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当我谈论永井圭的时候 我在谈论什么

当我谈论永井圭的时候 我在谈论什么


*本篇涉及详细漫画情节 请动画党酌情观看


人间性。自我性。利己性。一提到永井圭,只要是看懂了原作的读者脑海里肯定会蹦出这几个定义。我对永井圭这个角色感兴趣单纯是因为被他的性格所吸引,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喜欢去界定,因为如果现实生活中存在这种人,我未必认同他的处事方法,也绝不会与这种人成为朋友。一谈到永井圭的性格,也许有些人会在永井说出【我从未关心过他人的死活,向来都是逢场作戏】时感到强烈的共鸣,但是我们还远远达不到永井的境界,所以他是谁呢,他到底是什么一种存在呢?永井的性格不扭曲吗?虽然有时会觉得他的行动没什么不对,符合多数人的预期,但未免也太过合理,这是因为他表现出来的合理并不是自然而然的,而是竭力伪装出来的结果(这点跟drrr的龙之峰帝人有点相似)。有些时候永井圭会暴露出一些他与本身性格自相矛盾的事情,举例子讲就是:


当他与佐藤遇到研究人员的时候,永井一开始提出的是”不用杀他们也可以吧”,但随着佐藤的坚持“他们可能有麻醉枪”,永井的建议变成了“那把他们戳瞎或者折断双手如何?”。若是普通人,一般只会选择生杀两者其一,而不会做出永井这样的决定。但是永井却很认真地根据佐藤的意见做出了折衷,这跟他本身的中立立场是有关系的,他认为除他以外的人的利益都次于他本身,除他以外的人众生平等,这样极端的自我中心使他做出了绝对中立的建议,即“使人行动不能”。但不能因此就说永井道德观败坏,因为他一开始提出的也是以不杀人为基准,只是他没有坚持下去罢了。还有经典的认为研究人员已死便见死不救,而发现后者存活又立马赶回来救助,这里的自我矛盾就不多说了,但是他的动机也绝非是像他后面对中野解释的【最大化利用】,当然更不是良心发现。等价回报也不成立。反而,永井在面对研究员问为什么救自己的时候回答“我一直认为别人的事怎样都好,但我就是想救你。”至于真正的原因,永井很可能自己也并不明白。对别人的善意作出反应其实可以算是人类的一种本能,但是永井在潜意识下将这种本能抑制了,这是他打破自我的一个小小的开端。虽然我在另一篇分析里面说过永井是不同于其它故事主角的Static Chracter(从故事的开始到结局性格没有发生改变的角色,与之相对的是dynamic character,即性格因剧情产生了巨大变化的角色),但永井的性格其实也在细枝末节中发生了改变。43话正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永井离开中野时的表情明显动摇,这要是放在二十话以前肯定会被看作ooc,但放在如今的情况下却毫不突兀。永井确实有一点点在改变,但是他自身尚未承认这种变化。


第二个例子是永井圭山村里的遭遇。若是他的道德观与佐藤不相上下的话,被村民怀疑是亚人的时候根本用不着费尽心思扯谎,全员灭口即可。但他的愿望是相安无事地在村子里留下去,于是在这个计划失败了以后,永井仍然选择相信了另一名村民,可是当对方提出要将他交给国家的时候,永井迅速采取了行动,不顾对方的人身安全将车子撞毁。本来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但是随着事态升级,永井最终不得不作出杀人的选择。因为永井的合理其实是相对被动的,整个山村事件之中,他一直是根据事态发展而判断何为优先行动。从一开始的身份暴露(挟持一名村民作为人质),车中谈话破裂(手动造成车祸),到接到北条挟持山中婆婆的电话(将北条灭口并将其伪装成自杀)。永井的改变行动之快基本上令所有人膛目结舌(射杀佐藤那次也是)。这某种程度上影射出其他人对他来说基本等于利用对象,就像他后来与中野说的:人类保安只有一个优点,就是可以快速死去。另外,北条应该是由永井直接杀死的第一人,除去在安保大厦里遭遇的保安人员,这也是他唯一一次故意杀人,所以我并不认为永井为了达成自己的目标谁都可以杀死。虽然永井对他人的生死观本来没有多在意,在自己成为亚人以后更是如此。生死变成了一种可以利用的工具,如果在此基础上还要求他尊敬与自己不相关的人命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但他并非没有尊重人命的时候,只是发生在极少情况下。43话里面的发言绝对是永井人设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不但重新强调提突出了永井圭作为主角身上少见的“利己主义”设定,而且更直白地诠释了他对自我的定义,并且首次对自己的性格提出了类似于”辩解”一类的话。我们来一句一句分析。


“我说过多少遍了,人什么的……时时刻刻,无缘无故地都在被杀啊!”

“就算是突然发生在我眼前,我也不会去假惺惺地逞英雄。”

“我不管佐藤还要杀多少万人,我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这里稍微提个声优梗。想当年夜神月说,这世上就算死去成千上万的罪犯也是不会有人在意的。但是为了自己能够长久地统治这个世界,他连用半截寿命来换死神之眼都不愿意。夜神月跟永井圭不约而同地认为自己的性命才是最宝贵的,最首要的东西,而别人的性命只能算是次要品。他们都很清楚:只要自己的命还在,想做什么都是有机会的。至于他们二人对质量的追求就不尽相同了。永井对做一个统治新世界的神毫无兴趣,他只是想做一个普通人,或许是一个优秀的普通人,虽然现在他显然已经不可能达到这个目标了。


“家里人要死了,我去救一下可以。管他哪儿的什么国家死个几百万人,顶多就是在新闻上看见伤感一下而已。”

“所有人都会对他人性命妄自评判,你也不例外。我只不过是有意识地做了而已,凭什么要来批判我?”


永井的这番话,像是在辩解,实则并不是在为自己开脱。他是把评判他人生死的轻重这件事当成常识来辩证的。但是我们能否认这是人之常情吗?显然不能,这是当今社会十分普遍的一种现象,而永井正是这种现象下产生的一类“极端主义者“。


“人命的价值都是TPO决定的。”

“Forge社长死的时候,你也没说什么啊?为什么平泽死了,你反应就那么大?”


TPO在这里是指Time,place和occasion,即时间地点和事件。像永井先前所说,只有在与我们亲近的人遭遇什么时,我们才会本能地感到悲痛和不甘。中野因为平泽的死忿忿不平,但对Forge社长的死并没有多余的感情,最直观的原因是他们交涉不深,并没有产生任何类似于同伴的感觉。那么永井为什么在这一点上可以置身事外?事实上,他也并没能做到完全的事不关己,永井在这里犯了一个错误。他在评判所有人时,下意识地把自己剔除在外,然而他也没能逃过自己对他人的定义。他终究对平泽四人组的死感到愧疚。如果说先前下决心救研究员时圭的自我观崩坏了一点的话,现在已经崩掉了一角。


最后一件事,让我们来谈谈对永井圭人设的改观。在东野圭吾的《恶意》里面,有一个用来塑造人设的伏笔运用得非常巧妙。以下涉及此书剧透:男主杀死了友人并因此锒铛入狱,但这只是他陷害计划中的第一步,他的第二步是通过误导警察线索,破坏友人作为作家的声誉。但光是一些零散的线索并不足以让警察就此相信死者生前是个强制让男主当影子作家的道德败坏之人,因此在他入狱前递给警察的手札中,男主看似不经意地捏造了一件小事:他在上午拜访友人家时,发现友人毒死了邻居家的猫,只因它经常践踏他家的花园。但就是这处不起眼的暗示,错误地带领警察走向了与真相完全相反的的方向,而认定了死者的生性残暴。

那么在亚人里面,樱井埋下了哪一个看似不起眼的伏笔而让我们下意识地对永井圭的性格做出了最初判断呢?

无非就是摩托车追逐事件了。在摩托车手逐渐逼近的过程中,永井跟海斗都命悬一线,在这种不容许错误判断的情况下,海斗叫永井用声音击退摩托车手。永井先是同意了,然而等他张开嘴将要发声的时候,脑海里突然闪过“如果在这里叫出声的话,那个人会死的吧”。于是因为这一瞬间的耽搁,他与海斗的摩托车被一脚踢下了山崖。一开始看到这里的读者多数会有什么反应呢,“圣母”“白莲花”“懦弱”“又是一个士郎(fsn主人公)”之类的评价占绝大多数。这就是永井圭最初的人设,不仅珍惜人命,而且认为别人的生命远比自己重要,典型的热血漫标配男主。但就是因为这个伏笔,读者才会对之后的剧情发展大惊失色。

配合着永井慧理子断定哥哥是个人渣的分镜,永井圭下意识地说出“死了那就没办法了”的发言。就在那一瞬间,读者对他的人设概念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一直以来都是“如果跟我扯上关系,海也会有危险的”“如果那样做了,那个人有可能会死”的委曲求全的主角,忽然展现了这样的一面。而综合弃研究人员而不顾的行动,观众所得出来的结论,便会认为永井慧理子说的是真相了,所谓的“哥哥是个人渣”。然而这只是樱井重新塑造人设的第一步。在发现研究员还一息尚存之时,永井惊讶之余恼羞成怒地喊道“你还活着啊?!”随后竟返身相救,几乎毫无犹豫,就像刚才他打算越过尸体逃跑一样的坚决。


永井圭真的是个价值观十分有趣的人物,而且越是去分析他就越能发现他性格中的矛盾性。这里再提一个人物作为对比:狮子神皓,出自17年十月新番黑马《犬屋敷》,作者是《杀戮都市》的原作奥浩哉,与亚人一样在讲谈社连载,面向成人观众较多。狮子神皓出场之初就有一段来自他小时候的人设刻画:他说除非是对我很重要的人死了,我是不怎么在乎的。除此之外,狮子神皓也是一个对他人和自己生死观很淡薄的人类,但这种观念似乎是从他变成机械后才形成的,而不是天生如此。再变成机械之后,他通过不停地残杀他人,并观察他人的弥留之际来感受自己生的实感,这个特点则使他的角色摇身一变,朝佐藤,而不是圭的方向发展了,鉴于佐藤也是由在战场中杀死他人来获得快感的异类。


于此,我们可以稍微做一个总结了。所以当我们在谈论永井圭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虽然目前漫画中圭已经有近半年没出过场,堪称最受忽视的热血漫主角了(如果亚人能被称为热血漫的话),但是圭在连载期的成长却是不容忽视的。他的人间性,自我性,利己性,虽不能说在渐渐消退,但他确实也拥有了一些除这些之外的性格。失去同伴的不甘,不能让步的勇敢,不想失败的决心,安保大厦一战后他的自信心虽然跌到谷底,挫折却也让他学会了怎样爬起来。我期待永井圭在接下来的亚人漫画中的成长。如果最终永井圭能从他的先天性格中获得救赎,这个作品中所有的死伤都将被赋予意义。


评论(2)

热度(47)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