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此世安宁05

-前篇

-本章补魔,建议bgm犬屋敷ed《愛を教えてくれた君へ》


Chapter 5

言峰记得那个大火灼烧的夜晚,记得空气中烧焦与腐烂的气息。然而在那片血红的夜幕下一切都是那么迷人,对于他来说,就连尸体也散发着芬芳。因为他终于找到了答案,一个不存在解答过程的答案。


“在此之前,我一直相信世间万事都是存在意义的。”

“在此之前?”

”我是无法爱上他人的。那么像我这样的人,与他人邂逅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人不是为了相爱而相遇的,也可以是为了互相憎恨。”

“不能爱的人,与不知如何去恨的人是相等的。”


言峰从睡梦中醒来。他正坐在克劳迪娅故居中的卧室里,而安躺在床上的正是失去了力量的英灵。言峰仔细端详着吉尔伽美什的睡颜。他想:就是这个。

这个表情。这个从未出现过在吉尔伽美什脸上的表情:虚弱。

他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而言峰第一次注意到一个人清醒与昏迷时竟然可以存在如此的差异。他与克劳迪娅是不一样的,那个女人无论处于什么状态,病入膏肓的气息都如影随形地追随着她,从她的一呼一吸,一举手一投足中透露出来。言峰从来无法忽略她身上的那种气息,这也正是为什么他当初选择了她。

而吉尔伽美什一直都是充满力量的,无论何时何刻,他都不可能也不屑于将软肋现于人前。在他的认知中,软弱是人性的代称,而作为古代神明最杰出的作品,弱点这一概念本身便不可能存在于他身上。


***


起初,周围一片寂静。他在没有边缘的虚无中。


吉尔伽美什试图抬起手,他能感觉到光线打在他的皮肤上,却看不见任何东西。再然后,那光感也渐渐弱去,仿佛他的手不再拥有实体。

不止手。他的四肢百骸,全身的两平方米肌肤,两百多根骨头似乎都不再拥有实体。它们在渐渐褪去,从“存在”这一概念本身褪去。

这时他听见了声音。


“……皮普,我告诉你,我收养她是为了有人爱她;我把她抚养成人,让她受教育,是为了有人爱她;我把她造就成一个完美的女人,就是为了有人爱她,你爱她吧!——她把爱这个词说了一遍又一遍,无疑,这是发自她肺腑的意愿。她一遍又一遍地说着爱这个词,爱已不再是爱,而是恨,是失望,是复仇,是悲惨的死亡。她一声声所说的爱就是一声声的诅咒,即使她用“失望”、“复仇”这一类的词来说,也比不上“爱”这个词更像诅咒。”


……这是英灵殿为了欢迎他而上演的什么戏剧吗?


“你醒了,吉尔伽美什。”一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接着,一本厚实的书被合上的声音。


被提到名字的英灵试图挪动口舌应答,却不得不半途而废。接着他模糊地回想到这并非一个问句。发问者知道他的处境,知道他即将消失的肉体,虚弱的身体状况。

让人恼怒。


身边此人的身份,如今的所在地之类,因为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吉尔伽美什索性放弃了去寻找这些的答案,而渐渐把重心放在刚才的那段故事上。一个称“爱”为诅咒的男人?在他口中,爱甚至比“死亡”“复仇”“绝望”这类词更像一个诅咒。什么样的故事会孕育出这样一个男人?

那股熟悉感又涌了回来。故事中的男人虽然应该与身边这人毫无关联,但在潜意识中,吉尔伽美什知道他们是相似的。


在他思考,又或者是神游的过程中,吉尔伽美什忽然感到打在他手部的光线消失了。但他马上知道这并不是因为光源消失了,而是被遮挡住了。被另一双手。

这双手是温暖的,掌心宽厚,然而表面却凹凸不平,仿佛布满了茧子。是年龄还是武器留下的痕迹,他不得而知。下一秒,手的主人又把于他相同的一个部位贴在了他的面部上——这次是他的嘴唇。

唇齿相接。一些唾液流了进来,吉尔伽美什没有拒绝,不如说他也无力反抗。而当那些液体接触到他口腔内部的一瞬间,他的一大半感官,包括朦胧的视觉,模糊的听觉,拖延传来的触觉,统统失而复得。

他睁开半只眼睛。正好对上了那个无礼至极的男人的一边瞳孔。按照常识来说,大部分人接吻的时候都会将眼睛闭上,然而这个男人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吉尔伽美什却觉得放在这个男人身上,这是一件极其正常的事情,就好像他理应如此,理应让他压着自己这副诸神精心打造的身躯,理应倾听他的叙述,接受他的亲吻,以及……见证他将走向何处。

“绮礼?”


“区区使用了一次宝具就让魔力匮乏到如此地步……这可真是预想之外的事态呢,吉尔伽美什。”

被叫到名字的英灵依然无法回答。通过唾液以及触摸传递的魔力仅够他发出那一句质问,之后再也没留下其它余力。虽然不想承认,但如今的状况下,他只能任凭言峰绮礼摆布。想必这个男人也不会做出什么伤害他的出格举动……不过,吉尔伽美什也不敢下这个担保。

他太了解这个男人了。


上车 补魔戳我


TBC


-*1 所谓的那个故事就是《孤星血泪》,本章中的摘选也是那里面的,另外这个故事的简介在Chapter3提到过

-终章

评论(5)

热度(103)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