资产去帮父亲解决燃眉之急,但民调仍然急转直下,后果是卢加尔班达宣布退出三期选举以及向来是环保界领头人物的远坂时辰获胜大选。


言归正传,迦勒底是个知名度横跨全球的私人性质组织,各洲的商业大腕云集,影响力堪比WTO,但高度排外,一年只举办一次晚宴。今年恰好在DC——这也是为什么梅林强烈要求吉尔伽美什前来,这是在卢加尔班达丑闻后为他自己洗正视听,寻找橄榄枝的绝佳良机。


吉尔伽美什懒得换衣服,穿着要去白宫的白色燕尾服大摇大摆莅临了海滨派对,竟然也没人觉出不对来。不一会儿梅林找到他,身边还有亚瑟·潘德拉贡,他新收的实习生。待走近了,梅林拉他来到酒桌僻静的一处,悄声开口道:“你还记得伊什塔尔?”

吉尔伽美什喝了一口调好的潘趣,“记得。”

“她是远坂时辰的女儿,亚瑟查出来她原名叫远坂凛。”

吉尔伽美什默不作声地把酒杯放下了;他担心自己把玻璃捏碎。梅林看在眼里,拍拍他的肩头:“虽然不知道那件事故有多少是她自己的意思,又或者完全是她父亲在操控——但我知道你会想让他下台。”

当然,他知道吉尔伽美什不止想让远坂下台,可能还想让他死。

“我知道你为什么今晚让我来这里了,”吉尔伽美什忽然说,“这不是为了我重入投资界,对吧?这是为了让我重入政坛。”

“阁下英明。”梅林朝远处的侍者招手,“麻烦再给这位先生来杯龙舌兰——”


剩下走链接

没用过AO3的朋友们点proceed


未完 02 戳这里

评论(3)

热度(118)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