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None Like You(迦勒底重逢)

【言金】None LikeYou/无人似你

 

-说好的迦勒底重逢 6k字 

-概述:我 超 喜 欢 看 言 金 打 哑 谜

-私设麻婆在fz复刻中实装 涉及2章剧透 伪拉斯普京真麻婆 言金only

 

赶在尼禄祭的前夕,zero复刻的最后一晚,藤丸终于弹尽粮绝地用呼符叫出了身穿黑衣,头顶五颗星,手夹三条黑键的五星Ruler。玛修连忙扶住差点软倒在地上的藤丸,后者抹了一把虚汗:“太好了,刚刚没看清卡面,我差点以为你是天草四郎。”

“幸会,欢迎来到迦勒底,”站在一旁手持烟斗的男人率先招呼道,“我是福尔摩斯,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这里的第四个五星Ruler了,马卡里神父(*1)。”

“叫我格里高利就可以。”神父微笑道,“以侦探先生的脑力,应该早就猜到我真正的灵基是什么状况了。”

“我们可不敢确定啊,拉斯普京司祭,毕竟你上次做自我介绍之前可是捅了卡多克先生一刀,把他生死不明地带回永久冻土了呢。你应该庆幸我们的迦勒底没有迎来皇女或者萨列里。”

“达芬奇小姐——”玛修尴尬地打圆场,“这里就交给福尔摩斯先生吧?我们还要为尼禄祭做准备呢。”

“对对,走吧!”藤丸推着两个女人往外走,一边回头致意:“神父先生,请原谅我的…呃…招待不周。福尔摩斯先生会为您担当向导的。”

 

“藤丸是否不喜欢我?”

“何出此言?”福尔摩斯吹出一口烟,“御主不讨厌任何来到这里的任何一个从者——尤其是三颗星以上的。”

“那为什么My Room里没有我的房间?”

“咳,”蓝发男人抖了抖烟斗,“那是因为…尼禄祭嘛,暂时要多腾出几个房间用来装素材。无需担心,你的住处御主已经另作安排,接下来正是要前去那里。”

 

“满羁绊从者专区?”神父读出房间门牌。

“我们喜欢管这里叫vip专区,”福尔摩斯解释道,“住在这里的从者都已经功成身退,因此拥有较大的空间自由,有些从者可以直接住在羁绊礼装提供的环境里,像这边的金字塔,或者那边的影之国——”

“或者这座巴比伦宝殿。”

“没错。”福尔摩斯点点头,忽然看向他:“你认识这座宫殿?”

“我见过——”神父耸耸肩,“或者也不能说是见过吧。我曾在某人的梦里见过它。”

“那也算是机缘巧合了,因为御主正好希望你在此处暂居,在my room空出来之前。”

神父微微颔首。“承知了。”

 

神父推开传送口的门扉,熠熠金光顿时布满了视野可见之处。他低头看去,通往不远处的宫殿的路上铺着前人花费数百年精心打磨的黄金地面,只是周遭藤蔓的落叶已经将地面覆盖得丝毫看不出往日光泽。神父心情颇佳地打量了一番这幅环境,才继续往前走去。

鲜少有踏入这座宫殿的人像他一样步伐坚定,目不斜视。九十八,九十九,一百。神父不缓不急地登上了百层台阶的顶端,显露在他面前的是一座玛雅风格建筑的主宫殿,宫殿门口用红木与纯金雕琢,把手则呈龙蛇一般的环形。玛雅人认为,圆才是代表一切生命意义的符号,因为生死必有周期轮回,而玛雅人的前身正是苏美尔人。

“觐见殿下。”神父停在敞开的门前,沉声道。

 

“有何事打扰本王?——若是王哈桑,进来便可。”

神父一步跨进殿堂。“我并非山中老人。”

他仰起头,从穹顶泄漏下来的日光倾刻暴露了他的面容。

 

尽管强烈的光线使得王座上的男人面目不清,但仍能看出他变换了坐姿,摆出一副兴趣颇深的姿势,而他加身的黄金铠甲也随动作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咣咣声。神父不用看也知道,这座宫殿的拥有者脸上此刻是一副怎样的神情。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五星Ruler——”金发的国王用镶嵌了金甲的手套轻敲着王座的边缘,显出回忆的样子,“——拉斯普京司祭?”

“如果您执意以此称呼我的话。”

“不然我应以什么称呼你?”

“曾被您打倒的虫豸的master…”神父一边开口,一边向王座径直走去。在这座巴比伦宝殿于迦勒底现界以来,还从未有人敢做出过这般无礼之举。“抑或是,冬木第五次圣杯战争的监督者,以及第四次圣杯战争监督者的儿子。”

“哦……?”黄金的王眯起眼睛,露出笑意,“这的确是似曾相识的信息。但是还不够详细,为了让本王更好地回想起来,你还需要再详细一些。”

“曾在远坂时臣靡下学习魔法的弟子,其女远坂凛的代理监护人……冬木教会十年间的神父。”

 

神父终于来到了王座脚下,仅隔着几级台阶的距离与不可一世的王相望。他的姿态虽然谦卑,但言语与神情间却尽是大逆不道的笑意,要是这幅场景让其他于此现界的servant瞧见,他们会被英雄王此时显现出来的宽宏大量震惊得目瞪口呆。

“私自接近王座的这份不敬,本王暂且决定免罪于你,”英雄王开口,“更靠近些也无妨。”

“恭敬不如从命。”

 

神父登上了通往王座的台阶。那身黑色法衣的下摆时不时蹭过台阶的缝隙,而王仍然端坐在王座之上,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一手托着尖细的下颚。

“我即是,圣堂教会的代行者……一心为拥抱此世之恶的信徒——”

“这话听起来可跟格里高利司祭的经历有所出入呢。”

 

神父终于站定在巴比伦之王的面前。从他身上投下来的影子似乎把太阳都遮住了,而他的双瞳更是比影子更加漆黑。按理来讲,像这样来到王座前不下跪,甚至还要俯视英雄王的无礼男人在世上可谓绝无仅有。可是更无礼的还在后面,他弯下腰,将嘴唇印在了英雄王的唇上。

 

“现在回想起来了吗?我的王。”

“啊,当然。如此这般恶德的圣职者,我在这天上地下只遇见过一个啊。言峰。”

“何必这么生疏?”言峰的舌头扫过他的上颚,“你只要像以前一样,叫我绮礼就行了,吉尔伽美什。”

 

上车。照例走AO3 打不开点proceed

 

藤丸在走廊中快步走着,她一边走,一边还在嘴里念念有词地重复着几个字,玛修有些跟不上她的步伐,只能隐隐约约听见“种火…圣杯…qp又不够了…”等词语。忽然间前面传来碰撞声,玛修连忙赶上,原来藤丸只顾低着头走路,迎面撞上了格里高利司祭的…胸肌。

 

“哎呀好痛…言峰绮礼??呃不是,格里高利司祭?”

“你好呀,藤丸小姐。”言峰关切地将御主从地面上拉起来,“我想也差不多是时候告诉各位真相了,叫我言峰就可以了。不过你似乎已经知道这一点了呢?’

藤丸支支吾吾:“您说什么?我不知道——”

“说起来,御主,我早些时候从装修处的班杨那里听来一件有趣的事。”言峰继续道,“她说my room里并没有什么用于堆放素材的房间,而材料仓库处的修缮工程正是建给新从者的,且前几天已经竣工。毕竟迦勒底现在是处于从者多,素材少的情况呢。”

藤丸的脸色瞬间惨白。

“您应该知道我要问什么吧,御主?既然我的房间早已备好,为什么迟迟不让我搬入?”

“呃…这个……”藤丸撑不下去了,“夏洛克!救我!”

蓝发的侦探凭空而现。“什么事master?”

“敢情您一直灵体化藏在这里吗!”玛修惊呼。

侦探置若罔闻地转向言峰。“我就觉得你哪里有点奇怪,原来拉斯普京早已离开你的身体了,你现在的灵基是完完全全的言峰绮礼——话说回来master,你想让我做什么?”

“言峰神父想知道为什么她要让你骗他搬去吉尔伽美什的住所。”玛修代答道,考虑到藤丸如龟缩鸵鸟般的现状。

“原来如此,我了解了。”蓝发男人掏出放大镜,“没问题,就让我名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来揭示真相吧!言峰神父,请随我来。”

 

“……这是?”

“如你所见,是吉尔伽美什王的个人礼装储存仓库。这里面全都是藤丸小姐亲自从卡池里挑选出来并赠送给他的独家礼装。”

“让我看看——满破的《钢之锻炼》……满破的《觉醒之前》?还有满破的麻婆豆腐?”

福尔摩斯露出蒙娜丽莎般的微笑。“是的。”

“……所以御主她,其实是?”

“没错。御主她其实是…你和英雄王的忠实粉丝。”

 

言峰放下手中的礼装。“这还真是预想之外的展开呢。藤丸。”

被叫到名字的女生正缩在角落抱头痛哭:“毕竟谁都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一天嘛!谁知道我会被正主抓个现行……”哭到这里,藤丸猛地抬头:“完了,要是被达芬奇小姐知道我这么喜欢她的大仇家,又或者被玛修知道我其实是个超级腐女——”

“请安心,你的秘密在我这里是安全的。”言峰露出了圣职者的微笑,“不过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藤丸战战兢兢地抬起头。

 

“你的专属礼装室里面,肯定摆了满破的《王之陪伴》,《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和《Gilgamesh in NY》吧?”言峰绮礼说道,他的面貌在藤丸眼里逐渐进化成了恶魔一般的模样:“不如把那些全部都转赠给我吧。呐,master?”

 

-完-

 

*1:fgo2.1中,言峰一开始朝迦勒底的自我介绍为‘马卡里神父’

*2:几个礼装大家都知道长什么样吧 可以去废狗灵基一览里对号入座看看

PS.这个master是我本色出演:)

就是很想写言金的“我跨过几个时空几个世界都没有再遇到过像你一样的人”这种史诗般的恋爱感了,相遇就是引力啊二位!!(忽然jo梗

评论(8)

热度(207)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