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arious_

【锤基】北溯 04(西部世界au 生子提及)

-01-03

-本章含倒叙及部分插叙 时间线混乱注意


 

由于这次检修,洛基生产的时间被推后,耶梦加得比原定迟了三天才出生。约顿人其实没有子宫,就连人工子宫也没有。而洛基的妊娠反应却是真真实实的——这又归功于编程部的辛劳。从阿斯加德历的十一月份到二月份(现实时间不过两周),他一直尽职尽责地呕吐,腹痛,最后三个月则每晚抱怨自己的脚疼和脊椎疼。耶梦加得在他的体内跟一个充气皮球似地长大——事实上可能的确是一个充气皮球。正式的生育场景其实是过场,毕竟游客是来见证王室兴衰的大场面,而不是来鉴赏产妇分娩的,虽然二者一样血腥。于是一段集体记忆输入过后,阿萨长公主呱呱坠地,所有人都预见她将有漂亮的金色长发和绿色眼睛,并赠与相称的珠宝首饰置于襁褓前。没人觉得洛基也该得一份奖励——除了索尔,赠送给他一万句对不起和一个长鲸吸海似的吻,将产后抑郁的王后吻得脾气全消。准确地说,是新任王后。

 

奥丁葬礼的那一天,举国上下丧钟长鸣。有人在远处渺渺地唱那句古老诗歌:北霜浓似雪,残蟒啸,月影消,既雨既天晴。既雨既天晴。

洛基穿着黑色长袍立于窗边,这一天轮到我乔装扮演侍卫长,因此从殿外看得很清楚。他的面色不悲不喜,像座高深莫测的蜡像。索尔从他身后接近他。他们交换了一个不平不淡的吻,新任国王将手放在王后当时六个月的肚子上,感受并不存在的生命。我忽然觉得我在窥看一对平凡眷侣的私生活,慌忙将视线移开。不久后罪恶感渐渐消退,我望着护城河水面,终于意识到幻象与事实相差甚远。这是一场秀,而且是一场无数接待员赌上他们自以为拥有的性命,创作者出卖灵魂,暴露本性的大型真人秀。舞台成本极其昂贵,入场费每日数万,打造费则是十位数不止。如果没有一个宏大的剧情展开与戏剧冲突,这里的一切就不配存在。

 

奥丁最后的长眠之所是欧根若瀑布,伫立在彩虹桥尽头,一望下去见不到底。按照阿斯加德风格的葬礼,死者要乘坐小船顺瀑布而下,肉体粉身碎骨,魂魄归还英灵殿。魂魄这部分倒有可能是真的,但事实是肉体一定会保存下来,因为欧根若是一条设计巧妙的人工瀑布,水下直通修复总部。在那里,不管多严重的外伤都会在数秒内完好如初。再者,瀑布根本没有看上去的那么深,它在离河面五十米的地方就到头了,修复厂的屋顶是一面折射镜,硬是把一条浅沟变成了万丈深渊。

 

洛基从秋猎节归来的第五周,晨吐的迹象露出苗头。他尽力封锁消息,然而索尔还是知道了。洛基当晚从卧室失踪,索尔找到他的时候,他正站在直临欧根若的悬崖边上。洛基想将一切呈盘托出,每个观众都知道这一点,只有故事的另一个主角仍一头雾水。

“你不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他向索尔扔出这句话,像掷出一把冰冷的匕首。”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我能干出什么。我们不适合——我不适合孕育后代。”他直奔主题。

“你不想要这个孩子?”索尔懵了,他得知消息的一小时内已经为孩子想了十一个名字,不过他没好意思征询洛基的意见。“你为什么会——为什么?”他努力组织语言。

 

因为海拉限令他在十天内回到约顿,不然她将马上发动总攻,而洛基已经辜负她的期待太久,他也不能大着肚子见新近登基的姐姐。然而剧本禁止他此时将真正的缘由说出来。所以洛基只是固执地站在那里,试图用两眼深潭请求丈夫的理解。

“我会立他为王。女王,如果是个她的话。”索尔说,并谨慎地一步步靠近洛基,考虑到他的背后就是万丈深渊。“我发誓。”

“这种事根本就不重要。”洛基笑着摇摇头。“因为我不会给你生下任何后裔。像我这样天生畸形的人在约顿不多,生育风险极大,我不一定有命活下来。”他甩出杀手锏。

索尔果然退步了。

“好吧,”他说,“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但是如果你现在将耶梦——你将它打掉的话,一样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伤害。”

“你不用操心这个。”洛基清了清喉咙,“我听说了你父亲接见华纳使者的消息,他们的公主芙蕾雅到了适婚年龄,有意往这边找寻夫婿。”

“什么?”

“你会娶她,”洛基替索尔道破天机,“她才会成为你的正统皇后,而她的孩子将被你册封为王。我会退居侧宫,回约顿待个几年。你想见我的时候,我可以偶尔来看——”

 “我绝不会再娶任何人!”索尔震怒地咆哮,一旁隐藏的观客们发出紧张的喘息声。“你以为我喜欢这种类型的婚姻?与其让我再一次在众目睽睽下当作棋子,我宁愿去死。遇到你之前我一直以为这整件事是个错误,但是因为你,我才相信这场缔结是命中注定。命运安排好的事不会再发生第二遍——你哪儿都别想去。”

有几个心跳的时间,洛基没有说话。他低着头,身后的斗篷被风刮得像一面战旗。索尔才注意到在这样的一个深夜,他竟然穿得全副武装。

“你拒绝让我走,只是因为相信这是命运的安排?”洛基抬起头,索尔看不懂他眼里的讽意。

“不是的,我——”

“你再走近一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洛基威胁性地竖起一根手指,他的衣服下摆蹭着边崖的石头,索尔的气势顿时烟消云散。

“好,”他说,“好。我不动了。你也不要动。”

 

“你刚刚管这个孩子叫什么?”洛基忽然问。

“耶梦加得。”索尔长叹一口气,“我们的耶梦加得。”

“耶梦加得……”洛基慢慢咀嚼这个词的发音,全世界没有第二个人能比他读得更悦耳。“我喜欢这个名字。”

 

他从那块高石上走了下来。

索尔神经紧张地瞪着他。

 

“不扶我一把吗?”洛基随意地问,好像一瞬间恢复成了一个正常人,“我又不打算今晚就走。至于手术,最好安排在两天后。”

 

当然了,手术没能发生。海拉食言了,第三天她举兵进攻阿萨。奥丁在派遣大队女武神迎战的同时把洛基锁进了一座塔牢里,据说那座塔还关过索尔一个双目失明的弟弟霍尔德,但现在他已经不知所踪。

洛基坐在床上看书。以现在发生的惊天巨变而言,他的举止算是十分从容自若。由于房间在塔顶,因此采光良好,丝毫看不出是个盲人曾居住的地方。

洛基泰然自若的根本原因是他实在无法可想。一个月间洛基尝试了各种方法,他最后甚至考虑要不要从塔上直接跳下去,但那样的后果是他在成功流产的同时还会摔断双腿。而且索尔也严禁他这样做。他的丈夫在职务被女武神取代的几周内频繁地前往塔底私访洛基,颇有种罗密欧和朱丽叶的幽会感,只不过朱丽叶没有选择权。索尔偶尔会带点小东西给他遣散无聊——洛基手里的书就是其中之一。有一次索尔甚至带了一只白头翁,关在小巧的金丝笼子里。洛基惊喜地将它收下,试图将它训练成百灵鸟,可是第二天索尔再去的时候他已经将它放生了。“它就是不肯开口。”洛基轻描淡写地说,并很快转移了话题。在那些的夜晚里,洛基没有问过战争的事,没有询问姐姐的生死,没有问索尔阿萨人员的伤亡,相反他只是为索尔朗读那些他带来的书。“穆斯贝尔之北,阿萨丛林之南的苏略尔湖在五百年前的名字是诺恩湖,有三位女神寓居湖中;阿特洛波斯、克罗托和拉刻西斯。她们是负责纺织命运之线的神灵,一把剪刀,一卷丝线足以裁定一个人的一生……”

洛基和索尔都不知道的是,命运女神真有其人,因为编剧部的总部就设在湖底,这可以说是极为恶意的一个巧合了。只是他们的数量远不止三人。

 

又过了一个月,索尔认为他们的关系有所缓和,是提出正事的时候了。

“我后天晚上会过来接你,”他蹲在摇摇欲坠的树干上,晚风吹起他的金发。“我们要离开这里。你姐姐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上几十倍,再这样下去很快皇宫也不安全了。她真的不是神族后裔?”

“离开这儿之后我能去哪?”洛基无视了索尔的后半句玩笑,“再说你走了,你的国家怎么办?你前几天不是还挺想跟着布伦希尔德(*1)上战场为国捐躯?”

“去华纳。我先把你安顿好,生不生耶梦加得是你的选择,这一点我仔细想过了。如果生,我就陪你到她出生为止,如果不,我会等你恢复好再回来应战。”

“所以你妥协了?关于华纳公主的事?”

索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树叶在他周围沙沙作响。“你给我仔细听着。我只说一遍,未来不会再重复:我这辈子就只娶你一个人。无论我们有没有后裔——你都是索尔奥丁森的唯一合法伴侣。我知道你不在乎王后这个头衔。说实在的,我对王位也没有那么执着。但这里的人民仍然是我的责任。”

 

这一段值得让观众起立鼓掌。编剧部就是这么设计的——一个AI却用人类之间最真挚的语言进行深情告白。这几乎使人相信他是有生命的了。而我所能确定的便是尽管他的生命是假象,但是这份爱却是真真切切。既然苦乐都无形无态,没有虚实之分,那么爱情也应当没有。起码在这一瞬间,我如此确信。

 

但是洛基没有被打动。他的决心是铜墙铁壁,比在摩西攻势下的法老(*2)更甚。但那堵墙不是被上帝所筑,而是他本身。这是他自己给自己套上的枷锁,任谁都难以说服他将它拆下来。他的性格早已将他的命运盖棺定论。

“我就呆在这里,哪儿也不去。”洛基倨傲地说,声音冷得足以劈开夜色。“我要关上窗户了。你尽早回去吧。”

“等等!”索尔探过身子,可惜以那棵树的高度他仍然无法够到窗沿,“你总不能一直在这里住下去,如果孩子超过了三个月,你就很难再做手术了——洛基!”窗户并拢。索尔伸手扑过去抓了个空,倒是差点害得自己掉下树干。等他回到地面,窗帘后已经不再有人影。

 

索尔懊恼地一屁股坐在树根上:他真是想不明白了,一个月前口口声声说要走的难道不是同一个洛基?两个月前小声请求只要索尔陪同的人也不是他?那些夜晚里被噩梦惊醒,不枕着索尔的胳膊就无法入睡的人也不是洛基?他的丈夫被谁掉包了?洛基怎么可能是这些冷酷词语的始作俑者呢,他都要不认识他了,或者说,难道他从未认识过真正的洛基?

 

然而时间继续推进。命运,或者说编剧部总是喜欢出其不意的安排,这会让游客不断产生新鲜感,激起他们将游戏进行到底的欲望——首席编剧是这么说的。Norse World(*3)跟其它的游戏没什么不同,剧本也终究要回归游戏里的本质去:提供娱乐感。因此海拉发起的战争不可能延续太久,最终以奥丁死亡,海拉元气大伤为结局在四个月后(实际时间两周半)结束了。洛基光明正大地从塔里出来,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中同时被自动归类成了一个伟大的母亲。事到如今他也确实没有办法再强行引产,这才有了一开始的那一幕。当然,每个客人都知道在约顿失势的如今,洛基留着孩子定是另有打算。但是行为部唯一关心的事就是在这期间,洛基没再管索尔叫过哥哥,似乎生育反而使他的精神正常了许多。

 

他们错了。

 

TBC


-后面还会有生子提及 剧情loop大家都懂的

-*1:布伦希尔德:私设女武神的名字

-*2:摩西试图劝说拉美西斯法老放以色列人走 但是上帝筑起了他的心墙(hardened his heart) 使他无数次拒绝摩西的请求

-*3:Norse World:园区总称,可以翻译为挪威世界或者北部世界,雷神本就是源自挪威的传说


评论(1)

热度(17)

© Lovarious_ | Powered by LOFTER