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言金】巴别塔06

-越写越觉得迫真神经病闪真好吃 crazy crazy

06

 

“巴别塔——先知系统建立以后,隶属于厚生劳动省的唯一一座监狱。这座百层塔内仅收容犯罪指数150-250的中度犯罪分子,即为被系统判定尚有改良余地,因此给予他们性命与宽容的罪人。塔内的监控设施与街头扫描器不同,可以对个人实施二十四小时的实时犯罪指数监控,并汇报于公安执行部。每日将派遣专家进行集体或单独心理疏导,比如像现在这样。”

远坂时臣顿了顿。他不清楚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否把他说的话都听进去了。就在他准备继续发言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囚犯忽然开口了。

“这么一个地方,竟然以圣经中古巴比伦人试图打造的通天塔为名,真是天大的讽刺。”吉尔伽美什抬起了头,视线却透过了时臣,直直望向他身后全息投影的夜景。“但在我看来,你可不像是那种专家。”

“你是对的,我并非治疗师的一员。本想再隐瞒一阵子的,可惜在前心理治疗师的面前确实会露出马脚。”男人站起身来,对玻璃对面的罪犯做出一个微微欠身的动作。“我是厚生省现任公安局长远坂时臣。但我此刻代表一个更为有名的团体而来。你想必也是认识的,毕竟它在当今的社会中小有名气。”

吉尔伽美什以指尖轻叩桌面。他的目光终于从夜景聚焦到了这个自诩谦卑的男人身上。

“作为‘先知系统’的一员——我们希望能与你进行一场对双方都有益的谈话。”

 

***

言峰抬头仰望玻璃建筑的顶棚。上一次他拜访Sanctuary治疗所的时候是四年前。他带着尚在襁褓之中的卡莲,寻找一个愿意接手出生时犯罪指数就超过200的女婴的治疗师。他依稀记得在一群沉默的医生中只有一个男人站了出来,他抱过卡莲,夸赞她的银发让他想起一种花朵。他随后问及姓氏,言峰道:奥尔黛西亚。她叫卡莲•奥尔黛西亚。那个医生透过金边眼镜朝他微笑。紫阳花。他说,好名字。那时候阳光从Sanctuary的圆形玻璃顶棚洒下来,卡莲的金眸和医生的头发在光照之下熠熠生辉,而言峰默默地站在影子里。如今他站在同样的位置,这里却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圣殿’的时间仿佛是静止的,从未流动过。

 

“是公安局的监视官吗?如果是来询问病人的话,恐怕我们已经过了接待访客的时间…”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银发男人从门后走了出来,在见到言峰的那一刻却顿住了。“言峰绮礼?”

“我们见过吗?”言峰皱起眉头。

“不。”男人在一瞬间又恢复了神色自若,并露出一个微笑。他朝言峰伸出手,“只是碰巧认识你的女儿。我是梅林,目前Sanctuary的全职心理治疗师之一。”

“事实上,”言峰并没有伸出手去回握,“我不是来这里询问病人的。我是来找你的。关于这里的前任治疗师,你的同事吉尔伽美什,我有一些疑问。”

 

***

“你拥有十分出色的潜质,这项特质非常人所持。我相信你明白我们在说什么。”

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并未作声。

时臣只得当作这是默认。他继续道:“天草四郎,杀生院祈荒,雨生龙之介……你对这些名字有印象吗?”

“都是些大名鼎鼎的杀人犯或者恶劣案件主使呢。公安部为了抓捕他们费了不少心思吧?”

“确实。”时臣承认道,“不过这些努力最终都是值得的。因为他们身上有这个价值——和你一样的价值。”

吉尔伽美什几乎是在一瞬间明白了这句话的用意,比他预想的还要快。于是远坂时臣等着他的回应,等着他低下那颗高贵的头颅并为自己的性命做出妥协。但是半晌过后,金发男人只是露出了震怒的神色。

“你们…怎么敢把我和那些懦夫相提并论?”

 

***

“他是个称职的治疗师吗?”

“大多数时候不是。”梅林回答,他的直白让言峰有些惊讶。“如果你见过他的话应该会明白,以吉尔伽美什的性格是很难胜任这类具有援助精神的职业的。事实上,如果我没有为他的职业心理评估做担保,他根本没办法在这里任职。”

“那你为什么要为他做担保?冒着丢掉饭碗的风险?”

“他有种超乎常人的直觉。”梅林似乎是深思熟虑后才给出了这个答案,“这种直觉有时候对于解除患者的心病是十分有效的。尤其是那些罹患自我否定焦虑症多年的病人,我们许多治疗师花费几年心思也没有治好的患者,他能够在一夜之间让他们恢复正常。”

言峰回想起了他们那晚的谈话。梅林所说应该不假。吉尔伽美什具有能够一瞬间看透他人灵魂的能力,这项能力既然能带来毁灭性的力量,当然也能够救人于绝望之中。

 

***

“我不认为他们是懦夫。首先,他们和你一样是免罪体质者。其次,他们无一例外已经加入了先知系统。如果你希望的话,我现在就能让他们与你对话。”

吉尔伽美什嗤笑了一声。“没有那个必要。”

远坂时臣并未气馁,“我能听听具体的原因吗?”

“我只是单纯对成为这个世界的审判者没有兴趣罢了。我用自己的方法裁决人类就已经足够了,不需要别人的认可或者协助。”吉尔伽美什又开始注视着夜景了,“还有,先知系统的真面目竟然是这么无聊的东西,实在是让我大失所望。”

“无聊?”时臣重复道。他有点无法理解。先知系统可以用很多贬义词来形容,但是从来没有人说过它是个无聊的设计。

 

***

“最后一个问题,”言峰问,“他为什么离开了这里?是自愿还是被迫?”

“两者皆有吧。”梅林道,“可能是这里终于也让他感到无聊了,而他觉得无聊的东西没有存在的价值。从这方面来讲,他是自愿离开的。”

“那被迫一说?”

“他在离开之前,擅自洗脑了数名由他主治的病人,让他们的行为严重失控,甚至有其他病人和医生因此而死。自那之后Sanctuary就申请了他的逮捕令,但他从来没有被街头扫描器判别出非正常的犯罪指数,因此很难在境内被通缉。”

言峰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他已经被抓住了。目前收容于巴别塔。”

“真的吗?”梅林惊讶道,有些许夸张的成分,“他是被谁抓到的?”

“我。罪名是私自创造非法赢利组织和危险思想煽动罪,这些你应该有所耳闻。”

“我不敢说我了解多少。毕竟,他离开Sanctuary之后我们就很少见面了。”

言峰盯着银发男人。好一个骗子,他心想,在维摩那离港之前,监视录像拍到的最后一个与吉尔伽美什会面的人就是梅林。不过那不能说明什么,这也不足以成为逮捕证据。

“对了言峰监视官,”梅林突兀地说,“有件事情,我想你应该有权利知道一下。”

“什么事?”

“吉尔伽美什洗脑的病人里面,有你的女儿卡莲。她曾经是最信任他的病人之一。”

 

***

“如果有什么能让你改变你的想法的提案,我们会尽量满足。不过你不可以离开巴别塔,这是我们的底线。”远坂时臣站起身来,身后的守卫随着他的动作变换了位置。

“因为很难再有像这样抓住我的机会了,对吗?”吉尔伽美什睥睨了他一眼,“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见言峰绮礼一面。”

“关于这件事,言峰监视官的精神判定自那次事件以来呈下滑趋势,色相也浑浊了。听说你在Sanctuary担任治疗师的时候很擅长医治这种类型的病人,如果你能为他身上的病根做些解答的话那就再好不过。”

“我不能去为他寻找不存在的答案。”

“你说什么?”

“什么都没有。”吉尔伽美什将双手枕在脑后。“我累了。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吧。”

 

***

言峰还来不及对梅林提供的信息做出什么反应的时候,腕上的全息传呼机就发出了一段投影。屏幕上赫然是现任公安部执行局局长远坂时臣,言峰还在警校的时候,远坂曾担任过他的导师一段时间。

“时臣老师?”

“绮礼,后天的下午四点,请你来巴别塔一趟。”

言峰颔首。“明白了。”

“谢谢。有劳了。这次的案子你是头号功臣。等有机会的时候执行部必定会予你重赏。”

“属下应做的事。无需多谢。”

对方切断了通话。

 

言峰放下手臂,忽然发现梅林的视线仍停留在他身上。“怎么了?”

“没有。就是觉得你这个人很有趣而已。对友好的旧识上司如此言听计从,一句多余的问题都没有,却又对晋升之类的惠利不感兴趣。你秉持这样的态度到底想得到什么呢?”

言峰皱了皱眉,“不要拿心理治疗师的那一套分析我。已经有人这么做过了,下场并不好。”

梅林笑着摆了摆手。“不好意思,职业病。说起来,巴别塔不就是吉尔伽美什被关押的地方吗?公安局长亲自要求你去拜访那里,这其中的原因我可会好好探究一番。”

言峰没有回答,但他知道梅林是对的。吉尔伽美什身上的谜团还有太多没有解开,如果就这么放任执行局将他处决的话,言峰就再也没有机会得知他将先知系统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秘密了。

 

“你要怎么做?”

 在言峰的面前,透过玻璃照射的阳光之下,那个金发的医生又出现了。他缓缓摘下口罩,露出吉尔伽美什的脸。他笑着问:你要怎么做?仿佛dominator一般,这是只有言峰能听见的声音。


“我要见一见我的女儿。”他说。

他终于明白了,这是吉尔伽美什给他留下的拼图。而他的秘密一定藏在那里。

 

TBC

-我好烦 本来只想写个中短篇爽一爽的结果又写了这么长 争取三章内完结

-最近补了杀死伊芙 我又想开杀手paro新坑了怎么办

评论

热度(49)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