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拉二闪】神谕02(现代政坛au)

-本章仍然有拉二闪自行车

-有明显的言金暗示(无车) 



等吉尔伽美什再次想起来奥兹曼迪亚斯这个人,已经是三年后的事情了。这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分别发生了以下事件:远坂时臣支持率上升到百分之七十三;吉尔伽美什拉拢父亲的势力受挫(主要是伊什塔尔在搞鬼);基加美修因为非法滥用军火锒铛入狱。为了把他弄出来,吉尔伽美什又损失了一部分人脉,因此他自己参加下一轮选举基本不可能了。但所幸他还有一个备选人。吉尔伽美什十年前参加一场葬礼时认识了言峰绮礼。


这场葬礼是绮礼的父亲言峰璃正的。言峰璃正是卢加尔班达的旧友,在吉尔伽美什年幼的时候,卢加尔班达曾数次带他去璃正所任职的教堂,因此他极可能见过幼时的绮礼,可他并无印象。这不奇怪,言峰绮礼并不是一个存在感很高的男人。与吉尔伽美什正相反,他常年藏在影子里,和木石一样寡言少语,不过也有一身像木石一样结实的肌肉——据说他本是要到梵蒂冈成为特遣神父的。吉尔伽美什恰巧需要一个这样的影子。


吉尔伽美什正式认识言峰绮礼时还是在那座教堂里。他记错了葬礼时间,比邀请函早到了半个小时。于是他让司机找个地方停车,自己则进入教堂挑了个最舒服的长椅躺下闭目养神。过了一会儿他听见有人在诵经。


但吉尔伽美什很快意识到那并不是什么经文,那是有人在朗读一份演讲稿,而且是一份从用词来看感情真挚,悲伤不已的演讲稿。然而演讲发表者的语调中没有透出一星半点的哀恸之情,他的腔调平板得就和在朗读说明书一样——或者一篇实验报告。总之,没有任何感情流露的迹象。

吉尔伽美什躺不住了。他一手搭在椅背上坐起来,恰好和抬起目光的言峰绮礼对视。


剩下走链接

涉及到政治真是通篇敏感词(


03直通车

评论(1)

热度(83)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