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太阳之下03(吸血鬼au)

前篇

003 血缘

 

“废墟中的救世主啊,你孕育出了什么样的恶魔?黑衣黑发和黑瞳,鲜血将它的影子染红。”

 

“我是本世纪法力最高强的魔女,”吉露柯说,一手梳弄着粉色的碎发,法杖上的宝石映出她年轻漂亮的脸庞。“你不应该质疑我的预言,即使你是最古老的吸血鬼也一样。”

“不要以为你会点魔法就可以本王面前用那个词,”吉尔伽美什警告她。他倚着魔法作坊的门框边缘,正好站在太阳照不到的那半边。“我希望你能为你的预言提供一点证据。我可不想白白养这个小鬼直到他成年为止。”

 

“给他一次杀人的机会。”

“你说什么?”

粉发魔女在水晶球前坐下,她湛青色的眼睛透过水晶球直视吉尔伽美什:“我说,请你给他一次杀人的机会,什么人都可以。在那之后你自会得到你想要的证据。”

吉尔伽美什嗤笑了一声,在水晶球旁扔下一个黑色的布袋,转身向外走了。吉露柯在他身后喊:“多谢惠顾!”

 

待金发男人走远了,吉露柯打开桌上的布袋,开始清点:恶魔的心脏三只,蛇眼四颗,药草五类…….梅林老师会很高兴的。

 

***

 

绮礼正抱着食材走回宅邸,一群蝙蝠从他头顶上飞过。男孩神色自如地从袋子里掏出一块猪脊生肉,抛向空中。一阵翅膀扇动声过后,那块生肉已不见了踪影,只剩一丝血腥气还停留在空中。蝙蝠们发出满意的吱吱声,越过绮礼朝宅邸处飞去了,当绮礼到达正门时,它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绮礼,回来得真慢。”男孩抬头望去,吉尔伽美什坐在二楼的木制栏杆上,两只腿危险地朝下晃荡着,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尽管绮礼清楚他也是刚刚才归来。

“我去买豆腐了。”

吉尔伽美什露出恶心的神情。“你又要做那种味道奇怪的东洋食物了吗?我警告你——”

“我会注意不让气味散开的。”绮礼说完,抬头往空中嗅了嗅:“那是什么味道?”

“本王的食物。”

“哦。”

绮礼放下食材。以其它蝙蝠为食物的蝙蝠,他曾经在意大利北部见过。小说中也有爱烹煮人类内脏来吃的人。其实这些也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稀奇。

吉尔伽美什注意到了他平淡的反应,微笑地重复他说过的句子:“我会注意不让气味散开的。”

 

那晚绮礼安静地吃完了麻婆豆腐,正准备收拾碗盘时,吉尔伽美什穿着睡袍出现在餐厅一角。他的嘴唇尤其红润,衬得他的脸庞愈加苍白。绮礼不知道为什么,但似乎吉尔伽美什在每次进食之后肤色都会变得更加苍白,仿佛失去的是他自己的生命力。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为什么要进食呢?

“绮礼,”吉尔伽美什斜靠在墙上,若有若无的笑意是他的邀请函,“睡前故事的时间到了。”

 

德古拉一生骁勇善战,在位期间一直与入侵奥斯曼帝国的土耳其军队英勇作战。他曾两次大败敌军,最后战死疆场。德库拉战功卓著,在罗马尼亚人眼中他是一位为抵御外敌的民族英雄。但德古拉性格异常残暴,每每抓获俘虏,都要施以刺刑,即以削尖的木桩立于土中,将敌人刺挂尖端,流血而亡,因此得到了"穿刺公弗拉徳"(Vlad the Impaler)的恶名。

 

“我有个问题。”

吉尔伽美什从书本上方不耐烦地瞥他:“什么?”

绮礼无视了吉尔伽美什的不愉快。“弗拉德三世今年多少岁了?”

“四百来岁吧。你不是上过学?用加减法算算不就知道了。”

“那么…..”绮礼为了直视吉尔伽美什,只好将头稍微仰高,也显出一股平日里身上没有的,孩子的特有稚气来。“那么你呢?”

“让我想想……”吉尔伽美什两眼放空,好像在回忆似的,“可能要乘个二吧?”

天父在上。绮礼心想。他竟然让一个活了快九百年的怪物养着。这个怪物每天早上把他从床上叫醒,给他准备上神学院用的书籍,向他提供用之不竭的财富,每晚给他盖被子。但这个怪物年轻又貌美,就算拿素描笔把他的相貌随便画到宗教手册上,没准会有几百几千的信徒愿意丢盔弃甲地追随他。可他却又一直独来独往,就好像在这世界上不认识第二个人。

 

“老是讲弗拉德的故事多没意思,”吉尔伽美什忽然说,他忽然把厚皮书扔到一边。“穿刺公正生龙活虎地在梵蒂冈作恶呢,我敢肯定将来他的故事几百页都讲不完,而且千篇一律。我们来讲另外一个国王的故事好了。”

绮礼默许了。倒不是说他有拒绝的权利——他才活到九岁,而吉尔伽美什已经九百岁了。

 

掌管美索不达米亚的平原的第三代巴比伦国王被妖言蛊惑,相信了他的长子与一位女神所生出的儿子会杀死他的预言,于是将满月的孙子从高塔上投下。但此时一只雄鹰路过,正好被婴儿砸中,因此缓和了婴儿下坠的跌势。婴儿由此幸存,并被园丁发现,抚养成人。在成年之后,他成功与父亲相认并即位成国王。数年过后,国王蜕变成了暴虐无度的昏君,在他的统治下民不聊生,并在这期间实现了女巫的预言,杀死了祖父。然而,三代国王在死前与冥界女神做了一个交易。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也无法赢过有万神宠爱的孙子,只求在死后不与他相遇。他向冥界女神要求:继承了儿子王位的第五代巴比伦国王永生不得落入冥界。冥界女神明白半人半神无法永生,如若不能落入冥界,便只能在生与死的边界徘徊。她命人秘制了一款药水,由天之公牛的心脏,饮过真正永生药之蛇的蜕皮和数类药草炼制而成。此药水使五代国王不再需要进食,单靠吸食他人生命力便能永生。她将此毒药与国王当时寻找的永生之药对调,国王将其一饮而尽。时光流逝,国王发现了药水的蹊跷之处,他变得对鲜血异常敏感,无法控制自己的虐杀冲动。尽管他最后转为贤君,与冥界女神和解,然而药水并无解药。于是每过一百年,他都会找到本世纪最强大的法师,向他们寻求一个预言——

 

“这个国王,”绮礼打断道,“他到底变成了什么?”

吉尔伽美什没有回答他。他从床上坐起身来,把脚摆下床。在灯光下,他的肌肤仍然散发出珍珠一样的色彩。但是白色的丝绸睡袍马上将他裸露的皮肤遮住,要是没有这暖橙色的灯光,吉尔伽美什简直像一只鬼魂。他卧室里的一只鬼魂。绮礼想到这点,心中却丝毫没有恐怖之感。

 

“该睡觉了。”吉尔伽美什摸了摸他的头发,语气却是冷淡的。“晚安,绮礼。”

“等一等,”男孩说道,这几乎是他本能般的回应。他对答案有一种常人没有的执念。“我想知道后面发生什么了。预言?”

“预言在这个故事中不重要,小鬼。”他又开始叫绮礼小鬼了,“重要的是…仇恨。”

“仇恨?”

“你觉得国王真的变成贤君了吗?”

绮礼低头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只是我的直觉。”

“哼…直觉?”吉尔伽美什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这是个好回答,绮礼。”

“你明天还会继续这个故事吗?”

“谁知道呢,可能吧。”

 

吉尔伽美什熄了灯。在黑暗中,他的背影犹如鬼魅。

他们并没有在之后的任何一天重提这个故事。


TBC

-吉露柯(キルケ)这个角色不是我原创的 是fgo1.5第四章中出现的女巫 粉发青瞳 宝具可以把人变成猪

-国王的故事有借鉴史诗的成分 大部分是编的

评论

热度(42)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