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巴别塔01-03(Psycho Pass AU)

-我终于还是下手了 监视官绮礼x免罪体质闪

 

000

 

“Dominator启动。请慎重使用。瞄准对象:犯罪指数0,非执行对象。扳机锁闭。”


001

 

有烟蒂从执行官的桌上掉了下来,落在巴泽特的老位置上。言峰沉默地看着它把皮质座椅烫出一个小洞,几秒后才出声提醒:“库丘林。”

“啊,抱歉。”被叫到的执行官探出身子,用纸巾将烟蒂拾走了。

办公室里继而又恢复寂静。言峰没有回到手头的工作中,反而注视着椅子上被烟丝烧出的洞,露出来的海绵颜色焦黑,轮廓参差不齐,像一块难看的伤疤。

像那天他们在巴泽特身上看见的伤疤。

 

三天前,一起蓄意谋杀案震惊了整个刑事公安部。首席监视官兼模范警长巴泽特·马克雷米斯被抛尸在公安部门口。她被发现的时候是一具面目全非的无头尸。更准确地说,尽管皮肤与五官还藕断丝连地留在脖颈上,但脑部几乎被全部切除。横截面基本无出血,显然是死后才被分离。胸腔处的缺口是她的致命伤,像是被人用手伸进去握住了心脏。

由于死亡是一瞬间的事,因此她的表情也还固定在那一刻——迷茫,惊惧,还有一些言峰无法读懂的情绪。

 

嫌疑人的范围很快锁定了——巴泽特生前负责调查的主案件只有一项,是一个名为「全知全能之星」的邪/教组织。该组织自称为医术研究协会,虽说名不符实,但是协会内确实流通着一种成员间普遍使用的违禁药物“阿瓦隆”。该药物含有某种未知的脑组织成分,可以使服用者在一周内无法被先知系统演算出真正的犯罪指数。就连犯罪指数高达500的危险分子也能显示出50-100的普通数值,对公安部的案件执行造成了极大妨碍。此前已经有数名连环凶手逃出法网,正是因为阿瓦隆的存在。

 

毫无疑问,杀死巴泽特的人肯定与全知全能之星脱不了干系。可是这个协会的成员面貌极其神秘,先不论每个成员的身份,线下聚会也从未被逮到蛛丝马迹。然而阿瓦隆的传播速度极快,整个协会几乎是滴水不漏地运转着,令近年来的刑事公安部极为头痛。但是自从巴泽特在一周前逮捕了一名使用过阿瓦隆的谋杀犯之后,似乎掌握了一些探明协会据点的重要线索。然而巴泽特在那之后的单独行动使得她尚未来得及将线索公布就已遭害。这使得案件陷入了难以脱身的瓶颈,而接手这起案件的便是生前深受她信赖的言峰绮礼,她随行的执行官库丘林也移交给了暂时没有执行官的言峰。

 

库丘林和言峰一直不太对头。不如说,言锋从未曾和任何人对得上头。然而按照先知系统的判定,言峰是一个天生就适合这份工作的人,从出生起他的犯罪指数就一直保持在30上下,最高的波动指数也未曾超过60。因此一从学校毕业他就进入了公安部,与其他对于残暴的凶杀现场和死状可怖的尸体要经过心理治疗才能调整过来的新人不同,言峰似乎马上就适应了这样的环境。因此在调查人人扼腕的巴泽特案件的过程中,他找到了相对明显的线索:巴泽特是极少数在脑部植入了公安部追踪器的监视官。不管犯人是为了实验还是威慑目的移除她的脑部,追踪器显示出的位置极有可能跟作案现场有关联。然而这一点被大多数案件小组成员驳回。他们认为「全知全能之星」的人不止手段残忍,还聪明绝顶,不可能没有发现她脑部中的追踪器。

 

言锋再次探访停尸间的时候,被告知巴泽特的亲属要求在近日火化尸体,以便下葬。这是他寻找巴泽特所留下线索的最后一次机会。言锋端详着昔日上司的面容,不由得想起了她死亡瞬间定格在眼里的情绪。茫然,恐惧,以及他当时没能读懂的第三种情感,那肯定是找到凶手的至关重要的一节。也许他就要触碰到它了。言锋的余光扫过她脑部的横截面,忽然有种预感:当他知晓答案时,那个答案定会带他走向毁灭。

 

他将尸体推入停尸柜。在合上冰冷的柜门之前,言锋忽然听见了一阵笑声。他猛地回头,停尸房中只有他一人。而当他再次转过身时,才领悟到笑声是从身前传来的。

 

他同时还领悟到了另一件事——巴泽特死前感到的最后一种情绪,是喜悦。

 

那是唯一一种言峰绮礼自出生以来从未体验过的情感。

 

002          

             

“他在哪里?他的憎恨之杯现在溢满了。他在哪里?他身穿银袍,会在某天死于众目睽睽之下。告诉他站出来。他也许能听见在荒野呼唤的人的声音,能听见叫在王宫里呼叫的人的声音。众声众欲将他迷惑。”

“是《莎乐美》里的约翰吧。”

“殉道者总是吸引人的,不是吗?尤其是逝去的那一瞬间,灵魂会散发出连太阳都不能比拟的勇敢光辉。”

“看来你已经找到新的目标了?”

“啊,是个非常有趣的男人。”金发男人从沙发上站起来,仰头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随后发出满足的叹息声。“我已经在鱼钩上挂了诱饵。想必不出数日,他就会出现在这里吧。”

“我也有幸参与这场游戏吗?”

“当然不,他是我一个人的猎物。”男人笑了起来。“阿瓦隆的进展怎么样了?”

“按照计划,最后一批成品今日就会送到。”

“很好。作为奖励,我虽然想赐予你留下观赏接下来这出戏剧的权力——但恐怕捕捉这次猎物的代价是我将会消失一段时间。因此在这期间,协会就是你的舞台了,梅林。”

“这还真是让人受宠若惊。但是比起台上的演员,我更乐意做个观客。”梅林注视着他离去的方向。“那么吉尔伽美什,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被称作吉尔伽美什的男人打开舱门。海风从他身后吹进来。月光此时刚刚升起,突破了云层,露出一个完整的圆。

“当然是等我尽兴为止。”

当海风再次吹来时,他已经消失在了夜色里。

 

003

 

天花板上掉下来一只蜘蛛,它的网在半空中破开了,在空调的吹拂下有如残烛一般抖动。言锋越过它的躯壳注视着电脑显示屏中的一个红点,它身后错综复杂的黑线代表着东京地图。而此时红点正在快速地,规律性地移动着,位于东京湾。

那是藏在巴泽特脑部中的追踪器。

 

“你盯着它快有三天了。”库丘林提醒道。“找出什么了吗?”

“我一直在等它靠岸,然而它似乎没有这个打算。”

“那是艘船?”

“不。是个陷阱。”

“船上能有什么陷阱?除非他们觉得警察都不会游泳。”

 

库丘林不会明白的。言锋暗想,这是个陷阱,而且是个专门针对他所设下的陷阱,为了试探他会不会自投罗网。因为知道巴泽特在脑部安装了追踪器的人极少,据言峰所知,很可能只有他一个人。他倒是希望巴泽特的头颅只是被埋在了位于运输船的某个水泥桶中,如若不然的话,事情可能要变得棘手起来了。

 

“带上你的港口通行证,”言锋说,“十分钟后在车上等我。不要惊动其他人。”

库丘林诧异地挑眉,“你打算背着他们行动?”

“如果这真的是陷阱的话,牺牲必须降到最小。”

“那你就一个人去啊,”执行官小声嘟囔道,“算啦,我开玩笑的。巴泽特一定也会希望能够早点安息吧。”

 

人死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安息了。言锋想。人从死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会再思考,不会再去祈望任何事了。但是如果活着的人没有需要实现的愿望,跟死去又有什么区别呢。如果心中有了实现梦想的觉悟,自然也就不再畏惧死亡。对方是否也料到了这一点呢?料到言锋为了寻找自己的愿望,甘愿自投罗网。

 

言锋将左手按在掌纹解锁器上:“监视官言峰绮礼。请求携带A级武器许可。”

“认证通过。”

保险箱内部喷出白汽,像燕式战斗机的舱口一样缓缓打开。言锋从里面抓出两把dominator,扔了一把给库丘林。后者单手接过:“你知道当dominator瞄准敌人的一瞬间我们的行动就会暴露给先知系统吧?”

“前提是这里真的藏有高犯罪指数的危险份子,”言锋面无表情,“不过那么一来,我们的行动也就有了意义。”

库丘林嗤笑了一声,“比起这种钓鱼行动,我还是比较喜欢字面意义上的钓鱼。”

 

言锋不置可否。他仰起头,东京湾的空气寒冷而潮湿,些许海风吹动着他面前的中型游艇上挂着的黄色旗帜。话说回来,这整艘游艇的船身也几乎全是金黄色,唯有一些缝隙处涂的是荧光绿色,使它即使在夜色下也熠熠生辉。言锋很难想象这样张狂的配色会出于任何一个游艇设计师之手,甚至细看之下,整艘船的舱舷设计也不符合一般的游艇,船身两头不自然的突起使它看起来更像一架飞机——海上交通部绝不可能给这样一艘船签批通行证。

 

言锋将公安汽艇的钥匙拔了出来。说实话,他很想就这么把库丘林留在汽艇上,因为他着实不擅长执行任何具合作性的任务——这也是为什么公安部迟迟未给他安排执行官,直到巴泽特的监视官位置空出来为止。

很明显,库丘林也看出了他的迟疑,“我们分头走?”

“你先上首层甲板,把位置报告给我,”言锋略加思索后说道,“我试着潜入主控制室。有发现的话我会申请支援。”

库丘林草草点头,很快就顺着梯子消失在了甲板层。

 

夜幕完全降临。船上静得不可思议,虽说还在汽艇上时言峰就注意到游艇里几乎没有灯光,但正常的游艇就算关掉了引擎也不可能静得如此出奇,偌大的空间里总会有点杂音。但这艘金光闪闪的,嘉年华邮轮一般的游艇此刻仿佛一艘鬼船。三个小时前它从东京湾出发,停在了接近太平洋公海区的海域。几乎像是在静候贵客的来临。

 

言峰停在主控制室前。这里的门廊装饰得极其华丽,扳手上甚至镶嵌了与船身同色的雕花,花纹顶端是一颗六芒星。言峰忽然想起了「全知全能之星」的标志。本来,“全知全能”这一名称就是对先知系统的一种挑衅。据说它的六芒星的每个角分别代表着人类的六种智慧,当然也包括通读过去和预知未来的能力。换句话说,六芒星正是‘千里眼’的具现。

 

这只千里眼的构造十分巧妙,言峰不由得伸出一只手,摹绘着那个图案。这时他的通信器响了起来,是库丘林的声音:“我把五六层巡遍了,甲板上一个人也没有。但是…”他忽然压低了声音,“我刚刚看到主控制室里闪过人影,不过里面没有开灯,可能是我的错觉。你那边——”

 

正在这时,言峰感到自己的指尖似乎触碰到了什么机关,雕花的内部传来咔嚓一声,有什么机械运行了起来。言峰一把抽出dominator,疾速后退。然而他预想中的爆炸没有发生,那扇门只是打开了。

 

吱呀。

 

在黑暗中屏息凝神可以说是人的本能。在黑森林中第一个亮出火炬的人总是必死无疑。但言峰仍能听见自己不由自主发出的粗重喘息声。他感觉到了,他感觉到了这个空间里的另一个存在。那是这艘幽灵船上唯一的生灵。

 

言锋绮礼进入公安刑事部五年,在那之前接受过三年的身体训练。现年二十八岁。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抛弃过一个两岁的女儿。他训练有素,曾经在距离目标五百米的地方用远程dominator命中过目标头部,也曾在地下街独自暗杀过十几个不法分子。他出生时的犯罪指数是32,此后从未超过65,色相是天蓝色。他经历过直升机的引擎爆炸,经历过悬崖边上的游击队,经历过剥皮拆骨的严刑拷打。但他此刻握住dominator的手居然在颤抖。他的目标既不魁梧,也不雄壮,身上丝毫未携带任何武器,却悠然自得地靠在窗户边上,仿佛那是他的王座。

 

“Dominator启动。”机械女声说话了。“请慎重使用。瞄准对象:犯罪指数0,非执行对象。扳机锁闭。”

 

生灵也说话了。

 

“约翰啊,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睛?”他带着笑意,红瞳在月光中一眨一眨,“睁开眼睛看着我吧,如果你看到我,你一定会爱上我。爱的神秘比死亡的神秘更伟大。”*

 


TBC


-*两段节选均出自《莎乐美》

-思前想后还是把abo给去掉了 我发现我一写言金总是无法控制地要写他们上床 这个习惯真的要改改(不是我搞言金 是言金搞我!


评论(4)

热度(70)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