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锤基】Treasure Hunt/完璧归赵 02

-请小心挡风玻璃

-有Grandmaster/Loki 其余预警见前篇 

-介于上一次更是两个月前不论如何都请看一下前篇(...)


02. 黄金国的婚礼


“殿下!——殿下,请留步!”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喊道。

如果您正漫步在埃尔多拉多金闪闪的护城河边,便有幸见证这怪诞离奇的一幕。一个身长近七尺的男人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但不知怎么地显得有些犹疑。在他身后是一个身高不及前者一半的矮人,可以看出是埃尔多拉多本国的居民,甚至是一个有官吏地位的使臣,正磕磕绊绊地试图追赶上前面这位身份尊贵的来客。这可不是一件容易差事,鉴于索尔的一个跨步就能抵得上矮人的三四步,要不是索尔终于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停下来稍作等待,他可能得花上一个月才能追上这位异国王储。

矮人使臣的原话是:“好久不见,殿下。您对我们的礼物还感到满意吗?”

索尔,在听到这句意料之外的招呼之后,在矮人追上来的一瞬间提着他的领子将他整个人揪了起来——这绝不是无礼,而是为了进行更清晰的谈话——“礼物?你们送过礼物给我?”

“是的,举世无双的莫尔尼儿,只有您才有资格举起的武器。我们希望您仍然享受它。”矮人真诚地望着他。


这可让索尔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莫尔尼儿是他在阿斯加德的坐骑,通身火红,的确是举世无双的一匹马,但是何来“举起”“享受”一说?索尔百思不得其解,但又不好意思让矮人使臣看出他的窘迫,于是只好顺着对方的话讲下去:“啊,是的,这次旅途漫长,我将它留在了母星……暂作保养。”


他为什么要这么讲?他应该问清楚这件武器的来源,以及它究竟是件什么样的物品,这不正是他离家出走的目的吗?去寻找他丢失的灵魂拼图的答案。但是脑海之中索尔知道这不对,有什么对不上号。如果莫尔尼儿对他来讲的确无法取代,他是不会将这名字安置在一匹马之上的。而这块拼图对他来说却是独一无二的,他决不,决不会将它的名字——

但他什么都想不起来。就连那个名字的首字母,乃至于一个音节都想不起来。这个认知瞬间使索尔无比沮丧。他有些阴郁地盯着埃尔多拉多的护城河,他注意到它没有一开始那么金光闪闪了,鳞波不再折射太阳的光芒。他抬头一看,黑压压的乌云驯服地聚集在天际。

该死。


索尔刚要迈步离开,却感到有人在身后拉住了他的裤脚。“殿下!殿下……”他一回头,矮人使臣诚惶诚恐地朝他请求道,“黄金国近日水灾泛滥,实在承受不起您的怒火——不如请殿下来主宫稍作拜访?我们今日即将举办一场婚礼,盛大无比,您若是前来,定将成为我们最为尊贵的座上宾。”



洛基目瞪口呆地望着黄金国的矮人巧匠们为他准备的淡紫色纱袍,这件纱袍薄如蝉翼,据说真的是由两百个矮人裁缝们采集蝴蝶翅膀后花费整整三个月编织而成的。这倒不是症结所在,问题是这件长袍的透明度也与蝴蝶翅膀不相上下,如果按照婚礼流程上的安排,洛基劳菲森在众目睽睽之下披上这件纱袍,简直与在黄金国的宫殿里裸奔无异。

而他的新郎,雇佣这些最为全宇宙最为昂贵的能工巧匠们的主人,高天尊敏锐地发现了他的不适。“亲爱的,怎么了?这紫色多么好看,与你家乡的特产……”


洛基使用了毕生精力才阻止自己对着未婚夫破口大骂,他是个人,不是什么见鬼的葡萄,更不是约顿海姆赠送给高天尊的特产——但他很快想起了残酷的事实,他的确是一样特产,而且是原产于约顿海姆,昂贵并独一无二的特产。

“我只是希望我能在这件纱袍里穿点什么,”他最后轻柔地说,生生忍住即将脱口而出的诅咒,这几乎使他内脏破裂口吐鲜血,“你也不希望我的躯体暴露在那群发育不良的矮人目光之中吧?我记得你说过只有你才拥有这项权利,难道我记错了?”

“我的小葡萄,尽管我很喜欢你这张小嘴……”高天尊靠近一步,巧妙地用身体挡住几个朝这边张望过来的矮人视线,“但我们如今做客于他们的宫殿,享受他们的服务,这话可最好不要让他们听见了。”

“哦,您大可不用担心,我会确保他们只听见他们该听见的。”洛基露出笑容,他的舌尖轻轻地探出嘴唇,仿佛想要品尝这空气似的,绕着某个不存在的物体舔舐了一圈。

高天尊微笑地看着他的动作,显然对他的打算心知肚明。他抬手抚上洛基消瘦的颧骨,它们如此锋利,几乎可以割伤抚摸它们的人,然后他将手掌缓缓下移,不带任何力道地包住洛基的半个喉咙与后颈,洛基几乎以为他要吻上来。

但他没有。半秒后高天尊松开手,嘴角噙着笑意走开了。洛基站在原地,抬手摸上自己刚刚被触碰过的后颈,那里如同被尖针扎刺,疼痛难忍。


高天尊拂袖飘飘离去的半个时辰后,洛基才忽然想起来,他的未婚夫没有同意他在特制婚纱里面穿打底衫的折衷提议。

然而为时已晚,在传遍埃尔多拉多,萨卡国民,以及将前来参加婚礼的所有邻国的宣传册中,上面都用黄金刺绣书写道“洛基·薇德姆斯·劳菲森殿下将身着黄金工匠们自九头蛇皮衣后的力作:葡萄蝉纱,现身于本世纪最大婚礼!这同时也是萨卡国王高天尊在五千年内迎来的第二场婚礼,尽管他与玫瑰女神芙罗拉的婚姻仍然处于有效期内,但一夫多妻制在萨卡仍然合法,且考虑到国王殿下尚未有子嗣……”


洛基依稀记得读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脑子已经被煮成了一团浆糊。在此之前他从未听高天尊说过他的前妻/正宫夫人的相关事迹。然而玫瑰女神的称号却是享有盛名的,芙罗拉似乎也是个睡遍全宇宙的主儿,正如海拉的神生目标是争霸全宇宙,芙罗拉的目标也半斤八两——只不过她的战场在床第间。可以说她与高天尊确实应了不是家人不进一家门的老话。


但不论如何,洛基•劳菲森不会坐视自己的名声像玫瑰女神一样腐坏。他不管芙罗拉当初是否也穿着毫无廉耻的透明纱袍迈向坐满两千名客人的婚礼,他宁愿跳下约顿最富盛名的冰湖默杜尔塞,也不要碰那件衣服一根丝线。于是久违地,洛基面前出现了一个难题:婚礼在某种意义上必须按照规定进行,不然赫尔拜迪和约顿海姆都会完蛋(倒也是洛基乐见的结果)。然而葡萄蝉纱(见鬼,那件衣服真的被裁缝们命名为葡萄)又是万万穿不得的,不然他将会被他的自尊劈成两半。在这个千钧一发的节骨眼上,洛基终于想起来一样阿斯加德留给他为数不多的东西——他多多少少还算是个魔法师,与此同时也是分身术大师。


事不宜迟,分身术大师戴上兜帽,溜进一间据说是为临时加入的客人准备的黄金宫套间,摩拳擦掌地准备实体分身的魔法道具。实体分身比普通的幻术分身要高阶许多,后者并不需要任何道具,但前者也不复杂:他只需一根自己的头发,一片指甲,用于塑形;一块场地内地砖的碎片,好让分身的脚步能踏出声响;他的唾液与眼泪,好让分身张口能言,目可视物。最后是咒语。敲门声这时候响了起来。“殿下,您的包裹。”


洛基深吸一口气,试图将阵阵回响的敲门声隔绝在耳外,他失败了。在第三次念错咒语后,洛基坐直了身子大吼:“把它放在门口!”

敲门声消失。洛基长出一口气,顺利将余下咒语念完。乱糟糟的道具们消失在空气中,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从镜子里走出来的他。洛基将自己的二重身带到门口,替他打开房门;这是他对自己最后的体贴,考虑到这个人即将要替他蒙受历史上最惨无人道的羞辱。

分身离去后,洛基转身望见了那个包裹。


不要动它。他对自己说,不要好奇。使者敲了这么久的门,应当是件十分贵重的物品,所以才需要当面交与,要么就是过于私人——不过想到这里的时候,洛基已经将箱子提进了房间里。反正婚礼至少需要三个小时,如果他把洞房也交给分身的话则还有五六个小时空闲(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得回去)。他跪下来,小心翼翼地将箱前的锁扣弹开。


索尔耐心地与矮人使臣走在大厅里,并很体贴地每走两步就等后者跟上来。在离开护城河后,他最后还是选择跟使臣坦白,所谓埃尔多拉多赠送他的武器——莫尔尼尔已经不幸损毁,他此番来黄金国,是想请他们再制造一把新的——呃,无论那是什么,总之如果他能将这样武器再次入手,也许对找回他的拼图会有点头绪。

对此,使臣的反应则是,“您大可不必担心,殿下,您的锤子早在制作之际就已是双生子。这是为了展览——咳,备份作用,为的就是今天这种局面。在您参加黄金宫婚礼期间,我会派人将莫尔尼尔II送至您的下榻宫殿。我们不求您的感激,就当是对阿斯加德迄今为止对我国施舍保护的一点回报……”


索尔与使臣道过别。走廊最尽头就是他的房间,金灿灿的阳光透过拱形窗户直视着他,导致索尔一时睁不开眼。他拐了个弯,打算朝正在进行的婚礼会场走去。然后他听见了尖叫声,方向是他的房间。索尔转身奔跑起来,破门而入。


世界上可能不会有多少东西能让洛基感到熟悉并且独一无二,他自己的衣袍几乎每天更换一套款式,匕首样式也是随他心情而变,也许高天尊送给他的那个丑出宇宙尽头的紫色钻戒是个例外。综上所述,洛基不可能也不应该对这把造型简陋的锤子产生一种恐怖的熟悉感。而事实上,他在打开箱子的一瞬间就认出了锤子的构造甚至原材料,由死星冶炼而成,力量可匹敌雷电,他还意识到它应该有个名字,一个古怪的名字,如同这把锤子本身……


不要去碰它。洛基在心里默念,婚礼此刻应该刚刚开始,他应该专心控制那个可怜的替身好让它别出差错。不要,不要,不……操他的。他伸出指尖,被雷电和幻境击中。


洛基坠入了记忆的万花筒里。他一边下落,一边看到金光闪闪的仙宫,七彩的桥梁,雷雨交加的天空,黯淡的王座,戴着眼罩的国王,愁容满面的皇后……他看到一个金发男孩,男孩朝他露出微笑,然后男孩变成了男人,男人有着海洋般湛蓝的眼睛。

金发男人向他伸出手,洛基不管不顾地抓住那只手,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被拉出幻境。


索尔问:“你没事吧?”

洛基大口喘着气,惊疑不定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他与幻境中的那张脸一模一样。

“你……我……”洛基暂停下来把气喘匀,“这是你的锤子?”

“我想是的吧。”索尔蹲下身,将莫尔尼尔提起来,“这比我想象的轻一些?对了,顺便告诉你,这里也是我的房间,如果你还没有注意到的话。”

他侧过头,正好对上洛基没有被兜帽遮住的半边脸。

这回轮到索尔被雷电击中了。


“该死。”洛基忽然说,他猛地站起来,兜帽随着他的动作整个脱落,他没注意到索尔的视线仍紧紧锁在他脸上。“该死,我刚刚昏迷了多久?”

尽管实体分身可以自由行动,但在本体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它会跟冰雕一样自行融化。

“我不会用昏迷这个词……更像是痉挛?”索尔好一会儿才回应道,“十五分钟总有吧?”


洛基如坠冰窟。他在自己的婚礼上消失了十五分钟。这点时间都够高天尊将他所有的武装飞船召集到黄金国然后给大炮上膛的了。果不其然,门外传来纷乱的脚步声。

洛基立即转身,“你得帮帮我,”萨卡兵和矮人们会搜查每一个房间,毫无例外,而他无处可逃。“求你了,你要多少报酬都……”洛基用上他最脆弱无助的声调,一半是演戏一半是真。

“你叫什么名字?”索尔打断道。

“什么?”洛基头一次开始怀疑起自己的银舌头,但现在说谎并无益处,“我是洛基,洛基•劳菲森。”

“你是那个新娘,萨卡的王妃?”索尔大惊,想起方才拿到的请柬内容,他露出思考的样子。洛基则在心里祈祷着他千万不要说出那个词——

“你逃婚了?”他还是说出来了。

“不是,我……”洛基恨不能咬舌自尽,去他的纱袍,去他的锤子,去他的分身!他张口想要吐出一个可信的说辞,敲门声响了起来:“索尔殿下,我们能否进殿稍作检查?有重要人物在宫内失踪,黄金宫内目前正进行地毯式搜索。”

洛基跳了起来,奔到门口并开始扫视整个房间,然而殿内极其空旷,一览无遗,除了正中央拉着帷幔的国王尺寸大床。

“我该怎么帮你?”索尔焦急地问。

洛基看向那张英俊又无辜的脸。他闭上眼睛又睁开。“你就是索尔殿下?”他尽力柔和地开口,“殿下,我能否请你脱去你所有的衣物?现在马上。”


TBC.


-我不做预告了下一章大家都知道有啥

-时隔两月的更新 也算是没有辜负尸系写手的称号了

评论(1)

热度(18)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