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新月

-此篇为《神谕》的言金only番外 背景为美国政坛au

-恭喜老公获选燃王 我在线表演一个猛男落泪


在言峰十五岁的时候,他当时就读的米兰神学院里曾经发生过一件小事。

欺凌并不是普通学校的专利。只要有一群有自主行动与语言能力的青春期男生,不管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单方面的斗殴施虐就有法子在校园角落萌芽。这与学生们的教材是普通书籍或是圣经没有关系,信奉神明的人与信奉社会的人,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届时言峰算是学生会的二把手;这其实不是什么炙手可热的位置,反而有人避之不及——学生会即是教师们的走狗,在学生们的小党派内是受人歧视的,若是偶尔被人抓住把柄,下场也会比一般人更惨。但言峰不在意这些,他的日常职责只有没收私藏禁书(黄//书和异教书),替牧师抽背诗经章节,协助发放成绩等等。并没有什么额外的好处,就算有,他也视而不见——因此学生会上上下下的人换了几代,唯有他还像棵树似的直挺挺留在原地:别人拔不走他,因为找不出他的把柄。


唯有那么一次,他犯了点小错。有几个看他不爽很久的学生终于找到了契机,想办法把他堵在了卫生间内,但他并不是受虐对象——那个可怜人被不知道哪儿弄来的手铐铐在最中间的便器旁,整个人只能蹲坐着,战战兢兢地缩成一团,身上伤痕累累,显然久经折磨。言峰不记得他进来的时候有见到这么号人物,因此这些人应该是趁他在隔间内解手的时候把这家伙绑了进来,然后在十分钟内摆了这么个仗势。

“让一让,”他对看起来像领头的,靠在厕所正门的高个儿男生说,“我要出去了。”

“来玩个游戏吧,”男生对言峰道,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我们刚刚在打赌,看谁能打断乔诺斯的肋骨。大家都试过了,显然乔诺斯的肋骨不是一般骨头做成的。听说你练过八极拳?”

言峰开始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是。但我看不出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硬邦邦地说。

“就知道你会说这句。”高个儿男生吹了声哨,几个与他差不多体格的小跟班走了上来,围着言峰形成一个圈。“事情是这样的,言峰副会长,今天你们俩只有一个人能不断一根肋骨地走出这个厕所。不是你,就是乔诺斯。”他友善地解释道。“我们当然希望那个人是你。而我的兄弟们又都懒得再碰脏兮兮的乔诺斯了——所以,劳驾?”

“你想让我给他一拳。”言峰得出肯定的结论。

“准确来讲,是揍到他的一半肋骨都断掉为止。”

言峰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几个围住的男生纷纷给他让道,露出一副看热闹的表情。高个儿男生勾勾手,示意其中一个小弟递给他一个方形盒子——那个年代的录像机。他刚插好录像带,还没按下开机键,便抬头看见言峰站定在乔诺斯面前,长鲸吸海似地深深吸入一口气。

然后他运力屈膝,上身摆正,握掌成拳,剑一般挥了出去。


下一秒,乔诺斯已经被生生嵌进墙中,其力度入木三分,撞击使得些许碎石灰从墙上落了下来。与此同时,数截骨骼齐齐断裂的声音充斥了所有在场人的耳朵。

言峰蹲下来,将手帕递到他的受害者嘴边,正好接住后者哇一口吐出的鲜血。他拿另一只手放在乔诺斯肺部掂量了一会儿,随后站起身。

“正好十二根,”他把脏掉的手帕扔在一边,“我可以走了吗?”

没有人回话。于是言峰径直离开了,神情与他来时毫无区别,不悲不喜。



吉尔伽美什心情很好。言峰能看出来。话虽如此,吉尔伽美什本来就是个喜怒分明的人,但别人从来不知道他是为什么高兴又是为什么愤怒。有些人会去妄自猜测,然后莫名其妙地触到逆鳞,下场凄惨。言峰在别的事上也许不算很聪明,但是在应付吉尔伽美什方面已经是个登峰造极级别的高手了:他从不去揣度吉尔伽美什的想法,反正过不了多久吉尔伽美什就会主动告诉他。


“你在应付间桐议员的时候聪明得让我惊讶,”吉尔伽美什一手拔掉红酒塞子,一边提起两只高脚杯,“你是怎么让他信任你的?我听说他很难搞。”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言峰推开盛满的高脚杯,“我刚上任,明天还要出差。”

“动之以情?你吗?”吉尔伽美什喷笑道,“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

他把玩着自己的酒杯,看着里面晃动的液体若有所思。

“话说回来,吉尔伽美什,”言峰双手交握,身体前倾,“我之所以终止那条法案,让间桐雁夜垮台——是因为你的要求。你曾说事成后,你会告诉我这么做的原因。”

“原因?”吉尔伽美什懒散地靠在沙发边沿,翘起腿,“我好像是这么跟你说过。那我告诉你吧绮礼,真相是这其实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

“为了我?”言峰迷茫地重复。但是这说不通啊。

“重要的不是结果,绮礼,是过程。”吉尔伽美什忽然坐起身来,镶金的象牙链随着他的动作叮铃作响,“在这个过程中,难道你没有感受到点什么?”

感受。言峰想道,又是感受。从前老师问他从圣经的篇章中感受到了什么,父亲问他从游历中感受到了什么。但他不能对他们说实话。因为实话是他毫无所感,他的脑海中标着‘感受’的区域下面空白一片,像块贫瘠的沙漠。但是这次,他觉得有哪里与以前不大相同。

“愉悦。”吉尔伽美什提醒道。


哦,对了,愉悦。言峰将不着边际的想法收回来。他想起他哄骗雁夜签下确认书的时候,那份合同上明标着他将放弃一切对“圣杯”计划的操作权,将它的规划全权交予言峰处理。而事实是言峰根本没打算将这个项目进行下去,“圣杯”计划就是个毒瘤,与奥巴马的医保改革一样令人失望,耗费了上百万纳税人的金钱,并且一无所成。但这是间桐雁夜的整个心血,他的大半个人生都耗在这上面,而如果他能再坚持几个月,说不定就成功了。

然而言峰轻而易举地将这一切夺走了。


“绮礼?绮礼——”

言峰猛地回过神来。“怎么了?”他望向吉尔伽美什。

“你在笑。好一会儿了。”

言峰抬手摸上自己的下巴。他惊讶地发现吉尔伽美什所言非虚,他的嘴角都快弯成一个新月了。

“看来你已经清楚我说的话了。”吉尔伽美什兴致盎然地将酒液一口喝尽,而后长出一口气,“你已经找到愉悦的真髓了。介意分享一下吗?”


言峰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伸手拿过酒杯。“你知道间桐雁夜与远坂葵的外遇吗?”

“什么?我不知道。”吉尔伽美什坐直身子。言峰感到了他的兴奋。吉尔伽美什总是乐于发掘趣味。

“远坂葵在与时臣老师结婚之前就认识雁夜了。他们的友谊天长地久,这也是为什么他决定收养时臣的次女樱。”言峰轻抿了一口酒,“但有一个问题,雁夜的父亲间桐䂯砚时常背地里虐待樱,这后来被远坂家发现了,现在他们想收回她,雁夜不同意。其实他实行圣杯计划还有一个原因也是为了樱,樱似乎在间桐家染上了绝症,而圣杯计划资助的对象里包括一家癌症研究所,可以帮助治疗她。”

“那你又是如何说服他放弃的呢?”

“很简单,”言峰清空了最后一点酒精,将杯子放回桌上,“远坂葵。她是他的弱点,也是他的突破点。只要让他知道如果樱死去,葵肯定会埋怨一开始执意把樱送走的时臣,这将导致他们婚姻破裂,使得雁夜重新有机可乘。”

吉尔伽美什满意地笑了。他通透的红瞳锲而不舍地盯着言峰。“然后呢?”

言峰不紧不慢地咽了口口水。“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人们只会相信他们愿意相信的东西。雁夜以为远坂葵爱他,所以他当然觉得她会为了这种事就离开与她厮守了十数年的丈夫。他根本就不了解她,没有人能了解自己的弱点。”

“原来如此。”吉尔伽美什平淡地说。他又开始若有所思地盯着酒杯看了。


言峰忽然感到一种深深,深深的无聊,从他的腹腔内部钻了上来,紧紧扼住了他的喉咙。每个人都应该有弱点,理应如此。而弱点又是什么产生的呢?以他从别人身上得来的经验来看,要么是执念,要么是爱,二者其中之一。但他被排除在外了,只有他。


“你也感受到了吧?”吉尔伽美什忽然问,他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座位,来到言峰面前。“那种无聊的感觉。”

言峰没有回话。他也没有点头,但是他的灵魂已经从他的嘴里,眼睛里,耳鼻里钻了出来,大声嘶吼着同意。而吉尔伽美什看到了。他在那一瞬间看透了言锋的整个灵魂。

“那我们何不找点乐子呢?”


上车点我


“你做过最可怕的事是什么?”

当言峰熄了灯躺回床上时,他听见吉尔伽美什这样问。

他思考了一会儿没应答,结果余光瞥见吉尔伽美什翻了个身:“不会差点掐死我就是你做过最可怕的事了吧?”

“不,”言峰迅速否定。他想了想,但脑子仍然里空白一片。什么是‘可怕的事’?忽然有那么一件小事浮了上来,像一个泡泡终于露出水面。于是他开口,将十五岁时发生在米兰神学院男厕所的事告诉了吉尔伽美什。


“所以你受到处分了吗?”

“没有。尽管那的的确确是我做的,但是他们准备的录像机却没来得及录下我的罪行,所以没有一个老师相信那个受害者。他也不能说那是别的男生们打的——要不然他们回头还得找上他。”

“最后呢?”

“最后,”言峰顿了顿,“由于乔诺斯坚持他的说辞,他被老师判了诽谤,逐出学校。停学两周后,我听别的学生说他在家割腕自杀了。他死的时候肋骨还没长好。”

“那些男生呢?他们还有再找过你吗?”

“他们还是向全校坚持那个说辞——是我打断了乔诺斯的十二根肋骨。没有一个人相信他们。”

“没有一个人?”

“没有一个人。”


黑暗中,吉尔伽美什幽幽地,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言峰的呼吸平缓;在讲述这整件事的时候,他的气息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你其实知道没有人会相信他们,才做的这件事,对不对?”吉尔伽美什问,“以你的力气应该可以单挑他们所有人,你可能会受点伤,但是你会赢。可是你没有,你选择了去打断那个可怜鬼的肋骨。如果你单挑他们所有人,你受的伤就会成为引起老师怀疑的证据,可是选择后者就不会带给你任何风险。”

“我不知道。”言峰平静地说,“我当时没有想这么多。我只是跟着直觉行动。”

“而你的直觉在指引你走向愉悦。”吉尔伽美什接过他的话。“看着那些人哑巴吃黄连的感觉好吗?”


“我不知道。”言峰重复道。

但在黑暗中,他的嘴角弯起了一个新月的弧度。吉尔伽美什看见了,他知道如果将它指出来,那盏新月就消失了。因此他没有那么做。吉尔伽美什倾过身,在那个弧度边上留下了一个吻。

一个祝福。


-完-

评论

热度(84)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