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此世安宁

此世安宁

Chapter. 1

言峰绮礼睁开眼时,原本摊放在膝盖上的文件已经掉了下去。他揉了揉眉头,随后弯身将散落的纸张拾起重新拢回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工作的情况下睡着。说是工作,其实是圣堂教会新分派的任务。言峰重新扫了一眼信息栏,目标是某个盗取了时钟塔机密的魔术师,目前逃窜到了欧洲大陆。
已经是深夜两点,周遭一片寂静。冬木的春天由于去年冬日发生的那场大灾难,自然不可能显得生机盎然。在这样的一片死气沉沉之中,客房的卧室方向却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响动。

“吉尔伽美什?”
他询问道。
然而房内只是传来了模模糊糊的呢喃声,言峰将文件归回桌面上,起身向卧室走去。这几天吉尔伽美什在夜间睡觉时总是不安宁,言峰认为这与他新获得的受肉之身脱不了干系,毕竟可以灵体化的时候他是不必进行这项活动的。虽然后来言峰有提供一些药物,但也只能暂时性地提高一段时间的睡眠效率,半夜两三点时他照样被隔屋吉尔伽美什的响动惊醒。果不其然,走进房间时言峰再次发现了散落在地上的酒瓶,以及其余一些零碎的东西占满了凌乱的房间。
其实真的有必要将这位远古时代的王留在穷乡僻壤的教会吗,言峰再次自省道。尽管圣杯战争已经结束,但难保他们之间的契约会不会引起相互的危害,万一粗心的王在某个地方遭遇了麻烦,连带着自己也跟着倒霉,那可称不上是件愉——

“言峰?”
整个房间被金色照亮着。言峰不得不抬手挡住刺眼的光线,只见吉尔伽美什半卧在床头,右手隐没在巴比伦的财宝之中,似乎在摸索着什么。他的动作并没有因为言峰而停止。
“你在找什么?”言峰皱了皱眉。
“本王从前收藏的一剂灵药,你给的那种药物在本王身上的效用日渐减弱,如今跟普通的糖块没什么区别。”
“那是抗药性。圣杯没有提供这方面的知识吗?”
吉尔伽美什摇摇头,仍然漫无目的地在金色的光圈中摸索着。说起来言峰从未见过吉尔伽美什精神萎靡的模样,他似乎无时无刻都清醒着,永远有奚落嘲讽他人的余力。即使是在这样的深夜,他看起来至多显得有些懒散。这样的他到底会被什么打扰到不能入睡?是黑泥的阻扰,或者只是单纯的噩梦?
“倒是你,言峰,”吉尔伽美什忽然间将兴趣盎然的目光投向他,“每日作息时间规律的神父,在这深更半夜来造访本王是有何贵干?”
“根据圣堂教会的指令,我明天开始需要出趟远门。”言峰顿了顿,组织了一下措辞,“吉尔伽美什,我认为将你单独留在这里不是明智之举。”
金色的光圈瞬间消失了,吉尔伽美什将右臂收回来垂在膝盖上,比之前更加兴致满满地望着他。“这意思是想要本王与你同行?”
“你可以这么理解。”
“地点是?”
“法国,一座名为巴黎的城市。”
“似乎是个繁荣的地方?本王有些印象。”
“有兴趣的话就再好不过了。我回头再找些药给你。”言峰不动声色地结束了对话,他不等吉尔伽美什的回话便打开房门,前脚已经迈了出去。

“如果不是噩梦而是美梦呢?”
门关上的前一瞬,他身后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言峰不禁一震,然而他没有停下脚步,或回头望向此刻微笑着的男人一眼。

***

从云层之上往下俯瞰,耸立在平原中的建筑群仿佛杂乱无章的碎石一般,打乱了造物主的精心设计。言峰将目光投向邻座的吉尔伽美什,后者仍然斜靠在墙旁,透过狭小的飞机窗户向外眺望着。虽然看不见他的眼神,言峰猜想也许维摩那也并不能达到如此的高度。那些建筑群是否在一千年前的高空上望下去也是如此的场景?答案也许只有吉尔伽美什才知道。
“是不是很美?”吉尔伽美什忽然开口。他转回头来看着言峰,瞳孔在外面的夕阳映衬下仿佛火一般燃烧了起来,红得像血。
“你指什么?”言峰迷茫地问。
“外面的景色。”
言峰偏头,再次看了一眼碎石堆般的城市;飞机正在降落,他们离地面没有刚才那么远了,但是仍然——“丑恶得简直无法形容。”他说。
吉尔伽美什摇了摇头,好像他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你只看到了外表,别用眼睛,用心去看。”
与此同时,飞机正在冲破层层云霞,城市的面貌几乎完全地显露了出来,言峰迷离地看着这一幕,建筑群构成的白色的碎石堆仿佛在他的注视下蠕动了起来,像有生命的东西,几乎像是……
“像蝼蚁一样,对吧?巨型的蝼蚁。所谓城市不过是另一群蝼蚁盘踞的地方罢了。多么脆弱,多么美丽,多么……”吉尔伽美什搓了搓指尖,仿佛刚消去了那些微型生物的生命似的,“不堪一击。”
他接着正视着言峰。
“如果这样你都不能欣赏它们的美的话,恐怕你真的是一个无法被情感点燃的男人了,绮礼。”

与在飞机上显出的对旅途的兴奋不同,到达戴高乐机场后吉尔伽美什反而有些兴致缺缺。言峰并没有费心去猜测理由,他知道这是无用之举。所谓伴君如虎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对于天性反复无常的人来说,顺其自然才是最佳对策。所以他在吉尔伽美什提出从今日起暂时分开活动时没有反对,毕竟他们各自来到这里的目的不一,如果吉尔伽美什想要借此欣赏他久违的后花园的景色的话,言峰也无意阻拦。
毕竟他还有任务在身。

于是吉尔伽美什就这么离开了,临走时并没有给出任何联系方式或者要去的目的地名字,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但吉尔伽美什的生存能力是毋庸置疑的,黄金律也永远伴随于身。不如说言峰应该更着心于眼下自己的事情。这次的目标据圣堂教会的情报逃窜到了巴黎市中心的老城区,某种程度上是个观光胜地,因此棘手的地方也变多了,就算是夜间也会有大量的游客出来游览,对于还没有固定住处的在逃魔术师来说很容易混入人群消失,且在室外战斗很难掩人耳目。但是他必定会暂且找个地方隐蔽自己,言峰只需要在他行动之前找到那个所在即可。

“Notre Dame.”司机忽然开口道,带着犹豫的热情。他似乎看出言峰并非一般的游客,但也想不出来他来热闹非凡的塞纳河畔是何打算。Notre Dame正是塞纳河最有名的景点,巴黎圣母院。言峰对着后视镜里司机的眼睛轻轻点头,示意他没有错过这处圣地。事实上,他对这个地方十分熟悉。
这是他第一次遇见克劳迪娅的地方。

巴黎圣母院是个光听名字就能令人感到神圣的地方,而克劳迪娅·奥尔黛西亚也确实是个圣母一般的女人。她出生在意大利一个医术落后的小镇,当时为了寻求更先进的医疗设备而来到相邻的法国,借住在巴黎亲戚的一套房子里,除了定期探访的护士,几乎是独自一人。为了遣散无聊,她时常会来到老城区走动。巴黎圣母院至今也对非天主教徒开放,时常有弥撒定期举行。而十年前,言峰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了病魔缠身的女人。
具体的情景他已经忘记了。言峰并不是一个会擅自与女人搭讪的人,不近女色而免于色欲,多年来他一直完美地遵循圣堂教会的规定,只是这个女人身上疾病与死亡的气息太过浓重,言峰几乎情不自已地被吸引着。想来从那时起他的异常就已经冒出了苗头,但是一直以来他把它藏得太好了,深得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直到……那个魔性英灵的出现。

轿车继续前进着。渐渐地,那座宅邸突破了无边的黑夜,在言峰面前毫无顾忌地显现了出来。克劳迪娅曾经居住的地方与十年前一模一样,一丝都不曾改变。

“你是爱我的。我的死可以证明这一点。”
“恐怕你真的是一个无法被情感点燃的男人。”

克劳迪娅的声音与吉尔伽美什的重合起来。言峰缓缓闭上眼睛,像是要从一场看不见的噩梦中逃离。

TBC

本章注释


-设定是在冬木大火半年后 麻婆还是半开化状态 既不像四次峰那么纯洁也不像五次峰那么腐坏 私心感觉这个时期的麻婆好美味啊 然后闪闪就还是四战的御姐闪(x)的感觉
-言峰亡妻克劳迪娅的背景是我捏造的 基于蘑菇没写明她是在什么情况下遇到了言峰 顺便这篇真的是言金only 不会有其它cp

-02直通车


评论

热度(146)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